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為人師 行為世範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高中組菩提獎  Bodhi Award


呂明賜

培德男校 9 年級

二零一二年的六月二十三日是紀念宣公上人來美五十週年的大日子。這一天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為上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把正法傳到西方,同時大聲疾呼西方人不可忽視道德教育的高僧。雖然我從沒見過上人,但從小我去馬里蘭的華嚴精舍,參加週日中文班,從那兒開始認識了上人,感受到上人不屈不撓、大慈大悲、願救度一切眾生的精神。我也了解了上人來美的三大誓願:弘揚佛法、翻譯經典與興辦教育。

我對教育特別感興趣,因為身為學生,最能感受到教育對我的影響。上人的教育理念非常正確,上人指出全球教育的失敗所在—就是人人都忽略了道德的重要。因此上人提倡道德教育,上人常說:「古人讀書為明理,今人讀書為名利。」上人期勉我們要做有志氣與正氣的青少年,不圖私人的名利,應該為全世界作出貢獻,而非像世人僅僅是為了日後能夠賺大錢、舒服以人期勉我們要做有志氣與正氣的青少年,不圖私人的名利,反而、過舒適生活而已。上人畢生從事推展「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的八德教育,自十八歲開始就在家鄉興辦義務學校。來美後於一九七六和一九八一年分別創辦了育良小學和培德中學。

我是培德中學男校的學生,從二零零七年來到聖城之後,受到上人更深的影響,從上人的開示中,我體會到上人觀機逗教,能掌握各種機會來教誨弟子。我在道德課上曾聽到這樣一則故事:上人的一個美國弟子在早期的金山寺造了一個鍋,很多人用它做出美味可口的小吃,不久,上人派了個弟子把鍋給砸了,使他感到迷惑不解。後來,他又在新建的金山寺裡私自建了個安樂的小屋,讓自己坐在裡面很舒服。過了幾天,上人卻找一個弟子把小屋的牆全給拆了。受到這些打擊後,他經常悶悶不樂。有天,他獨自在屋裡哭泣,上人悄悄地走進來。當場,他感到一種強烈的氣流衝向他。上人走到他的面前,彼此相對無語,突然,上人從口袋裡拿出一瓶果汁交給他,他喝果汁的那一刻非常欣慰,因為他意識到上人仍關心、愛護他,讓他能夠突破困難與障礙,繼續修行。從此,這位弟子時常抱持正面樂觀進取的態度,不再常受外界的影響。上人用自己的德行感化了這位弟子,使他終身受益。

近三年來,我每週有機會在佛殿幫忙翻譯,在這短短的一小時內,我卻受到與眾不同的教育。一開始,只是旁聽大哥哥們翻譯。當時年紀小,聽到他們文雅又準確的翻譯,既羨慕又敬佩!當我嘗試翻譯時,有時遇到困難,大哥哥們就會幫助我,讓我更深刻地感受到這個大家庭彼此間的關懷。

從這即席翻譯的訓練中,我得到世間和出世間的教育。我的中文與英文一起得到進步,我的發音變得更清楚,而且學會了隨機應變。起初上台翻譯時,我有些緊張,反應很遲鈍,有些詞不知如何翻譯,有時嗓子也會啞,所以就會遇到困難和壓力;這讓我體會了上人所說的「一切是考驗,看爾怎麼辦?對面若不識,須再從頭煉」的道理。切是考驗,看爾怎麼辦,對面若不識,需再從頭煉。年復一年,我的頭腦訓練得更靈活。當我在翻譯《法華經》時,聽到上人的講解,及對弟子的幽默開示,並接觸到經中的義理,往往令我從中得到啟發。

上人的侄孫也就讀於培德中學男校,曾對我說:「你以後要回來做義務老師,以便教導下一代,這是上人希望我們做的!」上人果真有智慧,要讓培德中學學長照顧學弟、學弟恭敬學長、畢業生自願回校當義務老師的優良傳統校風一代傳給一代,形成一種綿延不斷的傳承。學生彼此關係很親密,畢業生也依依不捨,時常回來探望學弟;因此,培德男校就像個情感與日增長的溫馨家庭。我蒙受上人的德澤,為了報答上人與回饋學校,我願意將來回來當老師,延續良好的正統教育,讓這種傳承發揚光大!

我以能就讀上人所創立的培德中學而感到自豪,因為在這裡我受到「救人本性的教育,救人靈魂的教育,救人生命的教育。」上人對培德中學畢業生的期望很高,希望我們將來都能成為國家的棟樑,世界所有公民之楷模。所謂「學為人師,行為世範」,的人民我們應互相提攜,互相切磋,才能一起走上正途,實現上人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