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公上人對我的影響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林鼎智

培德男校 10 年級

我是林鼎智,就讀培德男校十年級,今年是第三年了。我想分享宣公上人對我的影響。雖然我本身沒有福報和足夠的機緣親眼見到上人,不過,上人對我人生具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如果沒有上人,我的人生將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我們家一開始是我媽媽先接觸佛法的,她年輕時因朋友介紹而進入了慈濟,才開始跟佛法有接觸。後來,媽媽從慈濟裡認識的朋友而得知宣化上人,還有台北的法界。媽媽當時對法界的兒童讀經班很感興趣,覺得那是教育孩子的好方法,所以就把我和兩個哥哥送去。在那裡,我們都上得很開心,我回家後三不五時還會突然背誦出我上課所學到的,令媽媽想要更深入了解上人及他的道場,剛好法界的法師介紹我們去參加萬佛聖城的夏令營以及萬佛寶懺。因為這個因緣,我們三兄弟和媽媽第一次坐飛機來美國,媽媽和我拜懺,兩個哥哥參加夏令營。當時,我只有四歲,所以不夠資格參加夏令營,我就跟媽媽到處跑。

到聖城的時候,我們完全被嚇到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美國會有一個這麼大的寺廟,也完全想不出上人是怎麼辦到的。一個從中國來的窮和尚怎麼可能可以創辦一個這麼大的佛教團體?一定是有什麼奇妙的力量在幫宣公上人。萬佛城對我來說就像是極樂世界,到處都是孔雀的叫聲跟佛殿裡傳出來的梵唄,在我耳中共鳴。夏令營和拜懺都結束了後,媽媽很想要把哥哥們送來培德中學讀書,所以我們就回台灣跟爸爸商量。因為父母和哥哥都不喜歡台灣的教育方式,從早到晚都要補習,而且他們都非常喜歡萬佛聖城的環境,所以爸爸跟哥哥都同意來美國念書的計劃。

可惜的是,事情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順利,當時所有註冊手續都辦妥了,可是問題卻出在簽證。哥哥跟官員面談的時候說錯話,移民官問他們在學校誰照顧他們,哥哥卻說媽媽會美國和台灣來回跑來照顧他們。因為如此,哥哥他們的學生簽證就被拒絕了,他們連續試了好幾次,都沒通過。當時應該說學校的老師會照顧他們,不過他們也沒多想就直說了。那時父母跟哥哥他們都很懊惱,奇妙的是,剛好移民加拿大的鄰居回台,就建議我們既然美國去不了, 那也可以移民去加拿大。之前我們從來都沒想過要去加拿大,不過經過鄰居的建議之後,我們就決定移民去加拿大。

除了爸爸留在台灣上班以外,我們其他人都搬去加拿大的多倫多。哥哥們在多倫多讀了兩年,我跟媽媽因為那裡太冷了,過一陣子就回台灣。那兩年,我和媽媽都還有回去萬佛聖城拜懺,因為這樣,媽媽又得到朋友的建議叫我們搬去加拿大的溫哥華,因為那裡的氣候沒有多倫多那麼的冷,而且也有上人的道場 — 金佛寺,所以我們就全家搬去溫哥華。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我們在家拿大一待就快十年,兩個哥哥也都上大學了。十三歲那年,我決定要完成我哥哥的願望來美國讀書,那時候,我順利的拿到簽證,成為培德男校的一分子。

在我人生中一個很重要的轉折就是在二零零六年,我十一歲的時候,我媽媽因為癌症而往生了。如果沒有上人的法和他的智慧教導,我絕對熬不過那沉重的打擊。他的教導救拔了我人生中最谷底的時候。這就是我受宣公上人影響的成果。如果沒有上人,我現在可能還在台灣,過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如果沒有上人,我們家就可能只有媽媽信佛,而我們還繼續吃肉和造惡業。雖然我不算是直接被宣公上人所影響,不過我卻深深被上人的法所影響而改變了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