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渡船女

比丘尼 恆君
講於2009年1月31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渡船女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琝g。這幾個月有人問我:「法師什麼時候講法?」我說:「萬佛城現在人才濟濟,因為我講得不好,要等機會。」大概觀音菩薩也聽到我這麼說,今天中午得到通知,我很意外;讓我有機會在新年的時候,跟大家結結法緣。有人跟我說:「過新年,講點高興的事情好不好?不要老談令人不開心的事。」我想到幾年前,在萬佛殿聽到的一個故事。這個故事很好笑,我講起來有點加油加醬、有些刪改;但是其中的深意,我一直銘記在心,希望它對大家修行有所助益。

有一個年輕沙彌,從來沒出過廟門。有一天,他師父叫他去一個島上辦事,於是他就趕著去搭渡船。他上船以後,發現船主竟然是個年輕的女子,她帶著船伕一起划槳,他想:「這麼一個年輕的女人,她划得動嗎?船上坐這麼多人!」不久船到岸了,年輕的渡船女開始收船錢,說:「收船錢!收船錢!」乘客問:「多少錢?」「兩塊錢。」沙彌心想:「這個女的如果信佛,她看我是出家人,她可能不會收我的錢;如果她不是佛教徒,我就準備兩塊錢付她的船錢。」

等渡船女來到他面前,說:「收船錢!收船錢!」「多少錢?」「四塊錢。」「啊!什麼?」沙彌非常地意外,睜大眼睛對渡船女說:「四塊錢?人家都兩塊錢,妳怎麽會向我要那麼多錢呢?妳要是信佛的人,妳甚至不會收錢的!」渡船女說:「不錯!我都收別人兩塊錢。你呢?我是罰你,因為你從上船以來,不時用眼睛盯著我看。你是一個出家人,怎麼可以這樣子呢?快點給錢,四塊錢!」他想如果不給她錢,這個女的也許會大聲嚷嚷:「你們看!這個出家人坐船不老實,眼睛亂看女人!」他只好掏出四塊錢給她,心裡非常地惱火。

他在島上辦完事,心想:「回去,再也不要坐那個女人的船了!」結果一到岸邊,天哪!還是她;不坐,就得留住一宿。他想:「怎麼辦?哦!這樣好了,我上船絕對不看她,這樣就不會有麻煩了。」所以他上船以後,就找個靠水的位子坐下。他想:「我坐在船上,一路上看著海水,看她還能亂說什麼?她如果過來,水面會出現浮影,可以提醒我小心。嗯!這真是個好的方法,這一次絕對不會被她敲竹槓了。」

等船到岸,又聽這個渡船女說:「收船錢!收船錢!」「多少錢?」「兩塊錢、兩塊錢。」她一路收錢又來到他的面前,他閉著眼睛說:「多少錢?」「八塊錢!」「什麼?」沙彌一聽,瞪大眼睛地看著她,說:「妳是不是專門故意敲詐出家人?我從上船以來,我都沒有看過妳一眼,怎麼是八塊錢?還越要越多!」渡船女說:「不錯!你沒有看我,但是你看水上浮影的我,看我有沒有走過來,你說這是不是更該罰?別囉嗦,快付錢!」他很不甘願地付給她八塊錢,希望從此再也不要見到這個女人。

過一陣子,沙彌的師父又派他去島上辦事。他一到碼頭,天哪!還是她。他想:「我該怎麼辦呢?對!打坐!眼觀鼻、鼻觀心,這一招一定有用,再也不用擔心被她敲詐罰錢了!」所以他一上船就眼觀鼻、鼻觀心地坐著,動也不動,他暗自得意:「這一次她只能拿我兩塊錢了!」過了不久,他又聽到渡船女一路收錢:「收船錢!收船錢!」「多少錢?」「兩塊錢。」她很快就來到他的面前,他閉著眼睛很沈定地問:「多少錢?」「十六塊!」這時候他差點沒跳起來,眼睛都突出來了,臉紅脖子粗地指著她,說:「妳太過份了!我告訴妳,我連水都沒有看,妳憑什麼亂要錢?十六塊?妳……」渡船女說:「不錯!你都沒有看,可是你心裡一直在想著我,想我這次會收你多少錢。你自己說我說的對不對?該不該罰?」他被她說的無言以對,不得不給她十六塊錢。

下了船,他一邊走一邊想:「她怎麼知道我在看水面上的她呢?她又怎麼知道我心裡一直在想『她到底會過來收我多少錢呢?』這個女人實在是不簡單!」他又想:「本來兩塊錢,被她罰到四塊錢;還越罰越多,這一次竟然還要我十六塊錢。奇怪,心想反而罰的最多!」他突然想到『罪從心起將心懺』,所有的過錯都是從心裡邊生出來的;無心的行為是無心之過,但是如果有心為之,這個過錯就大了。

忽然之間,他豁然開朗,他明白了:「這不是個普通的渡船女,她在教我呢!這個女的是個善知識,她教我自淨其意的心地法門,我該謝謝她才對。」可是,等他辦完事再去搭船的時候,只見一些男人在搖船,再也見不着她了。這個故事當然不可能是真實的,但是我覺得它在我們修行的路上,帶給我們很深的寓意與警惕,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曾經有一個女修行人,跟她的師父說:「自從我跟師父修行以來,已有一百年了;這一百年來我不曾起念,不曾動過心。我看一切人,不論是男相女相,我內心裡都不曾動過念。」她覺得很安慰,自己修行百年有了功夫。師父聽她這樣講卻搖搖頭,說:「妳就像沙漠裡的一粒草種,這個草種經歷過好多年都沒有碰到雨水。有一天,忽然來了一片烏雲,降下雨水,沙漠不久就會變成綠洲。妳現在的情況還在學習中,並沒有明心見性;百年不曾動念,只是沒有遇到業障而已。你如果真的明心見性,妳不會沾沾自喜,因為這一切都應該如此,沒有什麼好說的。證果聖人得法授記,都是:『如是!如是!我如是!你亦如是!』──就是這樣子,沒有什麼好說的。妳覺得:『你看,我一百年從來沒有動過心!』這表示自己還在七情六欲裡,歡喜別人讚歎的心沒有放下。」

所以修行不容易,一般修行人最討厭別人說自己「你這個人最沒有修行了!」一聽這話,我們的臉馬上就變了:「什麼?我不修行?你才不修行呢!」兩人就開始吵架了,這個說:「你謗人!」那個說:「你謗法!」吵成一團,在這裡面根本就看不出來誰在修行。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言行,而不是說:「你不對,他不對,我最對!你要聽我的,你不聽我的,我就……。」

 

《宣化上人事跡•中國篇》初稿完成

我想告訴各位一個好消息,上人事跡的中國篇終於在今天初稿完成;所以在上人涅槃日,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非常豐富、詳實的《宣化上人事跡•中國篇》。很幸運的,我在最近半年參與這份工作;裡面有很多故事,是上人早期的弟子或者是在上人身邊的人都不知道的,而這些都是上人的親身經歷。

上人待人真誠,不會「我是怎麼樣,你們要聽我的。」上人說:「一個年紀小的沙彌叫我去拔菜,我就去拔菜,我沒有任何架子。」「我去參學的時候,我永遠都是排在人家後面;可是上殿,我都是第一個到。我不是去搶第一個的位子,而是站在後面。」上人無論到哪裡,洗廁所、掃地、鏟雪都比人早到,親力親為,不是用手指頭點旁人:「你去做!你們做!我不用做!」不是的。師父事事都慈憫眾生,利益所有的人。他的胸襟氣度令我們佩服感動,他的修行涵養令我們五體投地的敬仰。

有一年佛七,我曾經安排一個人上臺講法。她講完了,我對她說:「妳講了半個小時,這個大師怎麼說,那個大德怎麼說,念佛如何好……;怎麼都沒有說上人教我們如何念佛呢?難道上人沒有一句話值得妳說的嗎?妳平常都說上人怎麼幫助妳,怎麼救妳的命;妳在萬佛城出家,是因為妳景仰上人的德行,喜歡萬佛城道場。可是在妳的講法裡,聽不到一句關於上人教化的話。妳不要忘了,我們深受上人法乳之恩,弘揚上人的教化是我們做弟子的職責。」

記得我們在臺灣讀書時,有一堂課叫「國父思想」,希望有一天我們能有「宣公上人佛教思想」的課程;讓我們好好地研習上人偉大的思想、一生的行儀。

 

為極樂世界裡的蓮花澆水

還有兩分鐘,我想講一下念佛的事情。每次我們晚課後,都有將近半小時念佛。有些人念佛,習慣默默經行。對我來說,這段時間念佛是我澆水的時間,為極樂世界裡的蓮花澆水,所以我都是盡心地在念佛。我很慚愧有些人很討厭我,聽到我的聲音就生煩惱;還好也有些人跟我說,她聽到我念佛的聲音不煩惱,還覺得我念得字字清楚。

我們念佛,嘴念佛、心念佛、耳朵聽人念佛,身口意都在念佛;到了危急命難之時,嘴巴自然會念佛;平常不常念,到時候張口結舌,想要念也念不出來了。就像有個小孩子肚子痛,他跟媽媽說:「媽!你快點告訴我,你說可以保祐我平安的那個女的,那個叫什麼?……我想不起來她叫什麼!」他媽媽說:「那是觀世音菩薩!」「哦!觀世音菩薩!」因為他平常沒有念過,忽然之間他想要念就有障礙了,「那個、那個,那個叫什麼……?」所以,我希望在念佛的時候,大家都能夠齊心認真地來念佛,為極樂世界裡我們的蓮花澆水。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