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分享追隨 上人的一些故事

比丘 恆順(美籍)
講於2010年5月19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上禮拜天我講完法後,一些同修希望我繼續講一講懺悔的法門。我想過後覺得也許我換個題目,講一些故事更好。我這埵釩雃h很多的故事,當然要講完的話也要花很多的時間。

首先要說明的是,我這媮羲漪O我個人的經驗,以及對於師父上人的一些瞭解和感悟。我僅僅是一個凡夫,還沒有開悟,而師父上人是已經開悟的的聖人;以我凡夫的知見,來講聖人的事蹟,是非常侷限的,中間很可能會有錯誤,所以要事先申明。

我自己是非常地幸運,當過上人的侍者,當他的助理,有15年之久;跟隨上人到過很多地方,歐洲、泰國、印尼、臺灣、馬來西亞等等;看過很多上人在不同情形下的做法。再強調一下,這些只是我自己的一些經驗和看法,並不代表我看到的就是真實的。我是非常感恩,也覺得很幸運,有機會陪著上人這麼久的時間。

我是在1973年到1974年的時候在泰國出家,在那邊當沙彌。74年的夏天,我到了三藩市來和上人學法。那時剛好碰上禪七。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會坐禪;雖然在泰國出家一年,但就連單跏趺坐,坐上一秒也不行,可以想像那時我有多痛苦,要坐一個禮拜的禪!那時我們是早上兩點半起床,三點開始坐禪。一支香就是一個小時,然後是20分鐘的跑香,這樣一直坐到半夜12點才結束。

那時我們是坐在禪凳上面,就像現在大殿前面兩邊的那種凳子。那時候的金山寺很小,坐的時候男女眾是面對面坐著,距離非常地近,只有三、四米的樣子。如果你坐在禪凳稍微動一下,就會發出很大的聲音來,所以那個禮拜對於我來說,是非常痛苦的。

我記得在禪七進行到第四第五天的時候,我覺得實在是受不了了,就打算逃之夭夭了;我一打這個妄想,上人馬上就知道了。上人當天就講了一個開示,講四聖諦,講得非常非常地好。我們南傳的非常喜歡聽四聖諦的,所以我聽了以後非常高興,就決定要待下來。

第二天,上人就開始講他的境界,說:「你們都是果字輩的,都是果什麼果什麼的,但是沒有一個證果的。至於你們想瞭解師父的境界的話;不要說你們,就算是證得了三果、四果的阿羅漢,都沒有辦法瞭解我是什麼樣的境界。我今天可以告訴你們,即使你們已經證到了四果阿羅漢,還是不會瞭解我的境界;何況你們連初果都沒有證到!雖然你們都是果果果果的,但連一點成果都沒有。」

我覺得一個很要緊的,我們要瞭解的,就是上人的所作所為,都是以慈悲為本懷。有時候他現出很嚴厲、很兇的樣子,但你能感覺到在那背後,都是大慈大悲的心。我之前在泰國的時候,就一直想找個明師。我到過緬甸,差一點到了印度;聽說在泰國北部有很多的大師在,我自己的感覺沒有一位能比得上上人。

談到上人的慈悲,第一個故事就是89年在馬來西亞;我當時是上人的侍者,在那埵釩雃h的人都很虔誠,很多人都希望得到上人的加持,就是讓上人在頭上打幾下,就可以消除業障。我記得很清楚,有差不多35歲的一個年輕男子,長得非常地高大肥胖,希望得到上人的加持。上人就對他非常非常嚴肅地說:「你前生就是一條豬,現在成了屠夫;你如果不改變職業的話,下輩子還得做豬。」我一看他的樣子,確實有點像豬。我想上人對他那麼兇的話,他一定會改變他的職業的。

第二個故事也是在馬來西亞,這也是上人非常地嚴肅,但卻是慈悲體現的故事。

在89年90年的時候,在金山寺來了一個年輕人,他在79年受了具足戒。那時我們法總在華盛頓買了一塊地,上人就派了我和他辦理所有的過戶手續,然後他就待在那邊負責道場。他接下來就決定到附近的社區學院上課,在那邊他認識了一個臺灣的女孩,他就喜歡上人家。那時我在金山寺,是那邊的當家,一天看到他回來跪在上人的面前。當時上人的表情非常地兇,非常地嚴厲;上人甚至把前面的桌子都踢翻了。但當我把信交給上人時,上人對我卻是一副非常慈悲的表情,和剛剛那種嚴厲的態度截然不同。事後我問了他什麼事情,才曉得他是想還俗結婚了。

原來上人當時那麼兇,是要幫助他;但很可惜,最終他還是回到馬里蘭州結婚還俗了。

幾天前我收到他的一個電郵,說他和他的太太要離婚了。他太太三年前開始學佛,現在正在參加一個藏傳的修行,是一個為期六年的閉關修煉,他的太太已經完成了前三年的閉關。雖然她現在還沒有出家,相信六年滿了以後應該會出家的。所以這個故事聽起來很有趣;當時他是出家人,為了和這個太太結婚而還俗,沒想到現在太太反而要出家了。

我們還有5分鐘時間,如果大家還想聽故事的話,就沒有時間進行中文翻譯了。好吧!下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是講師父如何幫助別人,但卻又不讓他們知道的事蹟。很多人被師父幫助了之後,都不知道是如何被師父幫助的。

八○年的時候有一個人,好像是學校的一個管理員,他追隨一些大師,就是那種六七十個人一起讀一些大師寫的書籍,追求一些神秘的體驗、感應等等的;地點大約是在墨西哥附近靠近南美的地方。他長期以來都胸部奇痛難忍,這種狀況持續了十多年了;一到晚上他的胸部就會很疼痛。開始他以為是他的上師,在用一種特殊的能量,在考驗他。當時有一個女士瞭解到這種狀況是不尋常的,她想到上人一定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於是就打電話到金山寺。我們有人接到了電話,並轉告了師父上人;師父說你要他來萬佛城就好了,我可能會見他,也可能不會見他。

後來,他來到了萬佛城。當時他的狀況很糟糕,很痛苦;但他僅僅待了幾天,他的胸部疼痛的問題,居然消失了!他非常地高興,但自始至終師父也沒有見他。

後來師父告訴我們,並不是他的師父在考驗他,而是在他的前世他很喜歡打獵,殺害了很多的動物。後來這些動物的生靈來報仇了,當他睡覺的時候就來攻擊他,這就是他為什麼他會疼痛的原因。師父超度了這些生靈後,這個人的病痛也就自然好了。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