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文選專欄

A組 (大專以上) 喜捨獎

我心目中的萬佛聖城

◎莊果藝 台北法界

2003年第一次讀到宣公上人的開示錄,知道有萬佛城這麼一處恪遵佛制的道場;城中的修行人是如何地嚴持戒律、衣不離體、日日轉法輪。亦從而得知,原來世尊時代的修行人日中一食、夜不倒單。那時學佛已經15年了,我才有因緣知道這樣一處清淨又嚴謹修行的聖地,很想親自到聖城體驗那堛漱H事物,不僅只從書中讀到又加上自己想像的那樣而已。聖城的前身還是一座精神病院,我知道精神病院長得什麼樣子,精神病人在堶惘p何過生活;但是變成一座佛教修行道場,住進法師和想要清淨修道的人。這是怎麼一回事呢?我充滿了好奇與一窺究竟的期待,告訴自己:「這輩子至少要去一次萬佛城!」

2005年有機會到美東一趟,原本想從舊金山轉機,順便到聖城。但是因緣不具足,從洛杉磯回台灣時,覺得有點遺憾。我計畫2006年的6月就要去聖城。聽說聖城不是隨便可以去得了的,想去的人要用功地做功課。我就發願讀《地藏經》。就在將要去聖城的3個月前,工作忙碌,做功課有一天沒一天的。有一天我好心幫同事的忙,結果發生了意外,左小腿一根骨頭斷裂。當時很擔心去不了聖城,記得在急診室堙A我問醫生的第一個問題是:「三個月內好得了嗎?」醫生說:「不嚴重,應該沒問題。」我聽了安心許多。

腳斷了,想忙也忙不起來了。每天下班就乖乖地坐在書桌前做功課。當然每天都在算日子,什麼時候可以拆石膏,何時又可以不用拿拐杖走路。我安慰自己,受傷就是要我好好做功課,並且受點痛苦消消業障。我要對佛菩薩有信心,對於去聖城這件事要堅持;無論如何都要在3個月內好起來,並且去到聖城。

後來我真的如期到了聖城,同行的還有母親和二位親戚。踏進祖師殿禮拜上人的那一刻,我看到上人塑像慈悲的容顏,覺得好感動,眼淚不自主地流下來。彷彿我的心在這一世終於回到那尋覓已久的家,如此地安詳、寧靜、又感動,上人就像在那媯市搷琲漯曭怴C

我發現聖城堛漱H事物,在經歷的時候是那麼地平凡,事後回想卻又那麼地奇妙。正在煩惱的問題,總是不經意地找到答案,並且在日後的生活堥用不盡:

記得2006年媽媽和我參加了幾天的華嚴法會。回台灣後,媽媽主動地要我幫她請《華嚴經》,之後每年她都誦完一部《華嚴經》。我甚是驚訝,也為此覺得很高興。

2007年有因緣受菩薩戒。有位法師對我說,病人會聽治療師的話,你要用佛法影響病人,幫助他們走上正道。我就只是把這一段話聽了過去。菩薩戒的課程堙A法師講授「不邪婬」的主題時,推薦「壽康寶鑑」這本書。後來在台北法界的佛青圖書館借了這本書,讀完以後覺得很棒,有很多內容是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所不知道卻又對身心健康很重要的。後來,我有一位治療個案,他在婚姻關係中覺得很痛苦,他和配偶都各自有婚姻外的感情關係,也都覺得情人才是他們各自合適的伴侶。雖然親友都支持他的婚外情,但他對姻外情有罪惡感。正當他陷入感情關係抉擇的掙扎時,我推薦他「壽康寶鑑」這本書。再下一次他來見我時告訴我,他和他的情人都讀了這本書,並且決定分手,各自回到婚姻關係堙C縱然失落了愛情,卻守住了倫理道德,為孩子保持完整的家,學習用更寬廣的心與配偶相處,並從中提升自己的心靈。回想在接觸上人法寶之前,有幾次打算在台灣受菩薩戒,但都去不成。原來我的菩薩戒因緣在聖城,真是棒極了!

很多年來,體力不佳的問題總阻礙我在學習佛法和專業工作上,想多做一些努力就力不從心。每次做身體檢查,醫生都告訴我:「你沒有病啊!」嘗試做規律的運動,改善效果也有限。2008年參加地藏七,我正困擾於這個問題。期間遇到一位老居士,有一天她揶揄我說:「你這個年輕人,繞念後的止靜就會打瞌睡。我練武十多年,現在六十幾歲了,坐得直挺挺的,凌晨2點就起床。」哇!這樣的體力真叫我羨慕呀!我算一算時間,她將近五十歲才開始習武,那我現在才三十幾歲,開始學習武術還一定來得及;當時也有法師建議我學太極拳。返台後就去報名太極拳的課程,雖然現在還在練基本功,但已感受到體力逐漸改善。

聖城每天的作息,有著各種不同的修行功課可以參與。我最期待晚上聽經的時刻。雖然有時候太累,就睡著了,但總有清醒的時候,或者聽到某些跟自己切身有關的內容時,也會突然清醒過來。常常疑惑的問題就在那時得到了解答,或者就看到了自己的習氣毛病,有了改變自己的方向和目標。有時感覺所播放之上人的聲音像在諄諄地提醒著我,有時又像被上人訓了一頓;無論前者或後者,我都覺得很服氣,很慶幸自己能有這樣的學習機會。

佛殿埵雩U尊佛,每一尊都是金色的,從天花板到四面牆壁都是。每一尊都是上人親手雕塑的,而且每一尊都不一樣。看了就期許自己未來也可以成為其中的一尊,要珍惜與上人的法緣,無論如何都不退轉。

走在聖城堙A無論天空、花、草、樹木、動物和人物等,都是那麼地真摯又可愛,讓人不想離去。有一回晾完衣服猛然抬頭,看見鹿媽媽帶著一頭小鹿看著我。不知牠們觀察我的行為多久了,我也很高與在聖城媢J見牠們。

過去我喜歡到處去旅行,每年都計畫休假要去那堛情C現在瑞士優美的山景和希臘浪漫的愛琴海已不再吸引我,再沒有比聖城更令我嚮往的地方。在我的心目中,萬佛聖城堿搹平凡的人事物,卻給人不平凡的生命迴盪。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