花蓮彌陀聖寺的眾生

比丘尼恆音,近果講於2018年11月29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近果:我們今天為大家介紹臺灣花蓮彌陀聖寺的眾生。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在1989年1月11號,上人第一次到臺灣花蓮;這一天,上人在花蓮成立了「正法佛學院」。上人說花蓮就是一朵蓮花,所以上人特地把我們法總在花蓮的第一個道場,取名叫「彌陀聖寺」。

花蓮是在臺灣的東邊,比較有山,又面海,人口是比較稀少的地方。所以,我們彌陀聖寺就位在山區,因為環境的關係,這個道場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法門,就是我們常常放生,有時候一個禮拜好幾次。

因為這個地方很多人打獵,所以我們的居士,或者是一些在道場附近的鄰居,如果知道有眾生被獵捕,但是還活著,那有時候就趕快會買過來,到道場來放生。

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們就是陸陸續續除了放生之外呢,有時候放生過後那些動物有受傷的,不能夠自己在野外能夠生存的。我們有時候佛寺會收留牠們,或者是把牠們轉送到其他的保育中心去治療。

今天就跟大家介紹一下這些被放生的動物,在彌陀聖寺的生活。

兔子小和

這隻動物是一隻兔子,叫「小和」,牠之前被放生,牠是在市場賣,人家是要殺來吃的。做完放生儀軌之後,我們就請居士帶回去養。可是幾年來,因為居士家裡也不大,所以牠都關在籠子裡。等到我們——剛剛你們看到的建築物——「正法堂」,蓋好了之後,居士就問我們說:「可不可以把兔子送回來,在佛寺養?」我們也覺得牠被關著很可憐,所以,就把牠帶回佛寺來。

來道場的眾生呢,當然一定是很有佛緣的。這隻兔子很特別,你們看牠,只要一進來大殿,基本上牠跑一、兩圈之後,就會站在中間住持的位置。所以我們都叫牠「住持小和」。

這個小和呢,很特別,牠其實是一隻很安靜的兔,平常也不太麻煩我們;你看牠常常就這個樣子,就釘在那個地方不動;只要一進來,牠就要站在中間的位置。牠坐在中間這個位置的時候,牠就非常的自在。

恒音:牠的咖啡色部份的毛就好像袈裟,剛好一個肩膀有,一個肩膀沒有。

近果:每一次我們法會常有很多動物會來嘛,牠就會去稍微看一下。

這是一隻也是要放生的烏龜。小和的寮房就在大殿旁邊。牠兩年前往生,往生的時候本來應該是坐著,牠就一直都是坐著的。但是我們不知道牠要往生了,因為牠完全看起來跟活的時候是一樣的。牠就是坐在那邊不動,一天前開始不吃東西。大家擔心,所以居士就把牠帶去看醫生;醫生看一看,就檢查說牠其實沒有病,就是老了。很可惜,在回佛寺的路上,牠在車上就往生了。

牠往生那天正好下雨,本來是不會有陽光的,但是很特別,當車子開回來的時候,天空就不下雨了,突然有很多陽光,那種金色的光芒。因為也是比較下午黃昏的時候,陽光都露出來,整個佛寺都是金色的。我們相信牠是脫離畜生道了。

上人說過,來到佛寺的眾生都有牠很特殊的因緣,有時候牠們到佛寺來跟著修行,可以很快速地脫離本來要受苦的,非常多劫的畜生道,牠們都可以很快地脫離。

小和很受歡迎,每一個小孩都很喜歡牠。每次辦夏令營的時候,我們就規定那些小孩子,你要看小和–因為牠的房間就在佛殿隔壁–所以,小朋友都是要經過佛殿,才可以去看到小和–我們都規定她,妳一定要拜佛才可以去,不可以從佛像前面跑過去,專門去看兔子。

有時候我們把牠放到草地上,因為牠是兔子,怕有老鷹叼牠,所以就給牠傘蓋啊,還是一個椅子給牠躲。

鵝,鵝老大

剛剛介紹那隻是脾氣好的;這一隻是脾氣不好的。

這一隻鵝(鵝老大)脾氣非常非常的不好。本來養牠的主人是一個老太太,牠就一直咬她。一天老太太很生氣,跟她兒子說:「我要把牠殺了吃!」那個兒子因為是在我們道場做工,就想說不要殺了,就把牠送到佛寺來。我們幾乎每一個人都被牠咬過。

而且牠掌管全部的雞;這些雞是放生的雞,都歸牠管。牠雖然脾氣不好,但壽命還挺長的,到目前牠都還活著。而且,去年有人買要被殺的小鵝,買了七隻,也是送到佛寺來;那七隻現在也是歸牠管。好,再換下一隻。

公雞Kalavinka

這一隻雞呢,是我們居士的女兒的同學,她的父母把從市場買回來,要殺了吃的。可是回到家之後,突然間就不敢殺,那就輾轉就送到佛寺來。

恒音:那個時候我也在臺灣,聽說帶來的時候,我們取名字叫牠「Kalavinka」,叫「迦陵頻伽」。因為牠剛來的時候,因為被綁著,沒吃沒喝很久了,所以牠幾乎不會動,也不會走路了,也很難看,看起來不是很活潑。但是,後來因為在那個居士家先給牠喝水,牠就一直喝,然後就慢慢活過來了;送到廟上的時候,就給牠放生皈依啊,再照顧牠,還給牠洗了一個澡,因為牠那時候很髒。後來慢慢牠就活起來了,但是都還不開口,沒有聲音的,我們都不知道是公的還是母的。因為牠那個雞冠都掛在眼睛上,蓋著眼睛,好像一個女生,牠也長得很漂亮,像女生。可是後來才知道,因為牠一直每天都被關著。那個時候牠不能去雞舍,會被那些雞欺負,因為牠那個時候非常弱,不太會走路了。所以,就讓牠在佛殿,在一個放衣服的籃子裡面;牠就站在那裡面,聽我們做早晚課啊,所有的功課。有一天早上早課…

近果:誦《楞嚴咒》的時候開始叫。

恒音:對!牠就開始叫了,就是那個公雞的叫,很大聲,還有後來牠聽見我們在念藥師佛,牠也會哼那個聲音……

近果:牠會配合我們的佛號一起叫。

恒音:對!牠們就這麼……真的很有靈性。看起來牠好像快樂起來了,就跟著我們很近。那個時候我們有沙彌尼在臺灣,牠就跟著我們一起出坡,去拔草,把人當成牠的同類。

近果:我們走到哪兒,牠就跟我們走到哪兒。牠被欺負或者很傷心的時候,會哭。等一下有段影片就是牠被那個鵝,把牠身上毛都咬了很多。牠剛去雞舍就被欺負。

這張照片,我們常常都是放生,這些在佛寺的動物參加很多次放生儀軌;只要一有放生儀式,牠們就會被帶出來再參加一次。

這張是我們從樓上看下去,你看到那個卡車裡面,我們這邊靠近海,靠近河流,所以有時候我們常常就有放生魚類,海裏的東西都有。

恒音:你們可能聽不見,牠(鵝老大)在叫得很大聲。那個就是雞住的地方,Kalavinka被咬了一撮毛。

近果:牠(鵝老大)很兇啊,我們是請佛寺的居士幫我們看這個雞舍。

恒音:她們都要拿一個棍子,怕被鵝咬。

小猴子木嚴

近果:這是我們那邊的村長送來的猴子,在那個地方很多人打獵,獵猴子。很多人把母猴子殺了之後,因為小猴子不會離開母親的,即使母親被抓,牠都會跟著母親;有時候他們把母親殺了之後呢,就把小猴子留下來。那這一隻是最後這隻小猴子,送到村長那邊,他就把牠送到佛寺來。

恒音:牠在楞嚴法會的時候來的,所以法師取名就叫「木嚴」。楞嚴,就是把那個木,拿來做名字。

近果:牠還小,不會自己喝奶,要餵牠。

恒音:牠很活潑,很有靈性,跟人很像很像,很聰明的。然後呢,馬上牠要找一個媽媽。所以看到誰對牠好,就把她當媽媽,黏著她。但是因為常常我們也會流動,所以就也很傷心;找不到那個媽媽,就要找另外一個媽媽。沒有媽媽的時候就沒有安全感。所以呢,我們留牠在廟上兩個禮拜過後,也發現大概我們也沒有辦法做好的照顧,後來就幫牠找個家。可是,牠在這個兩個禮拜其實感動了很多人,牠也應該吸收了很多佛法,因為從早到晚的功課跟聽法,什麼都參加,也讓大家也都很快樂。但是,過了兩個禮拜,就送牠到屏東大學。

近果:保育中心,給牠找一個真的猴子媽媽。

恒音:我是說,本來那個大學說就在當地野放牠,可是牠好像太小,對,太小,不會……

近果:不會自己生活。因為牠們還沒有媽媽教牠在野外什麼是可以吃的,什麼是不可以吃的。這個是牠的猴子媽媽,猴子還是應該跟猴子在一起。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