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又花開

錢沛竹文 培德女中 11年級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很小就學過王維的這首《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卻從來沒有真正體味過這種在外遊子的思家之情。可當我真正遠離故鄉,第一次孤身一人在漂洋過海的地方過春節之時,我才知道這種情不僅僅是思念,不僅僅是對家人、朋友、故土的一草一木、民族的風俗習慣的思念,這情中,還有對自己成長蛻變的感慨、對家人老師同學的感恩,以及對未來的美好祝福與憧憬。這心情是複雜的,但確是令人嚮往的。這種心情沒有過於深沉,卻充實了我的生命,讓我成熟、樂觀、努力、充滿希望,仿佛那嚴冬之後,春日再來的第一縷花香。

臘月二十九,下雨了。雨絲被風吹得斜斜的,密密而下,模糊了眼前所有的景象,宛如一道幕簾,隔開了往日熟悉的一切。天空被大片大片的雲完全遮掩了起來,太陽不見了蹤影,再多的衣物也阻止不了涼意鑽進毛孔,凍得人止不住地發抖。雨滴砸在窗戶上,滴答滴答後留下一道水跡,仿佛是老天爺的淚痕,令人因本就不能與家人共度佳節的心情更加憂傷。鳥兒們躲到了屋檐下,松鼠跑回了它地下的窩,就連孔雀也恨不得將艷麗的長尾巴捲起,渴望那多一絲的溫暖。天空黯淡了一整日,即使是到了晚上,也沒有任何一絲薄薄的星光。夜,早就悄悄地來了,一切更是漆黑,唯有宿舍中的那幾束暈黃的燈光,給人溫暖。

到底是誰在春節party的前一晚趕工?我走進自習室,看到三名同學正在裡面做海報。她們一人剪紙、一人畫畫、一人粘貼,時不時地聊著天邊應聲而笑,臉上洋溢著歡樂。她們的海報一看便知是關於中國傳統小吃的,發糕、餃子、湯圓、蘿蔔糕、年糕、長壽麵,每一樣都畫得格外精致,令人垂涎欲滴、食欲大開。原來她們便是那其中一束溫暖的光。我止住對美食的嚮往,走向討論室。打開討論室的門,映入眼簾的便是幾張寫著燈謎的紅紙。精心的書寫,流暢的筆跡——我忽然內心一陣興奮:我猜出了這些謎語!我笑著離開討論室,轉身便看到客廳裡已經掛滿了紅紅的燈籠和剪紙。那些剪紙每一個和每一個都不盡相同,令我頗為驚喜。還有那些貼在窗戶上的「福」字,不難看出是出自西方人之手——雖有一點歪歪扭扭,卻洋溢著滿滿的喜氣與溫暖。進入房間,遠遠地看到一間臥室點著一盞小燈。我走過去,卻又在還有一步之遙的地方止住腳步。我看到那名同學正在製作一組十二生肖的道具,想必也是為了第二日的party而準備。

這一週,是所有學科進行期末考試的一週,是春節如約而至的一週。對於每一個老師和學生來說,這一週都是忙碌的。而對於那些同時負責籌辦party的老師和同學們來說,這一週是極具挑戰性的,是即使考完期末考,也暫時無法放鬆下來的。他們的起早貪黑為我們奉上了一場精彩的表演,他們的無私奉獻,換來了所有人一段歡樂的時光,他們的辛苦付出給了我家的溫暖,愛的感動。無論是對於想要了解中國文化的西方人來說,還是對遠離故土的中國人來說,還有什麼是比能與老師和同學們共度過一場美好的party,更令人欣喜與感恩的呢?不僅僅是感恩老師與同學們對這一場party的付出,還有他們這一年來互相無微不至的照顧。

適應一個全新的生活與學習環境比我曾經想像的要難得多,還好有他們在我身邊,願意支持我,幫助我改正自己,一點點蛻變。還有我的家人,他們對我的愛總是要比我對他們的愛更深沉、更無私。在這十七年來第一個沒有我的春節裡,我所能傳遞給他們的就是我的成長——我離開他們有所值的成長。成長的路是風雨兼程的,就是那永遠為我遮風擋雨的港灣。而如今,在美國,這港灣逐漸變成了我的學校、我的老師和我的同學,他們為我築起了一個讓心靈可以有所依靠的溫巢。

星期五的party是令人難忘的。雖然我一直呆在自己的攤位裡負責教別人包餃子,可全場那種溢滿了的歡喜之情,至今仍然令我心潮澎湃。這整個party中,國小二、三年級的同學們為我們帶來了《恭喜發財》的歌舞表演;四位中文班的同學帶來了自編自導的慶新年數來寶;一名十二年級的同學帶來了精彩的扯鈴表演,真是高潮迭起。除了這些精彩紛呈的節目之外,我們還有十個不同的攤位。前來參加party的人們可以在美食攤位嚐到中國傳統的餃子、湯圓、蘿蔔糕和年糕,還可以學習如何包餃子。有的攤位是介紹十二生肖的故事的、有的是關於過春節習俗的。除此之外,學習打竹板、數來寶、扯鈴、書法和剪紙的攤位更是充滿了歡聲笑語。在「許願樹」的攤位,每一個人都誠懇的寫下對新年的期待。雖然Party的規模不大,時間僅只兩小時半,卻囊括了春節文化的諸多精華。無論是來賓,還是在攤位服務的學生們,大家都樂在其中,和樂融融。

我第一個遠離家鄉的春節就這樣過去了,可這並不是最後一個。在不遠的將來,我還會度過第二個、第三個或者甚至第十個這樣的春節。可這樣的春節,即使是過得再多,也是沒有辦法習慣的吧?不管孤身一人多久,總還是會想念那個充滿暖意的家,希望有人相伴。而在這遠離家鄉的美國,學校、老師、同學便成了我寄托心靈的地方。

齋堂前不知名的小樹已長出了花苞,想必其怒放的日子也指日可待了。能在這春日又臨、萬物復蘇的日子裡,找到心靈的歸宿,真是最美好的事了。

心有所依,前方還有什麼可畏懼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