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念佛澆花

比丘尼 恆君
講於2009年2月3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琝g。談到念佛,有些人喜歡週六、週日念佛,有些人喜歡打佛七,整整七天好好地念佛;而平常晚課繞念佛名,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念佛時間。上一次我提到,這二十分鐘到半個小時念佛時間,對我來說是我「念佛澆花」的時間;澆什麼花呢?澆我在極樂世界的蓮花。其實,每個人在西方極樂世界都有一朵蓮花,你心裡有佛,你常念佛憶佛,這朵蓮花就越長越大;你心中沒有佛,你不念佛,這朵花就枯槁在那裡。

我們都知道念佛有四種方法,每個人念佛的方法不同;我今天野人獻曝,跟各位分享一點我的念佛心得。每當維那起腔唱「南無阿彌陀佛」時,我要求自己盡量都在大殿裡念佛;雖然我不敢確定,我每一天都能夠沒有狀況,但是只要人來到大殿,我就要求自己這二十分鐘不要離開大殿。我每天「滴水穿石」、「聚沙成塔」,一點一滴地成就我到極樂世界的資糧。

我容易散心雜念,觀像念佛的方法可能不行,有時候看著前面的人、旁邊的人,混然不知所觀的佛像早已回西天了,我比較適合持名念佛。為了對治散心雜念,我念佛時要求自己觀字;也就是念「南」這個字時,我腦子裡要出現「南」字;念「無」的時候,我腦子裡要出現「無」這個字。每念一個字,那個字就要在我腦筋裡出現,或者出現在我前面,或者出現在牆壁上。我要求自己,嘴裡念佛,心裡念佛,耳朵也要聽著念佛的聲音;我每個字都念得很清楚,而在虛空中的『字』也完整、清楚地出現。我相信我在極樂世界的蓮花,每一個花瓣都是非常清晰細緻,又胖又圓;絕對不是迷迷糊糊地好像有,又好像沒有。

我雖然很胖,因為身體有很多的病痛,跟大家共修的時間不多。當我到大殿的時候,都要求自己盡量每一刻都是充實的;沒有騙佛,也沒有騙師父,更沒有騙我自己。有些人在繞佛時,利用這個時間去上洗手間;有的時候大家都歸位了,還不見人回來。離開大殿很容易,但是想要把自己抓回來就很難了。因此,我就跟自己講:「除非不得已,千萬不要離開大殿。跟著大衆共修,一切都在自然中成就。」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呢?其實,這是我的善知識──我的一個師兄,在我當沙彌尼時教導我的,她給了我的這個無價寶。她一定沒有想到,在我的修行中、在我的平常生活裡,我常照著她的話去做。

那時我出家才幾個月,她對我說:「在大殿,妳該站在哪個位置就站哪個位置,不要跑掉;不要以為:『大殿後面人少,我到後面涼快;在後面,講話也方便,甚至溜掉也沒有人注意。』因為妳經常不在妳的位置上,該妳成就的時候,妳都會錯過。比如說妳現在是沙彌尼,原本幾年後妳可以登壇受具足戒的,可能突然發生事情或者有什麼狀況,妳就登不了壇,沒有辦法做比丘尼了;為什麽會有這種的遭遇?因為妳平常以種種理由放任自己,不隨大衆行止,種下了錯過的因。」就像上人曾經說過,有個女居士有先生有兒子,結果先生很早就死了,兒子得了癲癎病。原來在她種因時,她常常參加法會,卻喜歡跑到後面去聊天,沒有真實修道。今生乍看不錯,但是結果卻有很多的遺憾。

上人在妙語堂講完法以後,常站在門邊,看著弟子們一路念佛走回大殿。有一次,上人說:「我看著你們走出去,可是你們念佛聲音很小聲,沒有幾個人在念佛,稀稀落落的,為什麼念佛這樣沒有精神?」有些人說:「我太累了!上了一天課。」「我在廚房剛忙完,能夠來上殿就已經阿彌陀佛了。」「我心裡想佛,我在心裡念佛!」平常不念佛,不練習開口念佛,不要說給別人助念,將來有一天自己生死交關,想為自己念,難免心有餘而力不足。尤其出家人都有做維那的機緣,如果平常不多練習,到時候有氣無力、聲音沙啞,那還怎樣能領眾呢?

有一個人平常忙著在道場做工,她上殿都坐在大殿的後面。那一天,她準備搭巴士從洛杉磯回萬佛城。因為上人一再提醒弟子,行經高速公路要三稱觀世音菩薩,再念二十一遍大悲咒,然後迴向給法界一切衆生,願他們早得超度,希望一路行車平安。當時車上只有她一個人是出家人,居士就恭請法師帶念大悲咒。她想:「慘了!平常都是聽人家唱,現在要我起腔,我不會!」她對帶隊的居士說:「你起腔好了。」居士說:「法師,您是法師,應該您唱。」「我不行!你唱!你唱!」那個居士只好結結巴巴起了腔,念了半個小時還沒有念完大悲咒。沒多久這個巴士發生狀況,在高速公路上拋錨。大家都急得要命,有些居士就火大了,說:「當然會拋錨啦!二十一遍大悲咒都唱不出來,巴士怎能不拋錨!」

本來晚上九點鐘從洛杉磯啟程,第二天淸早三點多可以到萬佛城;那一次到淸早三點多,巴士還在高速公路上。有人說:「該做早課了,請法師帶我們做早課!」她想:「糟糕!怎麼唱啊?以前都是聽人家的唱,該怎麼唱不曉得!」她又對帶隊的居士說:「你、你、你帶頭起腔!」居士只好勉勉強強起腔,結結巴巴地做早課。這時候車上這個哭那個喊的,為什麼?老人家、小孩子肚子餓了,吵著要吃早飯。帶隊的居士趕忙請司機找商店,好讓大家下車買東西吃,搞到中午才到萬佛城。她說:「這是我一個很慘痛的經驗!」平常你靠我,我靠你,可以不用唱念;可是,一旦發生事情,平常打混不打混在這時候就露底了。

 

秉承上人精神

萬佛城的山門上面有一副對聯,上聯「華嚴法會楞嚴壇場,四十二手眼安天立地」;這個告訴我們,萬佛城是觀音菩薩的道場,所以我們萬佛殿是以觀音菩薩為主。在萬佛城裡,四十二手眼、大悲咒安天立地,是維持整個道場的主要精神。上人是什麼因緣學到四十二手眼呢?上人講過他在十六、七歲的時候,早、晚念楞嚴咒各一個小時,三天背完楞嚴咒,背大悲咒只花半個小時。上人那時候經常跟一些學佛的朋友,一起研究楞嚴咒、大悲咒、十小咒。天上有一位紫虛菩薩有感正法該要興盛了,所以親自來教導他們四十二手眼;只要不懂,向他請示,他都會一一教導,這是上人學習四十二手眼的神奇過程。

上人在九零年代曾經提及法總要建立五宗的道場,哪個道場專門念佛,哪個道場專門學戒……。像長堤的福祿壽聖寺,還有HQ那邊有一個地方,將來是念佛的道場;所以上人很贊成人念佛,也希望修凈土法門的人能全心全意地念佛。上人安排我們平常各種修行功課,都是因地制宜,都有他的深意、他的苦心。上人的眼界是過去、現在、未來,看得比我們更遠、更深,他的智慧是我們無人能比的。我們應該多了解上人的做法,秉承上人精神,好好地做下去才對。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