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感言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陳冠宇

培德男校 12 年級

來培德中學近五年的時間,即將畢業的我,忽然覺得時間一剎那就過去了。上人用心良苦創立了重視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等八德的教育系統,使我來美國之後不單單學習英文,也可以接觸中華文化。除此之外,在培德中學,我們有打坐的課程,這是將佛教融入教育之中,來更進一步的培養學生的基本品性,以及對於倫理道德的觀念。

當我還在台灣時,比較少接觸到佛教,雖然有時候會跟著父母去寺廟拜拜,可是對於佛教還是很陌生的。自從來到聖城讀書之後,我們宿舍生會做早晚課和午供,這使我有了更多佛教的經歷。

其實,要讀書那裡都有學校可以讀,這世界上有許多學校擁有更多更好的師資以及設備,而問題是為什麼家長會送小孩千里迢迢的來美國讀書?上人創辦小學一直到大學的用意不是讓大家以後各個賺大錢,住好房子,開好車,來到了聖城讀書就是要學習如何做一個有道德的人。上人創立學校的目的在當他為學校命名時已經表示得很清楚了,「育良」 和「培德」,顧名思議是要將品德、品性透過教育,使它們深入人心,而藉著有道德的人來拯救這個世界。

當我第一年來聖城讀書時,我發現這裡生活的步調與外面的世界差異許多。平常沒有早起習慣的我,忽然要我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做早課,這實在令我挺吃不消的。剛開始讀書時的確有一些不適應的地方,從語言開始說起,一開始時有許多單字雖然簡單,但卻是我以前從未見過的。除了語言的因難之外,環境上的考驗也是其中之一,這裡冬天時跟台灣比起極為寒冷,而平時溫差也是很大。在過了一些時間後,我將這些困難一一克服了。

在培德中學近五年的時間,學到的不只是教科書上的知識,更重要的是如何做人。正是因為學生稀少的緣故,使得年長的學生在校園中加突出,十二年級的我除了課業以外,還需要擔當起一些領導的角色,並且扛起一些責任。這在週一至週五的午餐時間特別明顯,我們必須帶著小朋友從學校到佛殿,接著將他們領至齋堂。在這過程之中我們必須維持秩序,而走時更要以身作則,做一個好榜樣。而在帶小孩的過程中,我感受到父母養育我們的辛苦,天天面對麻煩的小孩子依然不厭其煩盡心地將我們扶養長大。

在敬老節與懷少節時領導能力更是重要,在這些日子有許多來賓會參加,如果沒有良好的領導,就算有許多學生的幫忙,整個場面還是會一團糟。在社會之中,年長學生會負起帶動社團的責任,如果有表演的話,我們要帶領低年級的學生來準備表演。在籃球隊中各個球員需要互助合作,正因為籃球不是個人競賽,所以團隊精神在這裡顯得更加寶貴,而這是我參加了一年籃球隊所感受到的。

用「入寶山不可空手而歸」來形容這幾年的經歷,實是再貼切不過,雖然手中的寶物沒有拿很多,但是許多在這裡學到的點點滴滴是在外面學不到的。除了之前提到的幾點之外,我也體會到溝通和朋友等等的重要性。我非常感謝上人創辦此教育系統,也希望以後到聖城讀書的人可以和我一樣滿載而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