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文選專欄

B組(高中組)蓮花獎

心目中的萬佛聖城

◎潘佩瑩 培德女中

「一個沒有肉,沒有網路,沒有男情女愛的世界。您,承受得了嗎?」

「我可以。」

說出了這三個字,讓我頓時覺得自己成熟了,燈泡亮了。就如達爾文所說的,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我相信:「如果可以在最艱困的環境下也能不低頭,那我相信自己以後不管到那堙A做什麽事,都沒問題了。」

萬佛聖城是我生命中一個很大的轉折點。以前的我上課若不是偷偷地在傳紙條,就是津津有味的看自己的雜誌,把老師在臺上的苦口婆心當成耳邊風。放學後,功課連一眼都不看就背著書包與朋友逛街去了,第二天再當起文抄公——向朋友借功課來抄。由於成績沒有很大的落差,幾乎沒有人看得出我正在墮落。可是,這種漫無目的的生活最終也逃不過媽媽的法眼。我永遠不會忘記媽媽那雙充滿失望的眼睛。為了讓我徹底改變,我就這樣被送進了萬佛聖城。一半的我不願意離開朋友與熟悉的家鄉,另一半的我則不想再一次讓媽媽感到失望,而且好奇心強的我也想嘗嘗一個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剛剛接觸聖城時,看到很多新生都因爲思鄉而嚎啕大哭。我,也哭了。可我卻是因爲被老師罵得痛哭。曾經讓我受歡迎的活潑開朗帶點調皮的性格,如今卻一而再,再而三地替我添麻煩。以前老師們都覺得調皮搗蛋的我其實有點可愛,因爲這樣就可以為無聊的課塗上色彩。剛來聖城時,一個人也不認識,我還天真地以爲當個頑皮搗蛋鬼是交朋友的好方法。沒想到在聖城,大家都要守紀律,要寫功課,要有好品格。因此,初初來到時,老師對我的態度行爲有所不滿。在以前常因佳績而被稱讚的我,來到聖城以後就像個迷路的小羊一樣不知所措。失去方向盤的感覺簡直比失戀還要恐怖,還要殘忍,還要孤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哭泣已是家常便飯了,第二天往往在淚痕中醒來。可是當時最令我懊惱的是,我到底在不開心什麽?捫心自問:我不會想家,功課也不是追不上,這裡新朋友也多得很。我到底在煩惱什麽呢?經過深思熟慮以後,我才發現我渴望的是老師們的信任。為了贏得他們的「歡心」,我決定改過自新,不再當調皮的小孩。我變得較會待在自己的房間陯書,不再那麽愛吵愛閙。當然,這種改變對我帶來了無比好處。如果不是因爲聖城,我一定會是全世界最擅長浪費光陰的小女生,繼續當個怠惰的電腦與逛街迷,後果更會不堪設想。發明家愛迪生曾說過,「成功是一份天才,九十九分努力。」腦細胞再發達的人,若成天懶懶散散地無所事事,到頭來一點成就也沒有。

正當我以為「災難」已過去時,那年的暑假,一位法師狠狠地訓了我一頓。因爲他是我的推薦人,他希望我不僅有傲人的成績,也要有正當的品行,可是我卻一再地讓他跌入失望之谷。他的訓話使我煩惱了很久。我不是變乖了嗎?為什麽還要責備我?心想:「如果無論是乖巧或調皮都會被責難的話,那我寧願當個令老師們頭痛的小惡魔好了!」但氣歸氣,心靜下來驚覺到,原來我所做的一切還不夠。原來我不是因爲自己而改;而是為了別人。在驚醒的那一刻,我又再次的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不一樣的是,這次我是為了我自己,為了改變而改變。真正努力的結果也有很明顯的差別。漸漸的,身邊的人也察覺到我變得懂事了,可以獨當一面了。

以前的我是一隻蛹,經過萬佛聖城細心的栽培,如今,我變成了一隻蝴蝶。一隻仍在努力創造未來,創造希望之城的蝴蝶。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