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誰是真龍?

比丘尼 恆君
講於2010年2月12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琝g。再過兩天就是農曆新年,剛才我一路走過來的時候,忽然問自己,我在未出家之前,我在這個時候做什麼呢?我想我從22歲到37歲,尤其是25歲以後,每年我在這個時候都很忙的。為什麼呢?因為春節期間,電台節目沒有停播,節目主持人、記者為了過年,每天都在加班,提前製作春節特別節目,「回顧與展望」是我們常做的節目。

1994年1月底,那時我出家才一個月。在聽經時,法師問大家:「現在還有點時間,大家有什麼事情要談的?」我就說:「快要過年了,我們可不可以回顧一下過去,也展望一下我們的未來?」法師接受我的提議,要每個人都上台講講自己的想法。有人說:「在過去一年裡,別人常說我的不是,我很不高興,所以我常常生氣。在新的一年裡,希望自己能夠多修忍辱,多修慈悲。」也有人說:「去年我忙著出坡,上殿不精勤。希望這一年,能夠多隨眾上殿。」沒過幾天,上人打電話到法界聖城,問:「你們最近在做什麼呢?」接電話的師兄說:「師父,我們最近在談『回顧與展望』。」師父說:「哦!那你們真的是在過年呢!」

2010年,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回顧,1月已經走了、消失了;今天是2月中旬,等你注意2010年的時候,也只剩下10個月了。這一年,你想要做些什麼呢?你對自己的期許是什麼呢?有很多人沒有時間去想這些問題。睜開眼睛就到大殿做早課,接著沒多久就上供,再忙一忙又到了晚課時間,再沒多久也該回寮房休息了。每天照表做課做工,天天都是一樣,日子就像流水般,一天又一天地過去。那麼,這一年的你跟去年的你,有什麼不同嗎?你想明年的你,又會有什麼新的改變嗎?

上人說:「我們除了大眾功課以外,也要有私人功課。」也許你念佛,規定自己一個月要念多少聲佛;或者背經,這一個月我要背哪一段經文,這一年我要背完哪部經;或者自己再拜一部或兩部萬佛懺……;對自己有一個用功的計劃,這就是私人功課。可惜,有些人只顧做私人功課,不顧大眾功課,這是偏到一邊去了。也有些人平常忙著執事工作,時間排得滿滿的,根本沒有時間做什麼私人功課。一旦失去了那個職位、那個工作,他除了上殿以外,他不曉得該怎麼安排時間,那時候他就慌了、亂了,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

好多年前,有一個法師負責簽證的工作,她除了上殿以外,都忙著辦理簽證。忽然有一個因緣,上人叫她離開那個工作;她回到萬佛城,除了平常功課,她剩下的時間不知道要做什麼。

我跟她說:「法師,難得清閒!平常為了道場,妳不得不把妳所有的時間為道場服務;現在師父給妳時間,正是讓妳有用功的機會,充實自己平常沒有注意的功課,妳要把握這個時機!」可惜她習慣忙碌的生活,沒有辦法面對生活的驟變,沒過幾年她就發生事情,離開了萬佛城。也有一個人,負責我們舊金山的餐館,後來餐館收了,她回到萬佛城。她精神開始恍惚,言行越來越離譜;現在她在馬來西亞,跟一般人一樣了。這些都是忙過頭,忽略修行的不幸實例。

去年的佛七從12月20號開始,一直到1月2號。我平常很喜歡念佛,真正能夠專心地念佛,都是靠晚課念佛的時候用點功。平時晚課念佛是20分鐘左右,佛七繞念延長到7點45分,然後坐念止靜。我就跟自己說:試試看能不能連續念佛40分鐘,中間也許會喘口氣停頓一下,但是盡量連續念佛。結果,我很高興自己做到,人還不覺得很累。

在念佛時,旁邊的人有沒有念佛,我們都可以聽得見;有很多人是聽別人念佛,自己默默地隨眾經行。我常常在想,平常如果我們不常練習發聲念佛,一旦發生事情要你去助念,到時候一會兒喉嚨乾了,一會兒聲音啞了,是很難撑過這緊要的8個小時。平常不多練習,到時候你怎麼辦呢?

12月29號下午5點半,忽然有人來通知我:「法師,妳發生事情了!有人說妳怎麼樣怎麼樣……;而且只要有E-mail的人,幾乎都收到了有關妳的消息。」我說:「好,我知道了,這時候我需要安靜。」不久到晚課時間,我就上殿去拜師父,我說:「師父,我發生了一件事情。」我本來以為我會跟師父說:「師父,我真倒霉!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真是……。」我接下來講的那一句話,連我自己都嚇一跳,我跟師父說:「師父請您慈悲,教我不要瞋恨!」

我想我過去可能也有誣告過別人,所以明明跟我沒有關係的事,今天就有人硬扯說是我做的,而且還到處傳播,所以有位法師跟我說:「妳現在是全球有名了!我們在澳洲都知道妳的事,不過我們一看就知道她亂講。」

在兩、三年前,方丈應邀去中國大陸,他回來後對大衆提及一件真人真事。他說有一個老法師,在文革期間受了很多的迫害,他們用很殘忍的方法整他,讓他活著受種種的酷刑;他們曾經用電電他,他的牙齒因此全部掉光。平反後,別人問法師:「法師!他們對你施以酷刑,讓你飽受痛苦。請問,你覺得什麼時候是你最危險的時候?」「每一天都很危險!」

「那麼,最危險是什麼時候呢?」法師說:「最危險的時候,就是我失去慈悲心的時候!他們殘忍地對待我,我生瞋恨,那就是我沒有慈悲心的時候了;失去慈悲心,那是我最危險的時候。」我聽了這個故事以後,把它深深地記在心裡:沙門的慈悲,這裡邊含有多大的包容!多大的忍辱!多大的智慧!

接下來的幾天,我還是誠心的隨衆念佛。圓滿日那天對我來說,我受到很大的感應。當天中午,有三個師兄--我們平常很少有講話,她們忽然主動的跟我說:「唉!消業障!消業障!」「哎!妳要是被關起來,我們一定會去保妳出來的。」另外一個說:「我也不曉得該怎麼說,我只能跟妳講:新年快樂!」雖然只是寥寥數語,我很感謝她們的安慰與支持。

還沒吃完飯,得到通知要我晚上跟大家結法緣,負責的法師說:「晚上心得報告,請妳主持女眾這邊,同時也請妳談一下念佛的事情。」那天晚上,我原想跟大家講講我的遭遇。當時有一個居士講了一個偈子,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境界無好醜,念佛一掃過」無論境界好不好,我們就是一心念佛,化解困境。我覺得這段時間,我也就是靠著念佛,化險為夷。

當晚心得報告,居士講得很好笑,大家都聽得很開心。我心想:如果跟大家講自己這個親身的經歷,太沉重了。因為我坐的位置,剛好是在師父畫像的旁邊,我在心裡跟師父說:「師父,我在這個時候講這個事不太適合;現在是新年,應該要開心一點才好。可是我的心情實在是快樂不起來,一時間我也沒有什麼心情想新的話題。」正巧,有個居士講他的念佛方法,内容有些狀況,所以我就藉題發揮,講講我的看法,大家聽了很開心、很歡喜;上人滿了我的願,2009年佛七圓滿快樂地結束了。

最後我講一則像笑話,又不像笑話的小故事。有一天,有一條小龍在海裡游來游去。牠看到一個白白小小的東西飄了過來,牠想這是個什麼東西?從來沒見過。牠忍不住就問:「哎!哎!你是誰呀?你是誰?」那個白白的東西說:「我是龍!」說完就悠悠地飄走了。小龍驚奇地說:「想不到,我們龍的家族裡會有這種龍?!」

好多年後,這條小龍變成了大龍。有一天,牠到海裡面游玩,又看到那個小小白白的東西,牠就說:「哎!朋友,我們好多年不見了!我還記得你,你怎麼一點都沒有變呢?還是這麼小!你到底是什麼龍呀?」那個小小的東西幽幽地說:「我是保麗龍!」(眾笑)在道場裡有很多人在修行,到底誰是保麗龍?誰是真龍?就不知道了。希望大家新年快樂!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