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文選專欄

耳根圓通與念佛圓通

◎法僕 美國加州萬佛城

2010年美國萬佛聖城法界佛教大學秋季班,邀請著名的佛學教授 Raoul Birnbaum 來開了一堂課,課程名稱:「佛教修行傳統與六根門頭」,介紹打坐參禪的方式,以及法華經、楞嚴經等大乘經典。當Birnbaum教授介紹楞嚴經二十五聖圓通章的時候,他很客氣的表示有關「耳根圓通」的法門,自己沒有深入研究,希望由萬佛聖城的人來講解。隨即由易果容 Ronald Epstein、阮果舟 David Rounds分別發表高見,接著由法僕不揣淺陋,做了以下的發言,最近法總中文網站編輯部提議將本文重新整理刊出,藉以拋磚引玉,敬祈十方大德不吝指教。

Birnbaum教授上課時表示「耳根圓通」的法門,對一般初學佛法的人並不是那麼容易理解,這是有道理的。雖然文殊菩薩認為我們娑婆世界眾生的耳根很利,藉由「耳根圓通」的法門容易入道,進一步成就三昧的這種功夫,所以在二十五聖圓通之中,文殊菩薩為娑婆世界的眾生選擇這個圓通,也就是第二十五聖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是最為第一;但是這個時代一般的眾生受到太多科技文明與資訊泛濫的影響,又缺乏持戒的功德與倫理道德的修養,大多數心性不定,一天到晚妄想雜念紛飛,確實很難直接從「耳根圓通」的法門,來修反聞聞自性的功夫。

有鑑於此,吾人不妨先從第二十四聖之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來入手,就是先修「都攝六根」,調伏心性,如同宣公上人所說:「你能用一念的念佛心來都攝六根,這六根就都聽話,六根就都不造反了。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對著色、聲、香、味、觸、法這種境界時,都不被這種境界所搖動了;所謂以念佛而轉一切境,你以念佛而不為一切境所轉。你只要念『南無阿彌陀佛』,就能都攝六根,這六根就都會聽你的招呼,服從你的命令了,不會再著住到染污法上。」

等到有了「淨念相繼」的功夫,也就是沒有雜念,沒有其他的妄想,這就是淨。你一念佛念念佛,念念佛就是一念佛,你一念不間斷,就這一念,一定會生到極樂世界去。這時候要來修「耳根圓通」,反聞聞自性的法門,很容易就會有成就了。

在萬佛聖城外的西南邊,靠近曼都仙奴郡政府教育廳 Mendocino County Office of Education,有一處調服野馬的場地,那裡經常有一批從美國中西部送來剛剛馴服、但是還帶有一些野性的馬匹,這些馬在被用車輛運送的過程,以及剛到達此地養馬場幾個月之內,都是被戴上眼罩,馬匹整天戴著這種特別設計的半透明的眼罩,牠們看得到大約眼前三英尺的視線範圍,只能緩步行走、吃草、喝水,不能跑步,也不容易撒野,所以幾個月下來,這一批馬的心性自然而然就比較溫和了。

現代一般眾生的心性猶如野馬,難調難伏,假如一時無法做到「都攝六根」,那麼我們仔細觀察馴馬師調伏野馬的方式,來作為吾人調伏心性的參考,先從收攝眼睛一根來入手,只專注自己眼前、手邊、足下大約三英尺的範圍內,自我約束目光不要東張西望,隨時隨地老實念佛,如此幾個月、乃至於幾年下來,再修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或是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也就比較容易上路了。

古大德修「耳根圓通」得大智慧的例子很多,憨山大師以下的公案可供參考……一五七五年,憨山大師三十歲。這年新春正月同妙峰大師從河東出發一起到五臺山去,直至年底十二月十五日才登上五臺山。塔院的大方法師請二位大師卜居北五台龍門,這是個最幽峻的地方。第二年的三月三日,大師在雪堆中撥出數間老屋,同妙峰大師住了下來。

在這堣j師目睹萬山冰雪,清涼皎潔,儼然是過去曾經羡慕的境界,感到身心灑然,如同進入極樂世界一樣。不久,妙峰大師獨遊夜台,大師繼續留龍門修行。他在冰雪之中單提一念,人來了也不交談,只看看而已。這樣時間一長,看見人就像看見木杌一樣,後來竟連文字也不識了。

到了初夏,大風猛吼,萬竅怒號,冰塊漸漸地消融了,大水衝擊著山澗;奔騰的暴流猶如驚雷一般。大師在寂定中受到這雷鳴般的聲音干擾,功夫也受到影響。他去向妙峰大師請教如何才不受境界擾亂的方法,妙峰大師對他說:「境界的生滅變化,是任意識攀緣而生,並非從外而來。聽古人說:『三十年聞水聲不轉意根,當證觀音圓通』。」大師回來後,每日坐在溪流急湍的獨木橋上鍛煉。開始坐時,水聲宛然,時間一久,動念時聽到水聲,不動念就聽不到了。

一日,大師在獨木橋上靜坐,忽然之間忘卻身體,一切聲音頓時消失。從此以後,雖然聲音如雷,再也不能擾動大師的靜寂心境了。大師住山的食物僅用野菜拌粥湯,這天,大師吃過粥在山坪上經行,攝心歸一,忽然立定,不見身心,唯一大光明藏,圓滿湛然,猶如大圓鏡一樣,山河大地都影現其中,到出定時,智慧朗然,自覺身心了不可得,這時大師作了一首偈:

瞥然一念狂心歇,內外根塵具洞徹。
翻身觸極太虛空,萬象森羅從起滅。

從這以後,身心世界湛然寂靜,不再被聲音和色相所障礙,從前的疑團當下頓消。再看看釜鍋,已經蓋上灰塵了,因為一人獨住無侶,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