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培德男校畢業典禮

培德中學男校於六月九日(星期四)下午三點假道源堂舉行畢業典禮,今年計有陳晉賢、朱啟矗、郭俊佐、林昱廷、黎明五位同學畢業。雖然年年都有學生畢業,而畢業典禮的氣氛和心情也大同小異,一般人早就習以為常;但對畢業生而言,這是他們生命中的里程碑,也是最重要的轉捩點,其興奮和緊張,自然不在話下了。

    

今年三月剛過八十大壽的校長Mr. Bostick,以大家長的身份,恭喜五位同學順利畢業。Mr. Bostick是位基督徒,從2002年獻身於男校,近十年中,在其努力下,男校在各方面都有長足的進步,尤其是2004年開始,學校積極準備接受美國西部院校協會(WASC)評鑑,在Mr. Bostick的精心策劃下,終於在2007年順利通過,使得培德中學的教育體制獲得肯定,學生能在畢業前毫無障礙地申請全美之大學院校。

   

2007年畢業的劉親智,十天前剛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他以校友的身份致詞,暢談過去在育良、培德求學時所發生的種種趣事。劉親智在四歲即隨同父母從馬來西亞搬到聖城,從幼稚園到高中,接受聖城一系列中小學的教育,因此所受之影響及體驗比一般學生更為深遠。

    

美籍的恆順法師是畢業典禮的主講者,他重申上人的教育理念和目標,育良小學是以「孝」為宗旨,教導學生孝順父母,打好做人的基礎;到高中時則以「忠孝」來教導學生,讓學生進一步對國家盡忠,做一個負責盡職的公民。恆順師全力投入男校的教育工作已十餘年,擔任高中部的導師,對學生的瞭解相當深入,學生則對他非常信任。恆順師從去年十月已暫停學校工作,回家專心照顧八十七高齡而行動不便的母親。

依照傳統,畢業生都會在典禮上發表感言。以下是畢業生郭俊佐同學的畢業感言,我們就以他的文章來做為報導之其餘部份。我們也祝福畢業生,帶著多年來在聖城所受的教育與訓練,去迎接更璀璨的人生!

*      *      *

畢業了!

文:郭俊佐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畢業了!感想呢?在這裡待了六年的時間,乍看之下,就這短短幾年;不過對我而言,那是我三分之一的生命。要我說感想實在是說不盡。但,我知道光陰似箭這句話不是假的,每當時間在跑,我們總是與它擦肩而過。若是不好好珍惜身邊的一切,我們只會感覺失去的更快!而這當然也包括友誼。

   

我相信各位之所以能夠順利畢業其中主要的原因是有朋友一路的伴隨。我自己就有一個例子,在畢業典禮當天,我的母親因工作繁忙無法參加這次的典禮。雖然是一件相當遺憾的事,但很慶幸的是我的朋友們都出席了,他們給我很溫馨的感覺。我清楚地記得,我當天說:「媽媽沒來,我不要緊,有你們在我就心滿意足了!」在這句話中「你們」就是朋友。其實我對代替母親說的話卻沒有什麼印象。雖然當時手中拿著母親所寫的信一字一句的讀,但是,果然只有從心裡說出來的話會使人印象深刻。

    

我其實也把自己寫的草稿忘得一乾二淨,只有不在草稿上的那些話我記得非常清楚。有時候,有些話能打動他人的心就是因為它很真實。我記得我說:「爸爸、媽媽、以及各位老師同學們,我知道你們很擔心我的未來,但是你們現在可以儘管放心吧,因為我已經長大了!」我相信這句話已經像烙印般緊緊地印在各位的腦子裏了。我也答應父母、所有師長同學及朋友們,一定會好好走向光明之途,絕不白白浪費人生。

    

老實說,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們的畢業感言就會在其他人的記憶裡漸漸模糊。但是我們當時的心情一定會靜靜的漂浮在大家的腦海中,不會被忘記,因為演講時是畢業典禮中最真實的一刻。我並不太記得大家的畢業感言,但是我們都有各自獨一無二的臺風。第一位是陳晉賢同學,他的演講快速,感覺想快快了結,但語畢又依依不捨,不想下臺,這代表著他對這個地方的感情。第二位,朱啟矗特別帶了自己寶貝的吉他,為我們自彈自唱了一曲,雖然歌聲緊張地顫抖,他的心意還是全盤托出了。接著是我:郭俊佐。只是草草率率讀了一封信,最後言之已盡,只好即興補充。不過這個即興的補充卻是我自己最認可的一部分,因為那是我心裡的一番話。第四位同學是林昱廷,他的演講很幽默,使得所有僵直的氣氛都化解了。這也提醒了我們應該快快樂樂的畢業,而不是哭哭啼啼的談離別。最後一位是黎明同學,他的用詞用句都非常有意義,不只使觀眾們就連同學們都深深體會到他的心情。

   

離別是一件無法做準備並無法阻止的事,就連花草樹木都要面對,但若我們想得開,事情就不會如此的悲傷了。生離不是死別,我一直認為只要永遠是朋友,哪怕真的隔著千山萬水,我們也不會感到寂寞。最後又回到這句:「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 因為當一個人開心、快樂時,他根本不會去注意到時間還繼續飛馳般的跑著。而一個人會開心、快樂就是因為他身邊的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