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文選專欄:宣公上人涅槃十五週年徵文

A組菩提獎

坐微塵裡轉法輪

◎黃親嚴 美國維吉尼亞州

「我是一條道路,願所有的眾生走在我身上,從凡夫地,直達佛地。」

我從未見過他老人家。然而,每當看到或聽到上人的這句話,罕有例外的,我不禁熱淚盈眶。

一九九五年八月,上人涅槃後,我極其偶然地知道、並進而認識了上人這一位亂世的大修行人。上人涅槃十五年,也象徵上人和我結緣十五年了。回首前塵,宣公上人是這十五年來影響我最深的人。

在台灣時,我從未積極接觸佛法;從沒有加入任何宗教團體,因為內心總不能完全信服。我甚至不能感嘆自己生不逢時,因為上人數次來台弘法時,我都在台灣。只能說自己福德善根因緣不夠,當面錯過了。然而,當年的我,生在偏安的台灣,受的是西風東漸的科學教育,像時下所有的年輕人,在眾聲喧嘩、資訊爆炸的消費時代,內心時感焦慮、徬徨,無所適從,只是一直沒有機會接觸正法的道場。從小到大,乩童邪教騙財騙色的故事,時有所聞。尤其大學時代,有學長及同學因坐禪而走火入魔,因而對所謂的「禪」,莫名地心生芥蒂和恐懼。以至來美後,在舊金山的表弟向我提及這裡有一位很不得了的出家人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唉,又來了!」一丁點兒興趣也無。

一九九五年的夏天,因緣際會認識了上人的一位在家弟子,他以兩本上人的書和我結緣:《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非臺頌解》及《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淺釋》。我對他信佛的因緣深感好奇。這位同在研究所攻讀的學長十分坦誠,對我小扣小鳴,大扣大鳴。言行之間,對他剛剛圓寂的師父,宣公上人,充滿著崇敬、愛慕、甚至慚愧,因為他覺得自己還沒有修行到一定的功夫。

也許是對佛法的好奇,或者更正確地說,是對這位師父的好奇,我翻開了那兩本經書淺釋。也許是宿世的善根啟動了,或者更正確地說,是上人的慧光攝受了我的冥頑愚癡,略略翻閱後,我便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覺得自小心中潛藏的許多疑問似乎找到出路了。

我開始讀上人的書,每天二十頁,不多不少,細細咀嚼每一句話的意思。先從心經著手,因為這本書比較薄。想不到讀來讀去,很多地方還是不很懂,所以一遍又一遍耐心地讀了好多年。那時祖母因重病插管、住加護病房長逾一年,我接受學長的建議,開始持念阿彌陀佛佛號迴向給她,希望年高的祖母早日脫離苦海。不久學長離開學校,在美西洛磯山脈的荒漠高原中,沒有佛寺、不見佛、不睹僧,我所依倚的就是心經和自己對經文的體會領悟。記得那時每天在晚飯後,一燈如豆,在異鄉漆黑的長夜,開始閱讀上人講解的心經和念佛。沒想到的是,在那同時,我等於也替自己幽悠的宿世無明點上了一盞智慧之燈。

漸漸的,本來只想速速了結的薄書竟成了我晚上閱讀念誦、白天觀照格知的良伴。反覆讀來讀去,開始嚐到一點兒雋永的法味。原本沒有要記誦的,每日二十頁,念到經文、偈頌、甚至白話釋語,都耳熟能詳了,還不忍釋手。雖然耳朵聽到的是自己的誦念聲,每天的讀經可說是上人和我心靈交談的時刻。曾經我暗自遺憾,今生沒能遇見上人這位高僧。有天讀到「於一毫端現寶剎,坐微塵娷鄋k輪。此語說出鮮誠信,未悉知音有幾人?」此句偈氣勢磅礡,但我卻鮮能明瞭。倒是看到上人說的:「我說這偈頌,講這道理,誰依照這道理去修行,誰就是知音,••信我所說的道理就是知音•••」我很受鼓勵,自詡要努力修行,成為上人真正的知音。

一直以來,我是「不可一日食無肉」型的老饕,海產更是我的最愛。在我開始念心經、念佛的十個月後,一天一覺起床,發現自己再也不能否認因果輪迴的真實不虛。從那天起,我茹素至今。家人至今談起,仍覺不可置信。我只能歸功於佛法的殊勝,所謂「清珠投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念佛入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

心經讀了四年,我接著讀上人講解的金剛經。因讀心經下過功夫,雖然金剛經比心經厚得多,但我了解的速度也快多了。如經文及上人開示的,我開始如法奉行并盡己所能地供養三寶。當時我沒有佛像,經云「若是經典所在之處,則為有佛,若尊重弟子。」所以我便克難地在書架前擺上飯食每天供奉,吃飯前並念三念五觀。就這樣,我走上修行佛法的大道。十年的時光,我非常踏實安分地獨自在大鹽湖畔讀經修行。

人生的七轉八起叫人措手不及,這十年中我也經歷了生離死別的痛苦無奈,體驗了生存競爭、人情世態的冷暖炎涼,箇中滋味不足為外人道也。我進進退退,載浮載沉,在大風浪中,所幸總還能記得上人的教導,「一切是考驗,看爾怎麼辦?覿面若不識,須再從頭煉。」行事待人「真認自己錯,莫論他人非。」如此總是安然度過危機,逢凶化吉。諸般困苦中,也有外道的友人熱情邀約加入「求道」,大舉輪番遊說,好說歹說、軟硬兼施,橫豎無法說服我,反倒讓我對自己、對佛法的認識更清楚更堅定,也感到非常寂寞,生平第一次有了皈依受戒的想法。

二千零五年,因工作的原故,大舉東遷,終於得入上人的道場共修。我像山林野夫般,一點道場的規矩也不懂。在法師的慈悲和佛友的薰陶下,從頭學習如何禮佛、拜懺、持咒、學戒。世路依然艱險,但心埵酗F篤定的目標,走來便甘之如飴。二千零七年,如願皈依三寶受五戒。皈依後,有天中飯完,盹著了,夢見自己在一座又像花園又像法會道場的地方,遠遠看到上人在花團人群中。忽然之間,上人轉頭對我笑說,「生日快樂!」我一驚下馬上醒了過來。趕快買了花去佛堂拜拜。這是我首次夢見上人。法師笑著說,「這是上人在鼓勵你噢,要用功!」

二千零九年,適逢萬佛城開光三十年慶,也讓我有機會受菩薩戒。各方人馬齊聚一堂,我聽到了更多關於上人利生度人的事蹟。看著不同國籍、種族、語言、職業的佛友,從法師到老百姓,大家或許懷抱著一段不同的故事因緣,但每人的吉光片羽流露的是對上人、對佛法同樣的懷念、感恩。我了解到,不論見過上人否,不論出家、在家,我們都依著和上人的因緣會聚在這裡,這一片曾經上人流血汗、灑骨灰的土地上;若要追隨上人的話,在可預見的將來,也要行在上人曾經馬不停蹄奔波的路上。

上人涅槃十五年了,想到他老人家說的話,很難讓人不動容:

「我是一條道路,願所有的眾生走在我身上,從凡夫地,直達佛地。」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