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禪七──萬佛城的期末考

每年聖誕節前,聖城中小學開始放三星期的寒假,學生們享受假期,照理老師們也可喘口氣,休息一下。可是事實正好相反,冬季三週禪七就在此時緊接而來。老師平常忙於教學,還要兼顧修行,總有分身乏術之感。故這三週寒假,正好是老師們放下一切雜務,在修行上全力以赴的大好時機。而平常已專心致志修行的人,今年兩週佛七加上三週禪七,五個星期密集的修行,更是他們引頸企盼已久之事。

禪七,對喜歡參禪打坐的人是如魚得水;對腿功有待磨練的人是又怕又愛。但不管如何,第一天時個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所以男女眾禪堂皆大爆滿,一位難求,創下未曾有之記錄。

如來寺男眾禪堂出家眾區讓出三分之一的位子,讓更多人有機會進禪堂修行。在佛殿的女眾禪堂,湧進了約一百五十人,因此在佛殿後又加了五、六排位子,並把中央跑香區縮小,排出更多座位,但也因此在跑香時造成「大塞車」。今年聖城的禪七,可謂盛況空前!往年佛七、禪七因正逢冬季及雨季,整天陰雨連綿,又冷又濕。今年則大相逕庭,除了清晨依舊寒冷之外,過午則陽光普照,猶如春天。禪堂內精進氣氛亦大異往年,不管是老參或初參,都是鬥志昂揚,大家穿著厚厚的冬衣,在禪堂內咬緊牙關,忍寒、忍痛、忍酸、忍麻、忍饑、忍渴,忍受種種身心的疲累及考驗。正如上人在禪七中最常開示的話:「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男眾禪堂

在男眾禪堂,今年尚有兩大特色。一是從中國大陸來打禪七及佛七的人越來越多,而且年輕人偏多,有特別從中國飛過來的,如北京的郭居士,從事互聯網工作,壓力相當重,因此利用幾天的假期來打禪七,鬆懈自己,他十八年前曾在柏克萊讀書,這是第一次到萬佛城。他說在中國跑過很多道場,但萬佛城是最清淨安祥的,他希望讓更多人知道萬佛城。有位從浙江來的年輕人,天天默默用功,在心得報告時說,他練習打坐只有十個小時,但在二十一天禪七,只錯過三枝香,其毅力與忍耐力,著實令人讚歎;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這三週禪七的磨練,讓他獲益良多。

有些是住在美國的中國華僑,大多是年輕的留學生,他們在中國就已知道上人和萬佛城,心裡非常景仰,但千山萬水阻隔,只有嚮往的份。現在來美讀書,寒假哪兒都不去,趕緊來探訪心儀已久的聖城,淺嘗禪味,雖然來去匆匆,但只要繫上緣,這些求法若渴的年輕人,隨時都會再回來修行的!去年暑假時,和上人同鄉的阿岳峰居士,和太太帶著兒子準備申請到男校就讀,但錯過了申請時機,得等今年再來申請。這次他們全家再度回到聖城,參加佛七和禪七,個子高高,長相清秀的阿慶法,雖然只有十四歲,但在禪堂隨眾修行,氣度悠閒,令人印象深刻。

第二個特色是晚間聽上人「虛空打破明心地」的開示後,開放給大眾問問題,今年發問的人特別踴躍,在問答之間,妙問妙答甚多,對參禪打坐的助益很大。尤其是從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來的老教授海斯,已連續四年飛到聖城打禪七,這是他每年充電的良機,今年他參加後兩個禪七。身為大學教授,早習慣美國學生問種種問題。老教授幾乎天天都會問問題,有時還不只一個問題而已。有次聽到上人說我們人不開悟就像在黑房子裡見不到光,參禪時就像拿個錐子在牆壁上鑽,鑿穿了,光就透進來了。老教授就問:「我們怎麼知道外面有光?」有法師回答說,修行者對法要有信心。老教授雖然如是問,最後還是說,他就是來這裡找答案的!

有位居士問:「坐禪是不是可以消業障?」法師回答說:「你把業障拿出來,我再教你怎麼消?」惹得大家會心一笑。由於末法眾生根器的問題,痛是當前一般人打坐最大的障礙,上人洞悉大家的困擾,因此有很多關於如何忍痛及打破痛關的開示,這是大家最迫切想克服的問題。當居士問到打破痛關之後是不是就不痛了?法師回答說:「不是不痛!你打破了一關,還會有另外一關,痛幾乎是無止境的,之所以不痛,是因為你參禪的念力、定力超越了痛,用功有進步了。」

禪堂是選佛場,像個大冶洪爐,並不是每個人都可過關斬將。所以有幾個人熬不過兩天就丟盔棄甲,打退堂鼓;有少數人後繼無力,因此半途而廢;但絕大部份的人則堅持到底,當然就功不唐捐了。上人早期七○年代美籍的老弟子果齋,每逢禪七,就會像候鳥般的準時飛回聖城,絕不錯過任何一次機會,禪七已完全和他的生命結合了。

在禪七圓滿日的心得報告,很多人談到他們的經驗,都肯定了這期禪七中的種種收穫,或定力增加,或腿功進步,或疼痛減少,或法門相應等,頗有苦盡甘來的喜悅感。上人常說:「受苦是了苦,享福是消福。」在禪堂所受的苦只是小苦,但卻可了卻生死的大苦,因此我們要珍惜禪七的修行機會,早為自己的生死大事做打算。今年三月三十日,萬佛城有一週禪七,請您早做準備吧!謹以如來寺禪堂內上人所作的偈頌與大家共勉之:

大冶洪爐煉金剛,十方諸佛護道場;一切聖賢從此出,娑婆又增法中王。

※                                     ※                                      ※    

女眾禪堂

「今年這個禪七大家受了很多辛若,也沒有得到什麼快樂,不過雖然辛苦,能鍛鍊你的忍耐心這就是一個最快樂的一個事情。鍛鍊你能忍痛、能忍苦,能忍你這種所不能忍的,這都是功不唐捐,一定有你的好處的。在禪堂裡這叫鍛鍊金剛不壞身,令你的身體能堅固,能八風吹不動,這就是好處。」

這是上人1976年在金山寺禪七結束時的開示,也是2011年萬佛聖城禪七第一天所播放的開示。如同上人所說,禪堂是受苦的地方,也沒有什麼快樂可言,可是年年仍然有人願意進禪堂接受鍛鍊,尤其今年參加的人數暴增很多,即使到最後一週,仍維持一定的人數繼續堅持。很多居士放棄玩樂的機會,利用假期到萬佛城裏忍著冷、忍著痛來參禪,足見有人用功用得相應,在忍耐中體驗出修行的好處,誠如上人所言:「雖然辛苦,能鍛鍊你的忍耐心這就是一個最快樂的一個事情。」

同往年一樣,今年能在禪堂長坐的仍由老戒比丘尼獨佔鰲頭。有些新戒的比丘尼及一、兩位沙彌尼後來居上,也可以長坐兩、三支香不起身。居士方面,今年禪堂出現好多張年輕的面孔,其中四、五位的表現也不錯。雖然不是人人都精進打坐,整體來說,今年禪堂的氣氛在大家的經營下,顯得比往年熱絡。本篇報導雖然不能涵蓋所有參加者的心聲,透過以下的訪問,我們約略可以得知成就今年禪七圓滿功德的因緣。較長篇的心得報告,將在日後陸續刋出。

今年禪堂最難能可貴的,可能要屬78歲高齡的果益居士。今年女界的禪堂每天有14支香,老居士每天固定坐8支香,自從1991年以來,她沒有一年缺席過。說起打坐心得,她說打坐幫助她更了解經典中的義理,今年身體也感覺比往年舒服、輕鬆。林愛森居士則表示感恩節期間的禪三是她生平第一次參加打坐,那一次的經驗令她因打坐產生的巨痛心生極度的恐懼,當三週禪七接近時,她害怕得不知該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考驗。最後是上人的一句:「想修行就一定要打坐!」給了她勇氣,幫助她咬著牙撐過難關──到第三個禮拜時,她甚至可以連坐兩支香都不放腿。

在柏克萊大學攻讀梵文博士的Lauren Bausch,一面與疼痛搏鬥、一面想調伏妄想,這番的掙扎與痛苦,讓她幾度懷疑自己這樣「自討苦吃」到底為了什麼?然而在身心交迫至極,一陣短暫輕安所帶來的解脫和自在,卻激發了她要繼續深入禪修的決心。在女眾法師方面,從1995年冬季禪七開始,年年參加而且一支香都不缺的一位法師表示,若不是藉著禪七給自己充電,她的身體早就了;但雖然如此,她坦言經過17年的努力,最難調伏的仍是那顆妄想紛飛的心。

今年禪堂的人數特別多,打呼出現的次數及頻率似乎也較往年增加,因此巡香師打起香板來也毫不留情。香板擊落的聲音響徹禪堂,有些人為此而戰戰兢兢,惟恐香板落在自己身上;有些則非常讚賞這種方式,因為迅雷不及掩耳的巨響,能肅清瀰漫在禪堂裏濃厚的睡意。面對禪堂內此起彼落的鼾聲、咳嗽聲,每個人的感受也不盡相同。上人說打坐的期間,有人下氣,有人打呼,想要不聽見任何聲音是很難的。

禪七期間正巧播放一段上人對聲音的開示,不僅讓許多人化煩惱為菩提,更指引出參禪法門的要旨。今節錄於此,與行者共勉之。

「…在這兒修行坐禪並不一定要沒有聲音,聲音愈大或者你開悟開得更快。古來的祖師有的聽到蚊子叫就開悟了,有的聽見牛叫也開悟了。那蚊子叫得很小聲,他也開悟;牛叫聲音很大,他也一樣開悟──隨時隨地都可以開悟的。所以這個聲音你不能說它不好,你要一說它不好就有煩惱;有煩惱,就不能用功了。在有聲音的地方你還能靜下來,這才真正有了定力。能夠到不被外邊境界所轉的時候,這就是動靜不二。」

3 則迴響於《冬季禪七──萬佛城的期末考

  1.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喜大舍大势至菩萨 南无大喜大舍大势至菩萨 南无大喜大舍大势至菩萨 一心顶礼宣化老和尚

    • 當居士問到打破痛關之後是不是就不痛了?法師回答說:「不是不痛!你打破了一關,還會有另外一關,痛幾乎是無止境的。
      腳腂痛,膝蓋痛,胯痛,背痛,煖、頂、忍。。。

      方丈和尚開示:參話頭要一心不亂!

      近永法師指出:“念佛是誰”- 念佛是無相念佛,參話頭是實相念佛。虛老指參話頭也是觀音法門。

      成佛之道遙遠,如來寺卻是那麽近!

  2. 我希望至萬佛聖城打2018年1月7日開始的禪21,我住台灣,不知怎麼連絡,怎麼樣才有資格打此禪21。
    謝謝 感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