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認識的宣公上人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菩提獎  Bodhi Award


劉承森

育良男校八年級 

老實告訴你,在我的生命裡面,我連見都沒有見過宣公上人。事實上,上人入涅槃四年後我才出生。我和哥哥還沒來聖城的育良小學之前,我們幾乎每天都會頂禮上人一百零八拜。媽媽都跟我說,這是要報答上人的恩德的,但是我都覺得很麻煩。

這個故事要回到我兩歲的時候,媽媽帶姐姐、哥哥和我去附近的公園,在那邊我們遇到一個阿姨,也帶著兩個兒子在那邊玩。因為他們的年齡跟我們差不多,所以我們很快就打成一片,玩在一起了。我們那時候還不是佛教徒,很巧這個阿姨已經是佛教徒,而且是宣公上人的弟子。這個阿姨的名字是張鈺釧,她兩個兒子叫侯昌宏、侯志達,後來我們成為知心的朋友。阿姨教媽媽一些佛法,也勸媽媽到當地的金輪寺去看看。從那時候開始,我的生命就有很大的改變。 繼續閱讀

我的家在萬佛城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菩提獎  Bodhi Award


Alejandro Gracia

育良男校八年級

五歲那年,我家搬到萬佛聖城來住。萬佛聖城是美國最大的佛教道場,是宣公上人把佛法帶到美國後創辦的。父母從美國東部搬家到西部的聖城,因為要我和弟弟有個好的生長和上學的環境。一轉眼,八年就要過去了,現在已上八年級了。這幾年來,在聖城中耳濡目染,真的讓我過著很快樂的生活。

剛來聖城時,我還沒有接近外界,看電視,或打電動。這幾年,也沒有怎麼改變。家中沒有電視,沒有電動玩具,或別的浪費時間的東西,在家中沒事做我和弟弟做什麼呢?就到外面玩嘛!萬佛城這麼大,玩的地方可多呢!有時候我們到籃球場跟朋友打球,有時候去踢足球,從三點玩到五點半。雖然足球場是斜的,石頭和坑洞很多,草很少,我們還是玩的滿頭大汗,開心極了。到齋堂拿起橘子就吃。回家後腳和腿都很痠痛,但睡一夜後,又有精神再踢一場足球比賽了。 繼續閱讀

孔雀的叫聲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葉泰源

育良小學 7 年級

在馬來西亞的一家餐館裡,我走到結緣處,拿起金剛菩提海,發掘了萬佛聖城的美妙,而我也在二零一零年,決定要來聖城育良小學男校讀書。

開學的前一天,我坐了十四個小時的飛機,加上三個小時的車程,終於看到了聖城的山門。在深夜裡,山門顯得更雄壯,更莊嚴。我進了宣公上人的道場後,伸手不見五指,一個路燈也沒有,黑漆漆的。下車後,我跟著一位法師,來到了一座古老的建築物。在微弱的燈光下,我認得這座建築物,這就是金剛菩提海裡所說的學校! 繼續閱讀

我與上人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親孝

育良男校六年級 

我雖然從來沒見過上人,但他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因為沒有上人,就沒有萬佛聖城,就沒有我在萬佛城的生活和學習。要感謝上人給我們這個好地方。

我很喜歡聖城的生活。每天,如果能醒來早一些,去齋堂吃早飯,去念華嚴經。念完經就去上學,心裡很充實,覺得這一天沒浪費時間。

學校也是上人創辦的。這個學校很特別,不像別的學校會有不好的人,對同學不好,欺負比他小的孩子。來這裡的都是好學生。 繼續閱讀

緣起緣滅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喜捨獎  Joyous Giving Award 


趙宣全 

育良男校 7 年級

「唉,又要去佛學班了!」小時候的我都覺得去佛學班只是在浪費時間。既然我不想去,但為什麼又要去呢?很明顯的,小孩子小時不懂如何反抗,他們還很單純,經過父母的打罵或誘惑就會去做了。每個星期日,父母都會把我叫醒,帶我去佛學班。因為我父母都是佛教徒,所以把我帶到佛教的路上。

在佛學班時,我都會對念經、靜坐等反感。一直以來都會是這樣,但是你們沒有想到這樣的小事讓我來到了這裡——美國的萬佛聖城。從小到現在我都會接觸到佛法。我從一個小小的因緣開始變成現在的我。有多小呢?我從一個什麼事都不懂的小孩變成一個佛教徒。這就是緣起,讓我踏入佛法的因緣。 繼續閱讀

宣公上人與我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小學組喜捨獎  Joyous Giving Award        


李明光  

育良男校 8 年級 

有沒有人聽過萬佛聖城呢?如果有, 那麼你會知道宣公上人。我小時候,常常會聽到人們在說萬佛聖城是一個很好的修行地方。 我第一次來萬佛聖城是我兩歲時,那時候我覺得這寺廟有很多孔雀,也有很多樹木。從我六歲之後,我的爸爸媽媽會帶我去參加每月的法會。

宣公上人出生在東北。他五十年前來到了美國,成為一個新的祖師。他的目標是要把經書像「聖經」一樣,翻譯成很多各國的語言,上人開始在國際譯經學院來實現他的目標。隨著時間的過去,宣公上人講法給他的弟子聽,很多時候,他的弟子會問他問題,然後,上人會回答得很真實。因此佛法傳播到很遠或近的地方,上人有了更多的弟子,所以創立了「萬佛聖城」。上人在一九九五年入涅槃。 繼續閱讀

培德男校畢業生的學習經驗

培德男校陳冠宇、方國賢 講於2012年4月18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The talks given by Jonny & Daron on April 18 (Wed),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是培德男校12年級生陳冠宇。我已經在男校就讀五年,今天我來到這裡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些我來到這裡的一些故事,還有為什麼我會來到聖城學習。

從小我就是一個獨生子,所以沒有兄弟姐妹陪我玩。當我在家裡的時候,我有時就玩一些玩具,因為都沒有什麼人會陪我玩。平常爸爸在上班,而媽媽就做一些自己的事情。所以,就變成說當我去學校的時候,我會覺得還蠻高興的。因為在學校的時候,有許多其他的同學。當我在台灣公立學校讀書的時候,一個班級大概有三十個學生。這代表我有很多機會可以跟其他小朋友互動。像是下課的時候就會跑到遊樂設施之類的地方去玩。所以,這就是讓我養成喜歡出去跟其他人互動的一個因素。 繼續閱讀

挑戰自己的極限

陳荃荃文        培德女中  十年級 

蔡幸臻中譯    培德女中  十一年級 

經驗,是造就人們性格的根本基石。我們的學習,也因曾有的經歷而改變。除此之外,為了要讓自己變得更有韌性,我們必須踏出自己的舒適地帶,接受不同的挑戰。上個禮拜天,我們學校由五個人組成的一支隊伍前往參加ANCCS所主辦的文化常識比賽。身為ABC 的我,中文程度和中文常識很有限,要加入這個比賽,對我來說有相當的難度。可是,在老師及朋友不斷的鼓勵下,我還是決定挑戰自己的極限。 繼續閱讀

2012年學術比賽參賽心得

朱佳敏  培德女中 11 年級


今年是我第二次參加學術比賽,過程忐忑不安也緊張萬分。因為這次比賽剛好在春假時期,很多應該參加的同學都因為有了自己的春假計畫而放棄參賽。另外,比賽的前一個月,我們的指導老師也因為個人原因而飛往東部。甚至,比賽當天正逢有趣的愚人節,這些天注定的巧合令我為這次的比賽捏一把冷汗。 繼續閱讀

What America Yesterday Can Teach America Tomorrow 從歷史重拾感恩心

Written by Michal Steiner   DVGS 10th Grade 


For the last 50-70 years we as a nation have made many advancements in technology and science; the iPod, unfortunately the atomic bomb, and cures to diseases that killed populations centuries ago. We think of history as progress, but in terms of morals and psychology, we seem to have been going backwards for years now. How many times do you hear someone say thank you, and know they sincerely mean it? This is a pleasure that many of us go without. People are no longer grateful, and think everything should be in their reach. They believe that whatever they want is at a hand’s length away, when reward is really always preceded by hard work. This simple truth is something many people inAmericatoday refuse to admit or acknowledge. They have lost simple gratitude and have forgotten what it is like to have to really work hard for something good to come their way.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