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中文│英文

人間寶地
——無盡寶藏任你擷取

比丘尼 近山師
2010年8月13日講於萬佛寶殿

這一次,我很高興能夠回到萬佛聖城常住。在我出家以前,曾在這埵矰F三個月。之後,就住在其他道場,直到最近。

對我來說,萬佛聖城是個很殊勝的修道地方。它樸實無華,展現著自然的風貌。有很多種的生物,有形的、無形的,都住在這堙C花草、樹木、鳥、獸都在說法。最常看見的是孔雀悠閒的走來走去,讓遊客們很興奮的能夠就近和牠拍照。松鼠跑來跑去,跳上跳下的揀水果吃。牠們在人們面前,毫無畏懼的捧著食物吃。人們從不同的國家來,說著不同的語言,帶來不同的生活習慣,大家學習互相了解,彼此尊重的住在一起,長養彼此的慈悲心,讓我們能和諧的步上菩提道。

萬佛聖城是一個很大的地方,需要很多的人力去維護,住眾各分擔不同的工作。廚房的工作人員,不但每天煮出美味可口的菜餚給大家吃,而且保持廚房和餐廳的整潔;辦公室的人守護著大門,確保道場的安全;建築物的維修人員,負責機器設備的正常運作。遇有水管爆破,水龍頭漏水,門、窗的問題,都能迅速修護;還有維修車輛的技師;有的人照顧花、草、樹木的修剪;有的人清掃馬路,讓環境看來清潔悅目;有機農場的工作人員,提供我們市價不菲,營養的有機蔬菜;還有我們輪流去做資源回收的工作,把垃圾分類成可回收的物品。一來充分利用資源,減少垃圾,也增加一點收入。此外,大、中、小學的教職員,大殿、功德部、流通處及財務部的負責人員,都很認真的守住崗位,讓道場每天的運作順利進行。再者,我們有不同的翻譯人員,把經典和上人講的法翻譯成英文、越文和西班牙文等不同的語言。我們的素菜館君康是名聞遐邇,工作人員辛勤的提供客人健康營養的美味素食。有一天,當我在掃馬路時,一輛車子停在我旁邊,問我餐廳在哪兒,他們是專程遠道來我們餐廳吃素食的。

雖然我們各有各的工作,但是我們最終的目標是一致的,也就是了脫生死。這些工作只是讓我們藉事練心而已。萬佛聖城是一個臥虎藏龍的地方,上人說過在萬佛聖城是虎要伏起來,是龍要盤起來,這是一個讓發菩提心的人修行的地方。不管我們做什麼事,我們的心都要住在法上,時時收攝自心,迴光返照,看看自己的起心動念。做這件事是為名?是為利?我是不是太貪?我是不是在求?我是不是在爭?我是不是以平等心待人?看到別人好,我是起嫉妒心呢?還是隨喜功德?我做這件事是為了要炫要嗎?是要做給別人看嗎?還是自己老老實實的在做?我們問一問自己,老實的省察自己。

上人曾說過在萬佛聖城,我們不缺少能幹的人,我們要的是真正要修道的人。

我記得在我未出家以前,有一次在道場幫忙油漆。我看到有人用油漆刷子上下隨便刷刷,角落和邊緣都沒刷到。這令我起煩惱,於是就去請教法師。法師對我說,當你看到別人做不好的地方,你就去把他做好!從此我學了很多。我們人都有長處和短處,假如我們彼此能截長補短,則事情就能很順利圓滿完成。在這裡,我常看到大家彼此互相幫忙,或默默的幫助別人。很少聽到人抱怨或互罵。有的人把在人行道上的孔雀糞便清除,有的人把路中的枯枝撿起。只要我們一心,我們能讓這個地方好又更好。

我們要珍惜在這裡的機會,能做會做儘量做,莫讓時光空錯過。工作時制心一處,事來則應,事去則靜。不要對所做的事,有所執著,有所眷念。雖然所做的事有勞心勞力之別,但對修心是一樣的。有人自嘲是「工作法師」,指做的事是勞力的工作,但是我覺得那是一種福報。雖然做時累得汗流浹背,但做完去沖個澡,晚上睡一覺,第二天又生龍活虎了。何況還可一面做工,一面念佛。我知道有些道場,出家人還要煮素食去賣或批發水果去賣,來維持廟上開銷。但在萬佛聖城,直到今日,秉承上人的庇蔭及大家共同努力,我們的生活物品無所匱乏。

曾有一位寺廟的住持來參訪我們的道場後,稱讚上人是一位聰明有智慧的聖人。他在入涅槃前,就為我們立下宗旨,包括道場的制度、規矩、每日功課和修行方面等,減少困惑和紛爭。他說他的師父圓寂時,沒有給他任何指示,所以他要花很多時間和精力來處理這些問題。

現在世界不像以前那麼好,有很多的天災人禍。幾天前,我曾提到在我小時候,住在我們那一條街上的每戶人家,每個小孩子,我們都認得,並且都玩在一起。每戶人家的大門都是敞開的,我們從這家跑到那家去玩。而現在,每家的門戶,都是緊閉的。小孩都在玩電腦遊戲或上網,再也不像從前了。大人、小孩很少知道鄰居是誰,恐怕再也找不到以前小時候的那種生活環境了。有一位法師,馬上說:「有!我們在萬佛城就是那樣的。」喔!對了,在萬佛城是這樣子的,也許這也是在這世界上難得找到的純樸的地方。

我覺得我很幸運,能在萬佛城出家,並在上人的法脈下修習。我們有充裕的食物吃,有適當的衣服穿,有舒適的地方住,必要時也有方便的交通工具。我們不必擔心日用所需,只要求我們不要發脾氣,不要打妄想,努力修行就好了。

而我們真正做了多少,只有我們自己知道。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