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文選專欄:宣公上人涅槃十五週年徵文

中文A組喜捨獎

師恩難酬報

◎李果嫦 台灣

不經歷一些事,以為人生可圓滿。如果沒有最親的人相繼離去,遐想就此相聚人間永不分離。直到事情發生於記不起源頭,連結不來故事的開始和結尾時,猶如夢魘驚醒,眼角不自覺的微微濕潤,首次有悲的感覺,接著數年如一日它如影隨形。直到有一天,因學習放下而得到清淨,一種苦到深處的歡愉……因不捨而緬懷,極目四望,見不著過往的路,總是藉著聆聽開示,或佛前靜坐定心時,您的法相於腦中盤桓,是我唯一感覺您依然住世的方法。

年少追逐風花雪月,以為有朝可羽化成蝶,汲汲營營情緣和名利的織網試圖蛻變,執著事相的得失,人我是非,終不免成為俗塵百態的一份子。經年作繭自縛中,身陷泥沼不自知,荒誕的歲月有著糊塗的生活方式,好似相交的兩條線,總是於貪嗔癡路口徘徊,以為那就是要過的人生,活在當下,錯將罪孽當快樂,渾渾噩噩經過數十年。

生命的轉折於 1992年 2月 29日上午在舊金山譯經學院拜見 上人後,那期間是我人生低潮期,病痛纏身。事前不知道 上人也是於 1990年歐亞洲弘法返美後病倒了,這一天 上人嬴弱身軀著泛舊袈裟來接見我,首次見到 上人,一種說不出的悲苦,不自禁眼眶一陣熱。請示 上人問題時, 上人當頭回說:「妳是離菩薩道愈來愈遠了。」我震懾訝異不已,這句話就此於心中迴盪生根,如久尋不著的記憶突然被喚回,以後它成了我的座右銘,時時提醒自問是否更向菩薩道寸寸邁進!

生命運轉自古無定數,無常是最好註腳,物事瞬息驟變,人生載浮載沈,困境總是於人們最得意時伺機而起。於1992年後第十年,宿命就在我滿意現狀時,突然揮來致命一擊,狠狠將我推向黑暗的深淵,然後揚長而去,任我呼天搶地。其實追溯自1995年,風雨欲來,只是當時愚鈍的我,不曾察覺。最後事情醞釀極致爆發,我踉蹌無以招架,有一段漫長歲月,孤獨頑強負抗所有加諸於我的處境,試圖挽回回到往昔的日子,只是再多的努力白費。我心餘力絀面對無盡黑暗,望眼前處遙遠無際椎心刺痛,多少日子;多少次,我掩面放聲傾瀉…

生活沒有明天的日子,每踏出一步對我來說是如此難,從最初躍躍欲試攀越藩籬,最後連最起碼的困獸之鬥意念也無,應驗「哀莫大於心死」。每次毫無轉圜的對峙皆足以致我於死地,牽動我的每一分心思,讓我專注不放手痛不欲生。不見天日,禁錮的心情任它放逐日以繼夜,以為餘生就此踽踽獨行枯槁,因業重情迷勞苦相續。

幸好,就在窮途末路思及以往 上人平日教誨,所帶給我的做人處事準則,讓我化解不少困擾,當時毅然放下一切學習佛法。從萬佛聖城受菩薩戒、聆聽及閱讀上人開示、依上人告誡弟子學佛該有的態度:做早晚課、打坐、道場共修、遠渡萬佛聖城參加法會,經過幾年沈寂,諸佛菩薩為我開啟人生另一扇門,讓我見識柳暗花明又一村。自此;陰霾的天空慢慢撥雲見日,心情隨著一天天釋懷。

《楞嚴經》記載:「要當選擇戒清淨者,第一沙門,以為其師,若不遇真清淨僧,汝戒律儀必不成就。」 上人行頭陀行嚴持戒律,皈依 上人後再受五戒和菩薩戒,持戒律從始而勉強終而自然,不犯錯得到自在快樂,正如 上人說:「要自由,就需先不自由。」法紀就在心中,不勞旁人囑咐看守。

百忙中撥時間聆聽及閱讀 上人開示是提振我往上的力量,上人用心斟酌詞句深入淺出,以出世間法教導我們,往往受感動於他說的某個字、一句話,日復一日,我慢慢理出頭緒,踏穩每一步。上人說:「一切是考驗,看爾怎麼辦?覿面若不識,須再重頭煉。」這句話影射生命歷程的迂迴轉折,也是修行過程必定課題,學習面對問題反求諸己,誠如:一切有無常,諸法空無我,永離一切相,眾報隨業生。

做早晚課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糧,每日發心懺悔,誠心誦經禮佛,天天離不開佛法、諸佛菩薩,有如身為子女固定向父母晨昏定省,也就日日做好佛子、為人的本分。

養成習慣於一日將盡打坐洗滌塵勞,著海青縵衣於一室的黑暗靜謐完全面對自己,放鬆緊繃的身心,我無比輕安澄思靜慮。打坐最大好處是攝心培養定力,不向外弛求,期望由不斷的練習,達到定中生智慧不存妄想雜念。

要堅固學佛信心,讓正法永存,除了如 上人說背持〈楞嚴咒〉,誦讀甚至背誦《楞嚴經》外,親近道場共修,聆聽法師們開示,讓佛法源源不斷傳承,接引迷途的眾生回歸正確路經最佳方法。道場提供眾生共同學習,指引迷津,我於學習路上因他而有依歸,他是我出世間的家,諸佛菩薩現不同相,教導我們重新做人的場所。

當時於面對問題不能迎刃而解時,住在萬佛聖城的日子讓我獲益良多,助我跨過難關。萬佛城家風嚴謹恪守佛制,天天弘法辦道接引眾生,是一處真修行,正法流傳的場所。在此進入修行國度,講誠信、精進,城內所到之處無不是諸佛菩薩向我們演說佛法。跟隨道場作息上早晚課、出坡、聽經,心中時刻不離修行。如法師言:在聖城時時熏常常熏,在你的八識田奡N種下智慧的種子。果真如此,回國後更清楚 上人一再交代老老實實學佛的重要,不求感應神通,以戒為師,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讓正法住世。我安住於不變,快樂擁有簡單生活,明白空有讓我身心清淨,多誦經禮佛使我人生變得充實,有方向。

春去秋來,時序更迭,萬物向我們示範物是人非事事休,眾生的執著迷惑,牽扯萬般無奈生死輪迴。我何其有幸有生之年遇見 上人,因深入 上人教導方能於洪流中脫身獲救,明白自己對於相的憂心煩惱,不如轉求自己好好學佛跳脫塵世怨憎。生命中的來時路,不啻是引領我走向佛法,如果這一課空白,就再也沒有此時的心境轉換。而眾生的為不可為,和不能為而為所帶來的惡果影響層面罄竹難書,加諸他人身上的痛苦足以摧毀一個人的美好前程,親人失離,人間悲劇。

上人於我恩澤筆墨不能形容於萬一,他暗中救我、引導我,使我歷險歸來,從愚昧無知脫胎。他是一代高僧,真修行者,一生劬勞代眾生苦從不為自己著想。追隨 上人後因循正途而自在把握,他是我人生旅程的良師、慈父、佛菩薩。難能報答 上人嘉惠於我種種,如水懺經言:「若以頂戴,兩肩荷負,於恆河沙劫,亦不能報,我等欲報如來恩者,當於此世勇猛精進,捍勞忍苦,不惜身命。」是許諾,繫念的心不論時地。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