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紅色的皮包•山的那一邊

林于新、林于安(培德女中)
講於2009年2月20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主持人:接下來是女校學生,她們是「北加州《華僑雙周刊》作文比賽」的得獎人。這兩姐妹分別得到了A組第二名,和B組第一名。所以,今天晚上她們要分享她們的得獎作品。)

紅色的皮包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叫林于新,今晚我要分享一個故事給大家:

有隻小山羊在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個紅色的皮包,牠想:「應該是有人掉了皮包吧!那這個人一定很著急。」於是小山羊決定站在路旁等失主。不久,小猴子經過,牠好奇地問小山羊,為何要站在這裡;小山羊回答說,因為牠撿到了一個皮包,所以牠要在這裡等失主回來。小猴子譏笑小山羊很笨,告訴小山羊說如果是牠,牠會拿裡面的錢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小山羊不同意,因為牠媽媽常常告訴牠說要誠實,不是自己的不該拿。

過了不久,小山羊的媽媽就很慌張地跑了過來,並問牠們有沒有看見一個紅色的皮包,小山羊就問媽媽說皮包是牠的嗎?因為牠從來都沒有看過羊媽媽背這個紅皮包。羊媽媽就說那是牠新買的皮包,牠正要去市場買菜,結果不小心弄丟了。小山羊說牠撿到一個皮包,想等失主回來找,沒想到卻是媽媽的。羊媽媽很高興,就告訴小山羊,等一下去買小山羊最喜歡吃的蛋糕。

想想看,如果有一天,換作是我再路上看見一個皮包,我會像小猴子一樣,拿裡面的錢去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呢?還是像小山羊一樣,拾金不昧,等待失主的歸來呢?或者,當個什麼都不做的人呢?又或者做些其他的事,像把皮包拿去給警察呢?我想我可能會希望自己像小山羊一樣,但卻又因為沒耐心,反而把物歸原主的「重責大任」交給警察去了吧。然而,我做的事,仔細想一想,其實並不完全是對的,因為我如果是失主,東西不見了,我一定會循著原路去找。萬一找到東西的人把它交去警察那裡,我或許就不會想到要去警察局找了,反而因找不到而著急得向熱鍋上的螞蟻。

其實,一段小小的文章,往往給予不同的人不同的啟示,不同的立場,應該也會有不同的想法。雖然我沒有做媽媽的經驗,但如果我是小山羊的媽媽,我應該會很高興自己的孩子實際上聽進去我說的話,並且正確地去實行它。相對地,如果我是小猴子的媽媽,我會很傷心,因為我沒有教好我的小孩;又或許,說不定小猴子的家教教養不好,媽媽根本不在乎小猴子是否作對了事情。

我曾看過一本由黃崑巖教授寫的書「談教養」,書中談到教養是生活教育的累積。黃教授認為,「教養是什麼」很難具體的定義,但他形容教養就如同風,誰見過風?但當一陣風吹過,你就可以感受到。 一個不受教的小孩、沒有教養的人,即使長大後是一表人才、不低的學歷,也容易為這個社會帶來不好的影響。小時候貪小的,長大了以後就變成一個令人髮指的貪官污吏,危害社會。所以我覺得這個故事裡的小猴子,就像是佛家的貪、瞋、癡的「貪」的省思,直得我們細細品味,所以千萬不可因善小而不為,因惡小而為之。

 

山的那一邊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叫林于安,今晚我要分享一個故事,內容是這樣的:

小鳶是一隻從沒見過世面的黑鳶。因為爸爸媽媽怕有壞人欺負小鳶,所以把家建在很高的地方。而小鳶從沒離開過那堙F只每天聽著爸爸講著自己年輕時候去山的另一邊冒險的故事。小鳶心想總有一天,牠一定要去看看爸爸講的這些地方。日子過得很快,小鳶長大,也學會飛了;他離開了爸爸媽媽,飛往山的那一邊,看到了許多沒看過的東西。小鳶這才知道,聽別人說再多的經歷,都比不上自己親身去體會來的重要。

看完這篇文章,讓我想到故事裡的小鳶其實跟自己很像。我來美國已有兩年之久,在這段時間裡,我過著與以前在臺灣時截然不同的生活,有著全新的感受;就像小鳶一樣,我有父母為我建造的「城堡」。

兩年前,在我還沒來美國的時候,我讀一所數一數二的好學校。有著同樣優渥的家庭環境的同學,我們不知道什麼是窮困,什麼是人間疾苦,也不懂為什麼別人的家庭會繳不出學費,我們就如同天之驕子。那時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美國的我,總以為美國就是像我每次來度假時接觸到的樣子:除了迪士尼樂園的多彩多姿就是聖誕節的金碧輝煌。但當我拎著兩件大大的行李,踩上美國的土地時,我走出了那扇徬徨無知的門,才體會到這世界真正的模樣。

在文章中,小鳶是飛往山的那一邊;但在我的故事中,我是飛往海的那一邊;在海的另一邊,我看到了不同種族的人,有著不同的生長背景、不同的文化。我學會寬待別人,並接受不同背景的人種。以前我看到親戚家的房子都是很大的,有花園、有游泳池,甚至還有自己的小公園呢!但是現在我了解到有許多人沒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並等待別人伸出援手幫助他們。我來到美國,不只看到不識文字,只能靠苦力賺錢的貧窮人家,也看到了日擲千金的揮霍家庭,更看到了會講多國語言的多才人士。我從生活的井底之蛙,升級到世界之子。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生活的真實接觸、生命的真實體驗、知識的增長,讓我了解到世界的變化;在海的這一邊,我認識了真實的世界,也找到了值得我奮鬥的家。我的故事結束。

主持人:有沒有人有問題?她們時間算得很準,就是差不多25分鐘;但是本來說有準備一個小故事,沒有關係,大家真的沒有問題嗎?

回答問題:錢(獎金)。第一名是80美元,第二名是60美元;妹妹是第一名,姐姐是第二名。(20塊捐出來到聖城;其他的錢自己留下來。)感覺有點驚訝,因為當時沒有想到會得獎,也很開心!爸媽在臺灣,當然聽到的時候也很高興。

主持人:那我們恭喜她們了!我們今天就到這裡。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