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為人師 行為世範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菩提獎  Bodhi Award


呂明賜

培德男校 9 年級

二零一二年的六月二十三日是紀念宣公上人來美五十週年的大日子。這一天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為上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把正法傳到西方,同時大聲疾呼西方人不可忽視道德教育的高僧。雖然我從沒見過上人,但從小我去馬里蘭的華嚴精舍,參加週日中文班,從那兒開始認識了上人,感受到上人不屈不撓、大慈大悲、願救度一切眾生的精神。我也了解了上人來美的三大誓願:弘揚佛法、翻譯經典與興辦教育。 繼續閱讀

宣公上人對我的影響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林鼎智

培德男校 10 年級

我是林鼎智,就讀培德男校十年級,今年是第三年了。我想分享宣公上人對我的影響。雖然我本身沒有福報和足夠的機緣親眼見到上人,不過,上人對我人生具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如果沒有上人,我的人生將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我們家一開始是我媽媽先接觸佛法的,她年輕時因朋友介紹而進入了慈濟,才開始跟佛法有接觸。後來,媽媽從慈濟裡認識的朋友而得知宣化上人,還有台北的法界。媽媽當時對法界的兒童讀經班很感興趣,覺得那是教育孩子的好方法,所以就把我和兩個哥哥送去。在那裡,我們都上得很開心,我回家後三不五時還會突然背誦出我上課所學到的,令媽媽想要更深入了解上人及他的道場,剛好法界的法師介紹我們去參加萬佛聖城的夏令營以及萬佛寶懺。因為這個因緣,我們三兄弟和媽媽第一次坐飛機來美國,媽媽和我拜懺,兩個哥哥參加夏令營。當時,我只有四歲,所以不夠資格參加夏令營,我就跟媽媽到處跑。 繼續閱讀

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感言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陳冠宇

培德男校 12 年級

來培德中學近五年的時間,即將畢業的我,忽然覺得時間一剎那就過去了。上人用心良苦創立了重視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等八德的教育系統,使我來美國之後不單單學習英文,也可以接觸中華文化。除此之外,在培德中學,我們有打坐的課程,這是將佛教融入教育之中,來更進一步的培養學生的基本品性,以及對於倫理道德的觀念。

當我還在台灣時,比較少接觸到佛教,雖然有時候會跟著父母去寺廟拜拜,可是對於佛教還是很陌生的。自從來到聖城讀書之後,我們宿舍生會做早晚課和午供,這使我有了更多佛教的經歷。 繼續閱讀

從「拯救蚯蚓」的經驗談起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喜捨獎  Joyous Giving Award  


張瑜庭 

培德女中 12 年級

看著同學手上的樹枝,我也蹲下腰拿了一枝在我手上。今天的聖城特別不一樣,因為學生們不僅僅扮演著學生的角色,更是蚯蚓的守護者。「那邊還有一隻!」在我還沒有回神過來時,大叫的那位同學已經衝向那隻快在雨水裡窒息的蚯蚓展開急救活動。雨天時,你就會看到女校學生專注的看著地上,希望能夠幫助蚯蚓不被水淹沒。雖然「拯救蚯蚓」已經成為了我們的習慣,但是我們從沒想到:原來是因為宣化上人多年來立下的規範以及教導,而促使我們在日常生活中也運用到了上人想要我們在學校學到的。

因為今年要畢業了,所以我時常在空閒的時間想著:我在這裡五年了,真正學到的又是什麼呢?想著想著,「拯救蚯蚓」的經驗就浮現在眼前。這件小小的事件就足以證明了上人所想要跟我們這一代的小孩講的——慈悲,我們不僅僅應該要對自己的父母、師長、兄弟姊妹、朋友,以及身邊的朋友有慈悲心,對蚯蚓我們都應該要有慈悲心!因為受學校教育的薰陶,我漸漸了解了師父上人的苦心以及用心,它是花了多少的時間才真正的能夠讓我們這一輩的小孩了解到慈悲的重要性。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拯救蚯蚓」 並不怎麼樣,但是當我每救到一支蚯蚓,心中的喜悅是無法用言語去形容的!我可能沒辦法知道這隻蚯蚓的心情,但是我很確定,在當下的我是快樂的,是沒有煩惱的。 繼續閱讀

師恩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喜捨獎  Joyous Giving Award  


蘇詠盈

培德女中 10 年級

人生就像一場戯,你我有緣才相聚。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有機會接觸佛法,也不是每一個人有機會踏入神聖的萬佛聖城。或許是前世修來的福,我才有機會在萬佛城的德培的女中裏求學及學習正法。來到這裡可説是我人生中一個非常重要的轉折點。在這裡兩年中所學到的都遠遠超乎我在馬來西亞所學過的。生活在一個大家庭裡,我能夠更體會到朋友之間,默默付出的感情,這些令我感到很幸福。也因爲這樣,往往朋友們的喜、怒、哀、樂都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了。我相信我在這裡所學到的一切全都是無價之寶。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歸功於每分每秒都為我們著想的老師們。但其中更需要感恩的人是這所學校的創辦者——宣公上人,令我有機會在萬佛聖城的培德女中學習。 繼續閱讀

我所認識的宣公上人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菩提獎  Bodhi Award


劉承森

育良男校八年級 

老實告訴你,在我的生命裡面,我連見都沒有見過宣公上人。事實上,上人入涅槃四年後我才出生。我和哥哥還沒來聖城的育良小學之前,我們幾乎每天都會頂禮上人一百零八拜。媽媽都跟我說,這是要報答上人的恩德的,但是我都覺得很麻煩。

這個故事要回到我兩歲的時候,媽媽帶姐姐、哥哥和我去附近的公園,在那邊我們遇到一個阿姨,也帶著兩個兒子在那邊玩。因為他們的年齡跟我們差不多,所以我們很快就打成一片,玩在一起了。我們那時候還不是佛教徒,很巧這個阿姨已經是佛教徒,而且是宣公上人的弟子。這個阿姨的名字是張鈺釧,她兩個兒子叫侯昌宏、侯志達,後來我們成為知心的朋友。阿姨教媽媽一些佛法,也勸媽媽到當地的金輪寺去看看。從那時候開始,我的生命就有很大的改變。 繼續閱讀

我的家在萬佛城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菩提獎  Bodhi Award


Alejandro Gracia

育良男校八年級

五歲那年,我家搬到萬佛聖城來住。萬佛聖城是美國最大的佛教道場,是宣公上人把佛法帶到美國後創辦的。父母從美國東部搬家到西部的聖城,因為要我和弟弟有個好的生長和上學的環境。一轉眼,八年就要過去了,現在已上八年級了。這幾年來,在聖城中耳濡目染,真的讓我過著很快樂的生活。

剛來聖城時,我還沒有接近外界,看電視,或打電動。這幾年,也沒有怎麼改變。家中沒有電視,沒有電動玩具,或別的浪費時間的東西,在家中沒事做我和弟弟做什麼呢?就到外面玩嘛!萬佛城這麼大,玩的地方可多呢!有時候我們到籃球場跟朋友打球,有時候去踢足球,從三點玩到五點半。雖然足球場是斜的,石頭和坑洞很多,草很少,我們還是玩的滿頭大汗,開心極了。到齋堂拿起橘子就吃。回家後腳和腿都很痠痛,但睡一夜後,又有精神再踢一場足球比賽了。 繼續閱讀

孔雀的叫聲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葉泰源

育良小學 7 年級

在馬來西亞的一家餐館裡,我走到結緣處,拿起金剛菩提海,發掘了萬佛聖城的美妙,而我也在二零一零年,決定要來聖城育良小學男校讀書。

開學的前一天,我坐了十四個小時的飛機,加上三個小時的車程,終於看到了聖城的山門。在深夜裡,山門顯得更雄壯,更莊嚴。我進了宣公上人的道場後,伸手不見五指,一個路燈也沒有,黑漆漆的。下車後,我跟著一位法師,來到了一座古老的建築物。在微弱的燈光下,我認得這座建築物,這就是金剛菩提海裡所說的學校! 繼續閱讀

我與上人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親孝

育良男校六年級 

我雖然從來沒見過上人,但他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因為沒有上人,就沒有萬佛聖城,就沒有我在萬佛城的生活和學習。要感謝上人給我們這個好地方。

我很喜歡聖城的生活。每天,如果能醒來早一些,去齋堂吃早飯,去念華嚴經。念完經就去上學,心裡很充實,覺得這一天沒浪費時間。

學校也是上人創辦的。這個學校很特別,不像別的學校會有不好的人,對同學不好,欺負比他小的孩子。來這裡的都是好學生。 繼續閱讀

緣起緣滅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喜捨獎  Joyous Giving Award 


趙宣全 

育良男校 7 年級

「唉,又要去佛學班了!」小時候的我都覺得去佛學班只是在浪費時間。既然我不想去,但為什麼又要去呢?很明顯的,小孩子小時不懂如何反抗,他們還很單純,經過父母的打罵或誘惑就會去做了。每個星期日,父母都會把我叫醒,帶我去佛學班。因為我父母都是佛教徒,所以把我帶到佛教的路上。

在佛學班時,我都會對念經、靜坐等反感。一直以來都會是這樣,但是你們沒有想到這樣的小事讓我來到了這裡——美國的萬佛聖城。從小到現在我都會接觸到佛法。我從一個小小的因緣開始變成現在的我。有多小呢?我從一個什麼事都不懂的小孩變成一個佛教徒。這就是緣起,讓我踏入佛法的因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