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嚴聖寺週日學校剪影

宣公上人曾說:「以前的人讀書是為了明理, 現在的人讀書是為了名利。」  現代的孩子們在學校裏學的不是如何做好人, 而是學抽煙、 性、 反抗父母和要如何賺大錢,以及如何過著最富裕和自我放縱的生活。

為了喚起現代人的道德觀, 使人們不再沉淪惡業的深淵和栽培品德高尚的下一代,上人發願在所有世界的角落發展人文教育。在美國萬佛聖城的總部,上人建立育良小學和培德中學,並在其他的分支道場設立週末班, 令當地的兒童也可受到道德的薰陶。

華嚴聖寺的週日班亦秉承上人的教誨,安排每週日佛學、道德、儒學等課程,希望可以彌補一般學校教育的不足。另外,上課內容也包括瑜伽、打坐、烹飪、美勞、書法等,讓孩子們不只可以淨化心靈,更可以陶冶性情。


園丁的三部曲

義務老師  高桂貞 

還記得高中畢業前,有次和法師們一起出門。路上法師們問起我們大學時要選哪一個科系?我毫不猶豫的回答:「商科。」法師遲疑了一下問:「讀教育不是很好嗎?」我當時心裡想:「打死我都不要當老師!」英文有句話說得好:「Never Say Never!」越不想要發生的事,它卻偏偏越會發生。

 

在偶然的機緣下,我開始在萬佛城的培德中學(我的母校)執起義務園丁的工作——教的還是九年級的倫理道德課。哇!沒想到菩薩一來就給最難的題目。九年級的孩子正值青春期,熱血奔騰地,有很多自己的想法。第一天上課就開門見山的跟我說:「我們不要上孔子的那一套!」我暗想:「真的,煮的?你們的學姐/老師我可是學那套長大的!而且那時候的我們也不敢跟老師說要還是不要。」我只好剛趕快跟我的良師兼益友——近育師討教幾招。我們想了幾個比較活潑的上課模式。例如:讓孩子們用演出的方式教彼此弟子規。我們先從西方哲學家那裡學他們對於「仁」的闡述,漸而帶回孔子的思想。慢慢地,我和我的寶貝們也建立起革命情感。原本上課時總是愁眉苦臉的她們,不再排斥這堂課。但幾個月之後,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必須回到舊金山灣區。

再次執起鏟子是因為要還願,我就毛遂自薦到了聖城在灣區的分支道場教起中文課。我想:「教初級中文有啥困難?」沒想到,菩薩出的都是難題。我們教的是國語,可是大部份的小朋友家裡都是說粵語的。所以一個禮拜說國語的機會也只有上課的那一次了。常常小朋友回來上課時功課都沒做,上課時也活蹦亂跳的。對我來說每次上課就如上戰場一樣的累,我不禁努力的回想,天啊!學生時期的我有那麼地令人頭疼嗎?唉!老師,真是對不起呀!這當中,我領悟到很多事情。在我的班上有一個小朋友,每次要靜下來寫字,他就會不停的跟大家講話。後來跟他姑姑聊才發現,原來在家裡沒有人可以陪他講話。他是家裡的獨生子,父母則要長時間的上班。對此,我深感移民來西方的家長們對自己下一代教育的辛苦。

 

後來,我們家移民到加拿大的卡加利,聖城在卡城也有個分支道場,那就是華嚴聖寺。而這個鏟子還是無法放下,所以每個禮拜日我還是繼續我的工作。在這裡,我們不只教小朋友佛學,倫理道德也是很重要的一課。而我自己也幫我的脾氣上了一課。這裡的小朋友比起我之前教的還小了一些,但是,小朋友皮起來卻是不分年齡層的。以往當小朋友吵起來時,我總是以鐵腕的政策侍候。某日,我驚覺其他老師都是用很溫柔的口吻請小朋友們安靜下來,不像我是恰北北的。所以,我告訴自己要控制自己的脾氣。

感覺上,我在傳道授業。其實是我被小朋友們傳道、解惑。每一次的難題都是在考驗我的智慧和耐心,也是讓我迴光返照和增長見聞的機會。我發現人是很可愛的動物,總是要自己親身體驗過才能體悟箇中滋味。以前懵懂不懂事的我不能體會老師們的苦心,現在自己走過才知道人師難為。所以,在這裡我要向全天下的老師致敬,更要向曾經教導過我的師長深深一鞠躬。


義務老師  Eva Yu 

我在華嚴寺的週日班教學已有幾年的時間了。 我不是專業的老師﹐ 我只是三個小孩的媽媽﹐ 但是我把學生當作自己的小孩來教。

我們教學的重點是在教導小朋友們做人的根本﹐令他們成為負責任的好人。我覺得能來上課的小朋友很有福報﹐他們也很有自制的能力﹐ 因為他們禮拜日還要早起來上課。

 

父母和師長是小朋友品行的借鏡。例如﹕當學生忘記穿制服來學校時﹐老師會問這個同學他的制服呢﹖通常小朋友會回答﹕[ 媽媽或爸爸忘記了﹗] 這是不對的。  穿制服是小朋友的責任﹐而不是推給父母。又有時﹐小孩在家裡找不到制服﹐父母當場掏腰包買新的制服給小孩。這也是不對的﹐我們應該讓小孩回家找﹐而不是花錢了事。 這些例子都是值得家長和小朋友學習的。

當我在教書時我同時也在學習。平常我們唸誦時﹐法師們都會用木魚來給節奏。你知道木魚的由來嗎﹖ 木魚顧名思義是木做的 ﹐上面有著魚的彫刻。 而為什麼是刻魚﹐ 而不是其它的圖案呢﹖  因為魚休息的時候是不閤眼的。 魚代表了不眠不休的精神。

有的時候學生也是在考驗我的耐力和毅力。 不管如何﹐我都愛我的學生。 在教學的路上﹐我常常反省自己進而幫助自己的修行。


義務老師 Ranee Chan 

還沒移民到加拿大之前,曾在星加坡的三寶佛寺的週日兒童佛學班幫忙。抵達卡加利後,被姐姐提名,我便順理成章地在華嚴寺的兒童佛學班當起老師來。

在佛學班幫忙,除了可以將我在瑜珈班學到的與孩子們分享;上課時將自己所學到的膚淺佛法說給他們聽外,還可以和他們一起跟法師們學習佛法,增進我的佛學知識。

 

我也和孩子們一樣喜歡聽故事。法師們講的每個故事都很有意義,都是教我們孝道和怎樣改除陋習。我往往從那些故事中得到啟發,反省自己的行為從而改進。

我也希望孩子們在佛法和法師們的薰陶下,菩提子在他們體內萌芽,成蔭!


 初級班 (Level 1) 的小朋友 

﹕為什麼喜歡來華嚴聖寺上週日班?

張蒞茗Ethan ﹕因為喜歡吃好吃的午餐和和大哥哥們玩。

張樂同Joey ﹕因為廟上的中餐很好吃也很健康。

 

邱恆之Rachel ﹕因為喜歡唸大悲咒和心經﹐ 因為菩薩會幫助你。

陳柔明Serena ﹕我想要來週日班﹐因為有很多活動﹐我喜歡打坐和寫作。

陳慶安Fiona : 我喜歡跟我的朋友一起學習﹐一起打坐﹐一起在活動室玩。 我喜歡烹飪課﹐還有我喜歡在教室裡的白板上畫畫。


高級班 (Level II) 的小朋友

鄭德灝Cody﹕我從四歲時就開始來華嚴寺學習佛法﹐在課堂上﹐我們讀了弟子規。 弟子規教導了我很多道理﹐如﹕ 誠實和敬老。 雖然有的時候我還是會撒謊﹐ 不過我還是會努力的當個誠實的小孩。 我還學會要幫忙做家事﹐在家裡﹐我會幫忙鏟雪和擦桌子。 我也學到對人要有禮貌。 我從弟子規裡學到很多。

鄭德顗Austin:我來了週日班十一年了。 週日班教導了我慈悲和孝順。 我把在這裡學到的道理試著運用在日常生活上。 例如﹕ 不打妄語在佛法裡是很重要的。 所以不論是在家或是學校﹐我都緊記的這個教條。 我喜歡週日班的寧靜和安詳的氣氛 也喜歡週日班的活動像烹飪課。廟上的法師也會來跟我們說倫理道德的故事。 而其中的道理也可以讓我運用在生活上。

  

呂凱文Kevin ﹕這是我在週日班的第七年。 在這裡我們有很多游戲很活動。 在春季時﹐我們對有絞盡腦汁的邏輯游戲。平常下午時﹐我們也有不同的活動。在美勞課﹐我們用珠子編織成魚﹐還有不同的卡通人物。 我們也寫書法﹐ 我也想要用自己的時間練習﹐讓我的書法寫的更好。 週日班令我的世界觀開闊了不少。

呂羅濱Robin ﹕ 今年上週日班令我最高興的是﹕ 我終於升上高級班 (Level II) 了﹗我可以學到與初級班不同的新東西。


佛教故事對孩子的影響     

家長 憨憨的媽媽

我女兒憨憨今年六歲多。不知不覺中,她到華嚴寺的育良週日學校學習已經一年多。學校常常給他們讀佛教小故事。入校以後,她的行為規範隨之有較大改變:對人寬容,信任他人。她深信任何人說的話,堅持世界是美好的。同學麥蒂連續幾天拿了她最愛的午餐糖果,每次都承諾明天會給她一袋糖作為回報。有一天,我想起來,就問,「麥蒂給你糖了嗎?」「哦,她忘了。我會提醒她的。」「不用,如果她記得,她就會給你。忘了,就算了。」我勸她。一學期結束了,麥蒂也沒有提起糖。第二學期,麥蒂又向憨憨要東西,否則就不跟她玩。憨憨告訴我,「媽媽,沒有你的允許,我不敢給她。」「你還相信麥蒂嗎?」「是,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我們要多給她幾次機會。她忘記了,肯定有她的原因。”在學校,她主動幫助同學清理桌面,整理書架,看護低年級小朋友。遇見所有社區的人,都熱情問好。所以當我帶她去學校的時候,每個老師或義工都跟我們打招呼。在小區跑步時候,都有人隔著窗戶朝我們揮手。巴士司機會跟我說:「很久沒看到你女兒了。代我向她問好。」

  

在家中,她知道關心父母。奶酪蛋糕是她的至愛。以前,她總是把蛋糕端到自己跟前。我們要是切走一塊,她什麼都不說,就會盯著我們看,然後大口吃蛋糕。二月份,我又買了次蛋糕給她。她不做聲地切了一大塊分給我。剩下最後一片的時候,我問她,「你還吃嗎?」「不吃,給媽媽吃。」我感到奇怪,以為她吃膩了,就把蛋糕吃掉了。她看著我問,「好吃嗎?」「嗯。」我剛說完,她就淚流滿面,「我知道很好吃,媽媽也愛吃,我要留給媽媽吃。可是我心裡也很想吃。」「那你為什麼不說出來?」「老師說要孝敬父母,先給爸爸媽媽吃。」晚上回家,我提到腰酸背痛,她會跑過來給我搥背,幫忙洗碗。她告訴我,她喜歡觀世音菩薩,希望和菩薩一樣,能幫助很多人。


家長  劉穎

樂樂雖然只有5歲,卻已經參加 Sunday Class 一年的時間了。在這一年中,華嚴聖寺的法師、老師、各位同修和同學們,無不以自己的一言一行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孩子,使孩子懂得孝順,感恩,對萬事萬物存在那一份恭敬而平和的心態。

  

還記得本學期的一天,恰逢感恩節。晚上和國內的姥姥視頻時,樂樂向姥姥問過好,就開始在攝像頭前埋頭作畫,姥姥問他畫的是什麼,他答:「姥姥,今天是感恩節,我畫一幅畫送給你!」他畫了很多,還請我教他在上面寫下「I love you! 」送給姥姥。接著,我和姥姥聊起了家常,姥姥有兩處房產,正在為住哪處房子發愁,這時,樂樂湊過來,很正式的跟姥姥說:「姥姥,你聽我的。你哪也別去。你住到這裡來!」姥姥怕自己沒有聽清楚,再問:「你說什麼?你要我住到哪裡?」「加拿大呀」「住多久?」「一直住,這是咱們家呀!」如果說那幅畫讓姥姥欣喜萬分,這時姥姥已是激動得老淚縱橫了。樂樂離開姥姥的時候只有3歲,姥姥沒有想到如今這個5歲的孩子仍能記得感恩和孝順。而我知道這要歸功於上午的 Sunday Class,法師和老師們通過做手工和講故事告訴孩子們感恩節的真正含義,讓孩子們在身心愉悅中感悟到人生的真諦。

樂樂也是個頑皮的孩子,但跟他講一些似乎很深奧的道理時,他總是瞪著大眼睛很感興趣,並落實在實踐中。比如學鋼琴,早在學習開始之初,我就告訴他:「學鋼琴要持之以恆,是一件艱苦的事。不過你掌握一門技能,就多一分幫助他人的本領。」而在學琴中遇到困難時,只要我問他:「你自己作決定,是練還是放棄。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像養小動物一樣養你,你什麼都不用學。」他總是毫不猶豫地說:「我學!」而後就又投入練習當中。我知道,在他的小小心靈當中,早已根植了這種觀念:像動物一樣愚癡的活著,對他人無所裨益,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通過一年的學習,Sunday Class 裡貫穿的對萬事萬物恭敬而平和的理念慢慢滲透到孩子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比如,雨後外出散步的時候,樂樂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和我一起把人行道上的蚯蚓送回草叢和泥土中,免被行人踐踏。吃飯的時候,經我提醒,他也總會碗中、桌邊的剩飯吃乾淨。有時,樂樂還會像小大人一樣用他在課上學到的道理教育我。我生氣了對他大喊大叫,他就對我說:「媽媽,你的心性又不好了。」事情忙了我心浮氣躁,他又會對我說:「One time, one thing! 」在那些時候,孩子何嘗不是我的老師呢!

在樂樂眼中,法師們是他最值得恭敬和學習的榜樣,老師和同修門是最善良可親的師長,同學們是他友愛的玩伴。我知道,這裡有一盞不滅的明燈,有它照亮,孩子在人生旅途上,會走得更遠,更踏實。


馴象故事的啟示

家長  丁堯菁

Ethan 第一次去華嚴聖寺育良週日學校試聽時,Eva 老師給大家講了一個有關馴象的故事。故事裡講到有個僧人去探望他的師兄,一位著名的馴像人。當他踏進師兄的院子,看到了一幅奇怪的景象:一隻碩大的成年公象的腿上拴著一條細細的鏈條,它似乎根本沒有想到要去掙脫,只是安靜地在那個無形的圈子裡遊走。僧人覺得十分奇怪,就向師兄請教。師兄曬然:這只像從一出生就被那條纖細的鏈條牽制,當時它剛出生,根本不可能掙脫鎖鏈的束縛,它嘗試了一次,兩次,無數次,漸漸地,它放棄了,在它的印象裡,那根鏈條根本就是不可能戰勝的。這個概念在它的腦子裡已經根深蒂固了。就算是它成年以後,其實要掙脫那根鏈條,對它而言,已經是輕而易舉的了,但是它仍然老老實實地任由鍊子約束它的自由。

  

老師接下來的一段話,讓我印象十分深刻。她說:就像植物的根莖如果長歪了,園丁們再怎麼努力,長成的大樹即使仍然可以長得枝葉茂盛,但是卻是歪歪扭扭的,很難能讓它重新長直。所謂百年樹人也是這樣,良好的根基對於孩子將來人格的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相信所有的家長都是一樣的,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健康茁壯地成長。問題是怎樣才能給他一個比較好的文化氛圍呢?我們來自於中國,傳統的中國文化,是我先生一力推崇的。我那時總是笑他:別的孩子在媽媽肚子裡時候,胎教聽的是莫扎特,我們家兒子還得聽大悲咒,三字經。別人家孩子的睡前故事是迪斯尼童話故事,我們家兒子多數情況是弟子規。跟我先生相比,我比較接受西方的那種自由的成長環境:沒有題海戰術,沒有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我覺得這樣的寬鬆,有利於孩子的成長。還沒有做媽媽時,我也曾戲言,等我有了孩子,絕不報名參加各種的補習班,我就要帶著一起玩,一起瘋。但是等自己真的當了媽媽以後,覺得肩上的擔子一下子沉重起來了,古人云:養不教,父之過。對我而言,如果生而不教的話,媽媽何嘗沒有責任?怎樣的教育才會對他有所幫助呢?怎樣才能找到一個中國傳統教育與西方寬鬆教育的平衡點呢?

  

如果說原來我還有些猶豫的話, 這個馴像人的故事使我開始支持我先生的想法;報名加入育良週日學校。雖然Ethan當時還只有3歲,還沒有到育良學校所規定的入學年齡,法師破例同意讓Ethan來試試,看他有沒有緣分。沒想到小傢伙居然就喜歡上了週日學校。每到週六,只要提醒他第二天是週日,他都會很配合地早早把校服放在床邊,然後才上床睡覺。一年多來,基本上沒有怎麼缺席過。與其他孩子一樣,Ethan 也有他的各種各樣的小毛病,壞習慣,尤其剛開始時,他在班上最小,所以法師和老師們在他身上也付出了更多的心血,週日學校的老師們尤其是Renee,Eva, May, 和 Jennifer 等對他比我這個當媽媽的還要耐心細緻,讓我十分感動。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我們希望在育良的法師和老師們的指導下,給 Ethan 提供一個良好的成長環境,從他年幼的時候即能擁有正確的識辨善惡的能力開始。這樣在以後的日子裡,即使他所接受的教育是以寬鬆為主,但是基礎已經在了,就像植物的根莖是直的,那麼在它成長的過程中,只要我們加以適當的引導,這棵小樹應該不至於會長成一棵歪歪扭扭的殘樹。
不知不覺的來育良週日學校已經有一年多了,經過這一段的熏陶,現在的 Ethan,在他上的Daycare 和 Pre-School 的老師眼中是個超有正義感的小朋友。他樂於照顧比他小的小朋友,是老師的小幫手。我們非常欣慰地看到,育良教育正在他的身上產生著潛移默化地影響。孝親尊長,仁義禮智信,這些中國的傳統美德正是通過育良學校的堅持而傳承。希望育良學校能越辦越好。

 


延伸閱讀: 華嚴聖寺育良週日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