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分享兩件事情

張果麟
講於2009年10月7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弟子張福麟今天上臺作心得報告。今天跟大家分享兩件事情:第一件是跟大家報告一下,關於《維摩詰經》有一個特別的課程;第二個是跟大家分享一下,上人有一次在費城,跟美國一個喜歡參禪念佛的一個團體,給他們的一個開示。在這個開示中,他們的問題跟上人的回答,我個人認為非常精彩。那是在恐怕有十幾年以前,大概都有十年了,我第一次聽到那個(錄音)的時候,想要把它寫出來,一直拖到現在才有這個因緣,有機會跟大家分享。

在十月廿六號到卅號,每天早上八點半到十點,這個Raoul Birnbaum教授會在聖城跟大家講解《維摩詰經》。這部經,在我們中國佛教傳統中,是一部非常重要的經典,對我們禪宗的影響也是非常深遠的。現在一般通行的都是鳩摩羅什法師所翻譯的版本;對這個版本,他的一個大徒弟僧肇法師作了注解,把這本經講得非常好。

我是希望大家都能夠參加這個課程,因為是很難得的一個機會。這位教授跟我們法總的因緣,也是很深;很多我們這邊畢業的孩子們去UCSC的話,都上過他的課。他本人也曾經翻譯過《法華經》。我想痗隍k師可能跟他也蠻熟悉的。他也常常去中國的山裡,跟一些修行人一起修行。聽說現在他得有癌症,病得也很嚴重,所以,這次他願意抱病來跟大家結這個法緣,實在是一件很感動的事情。UCSC就是加州大學在Santa Cruz(聖他克魯茲)的校區,他在那邊當教授。

下面,我想簡單地念一下僧肇法師對這本經的一個簡單的兩行的說明。他說:「此經所明,統萬行則以權智為主,樹德本則以六度為根,濟蒙惑則以慈悲為首,語宗極則以不二為門,凡此眾說,皆不思議之本也。至若借座燈王,請飯香土,手接大千,室包乾象,不思議之跡也。然幽關難啟,聖應不同,非本無以垂跡,非跡無以顯本,本跡雖殊,而不思議一也。」基本上,他對這部經是非常地讚嘆。他本人在鳩摩羅什大師的座下,一方面幫助翻譯這部經,一方面他上課自己寫筆記,就寫了這個注解。

下面跟大家分享我們最近翻譯的一篇上人的開示;這一篇好像從來都還沒有人去翻譯過。在我跟大家分享之前,我想請痗隍k師跟大家講一下;因為當時他本人是跟上人一起在現場的,想請他跟大家講一下當時的情況。

剛剛痗隍k師說,大概是在1984年或者86、88年那一段時間,上人去華盛頓D.C.,當時同行的有痗隍k師跟盚D法師。他們這一趟的遠行,主要是因為上人有一位老友,是桂格(Quaker)教派的長老,總部是在賓州費城郊區彭德山;到費城時,上人忽然接到費城佛協會的邀請,請上人去開示。上人也很出人意料地答應了,所以就在那天晚上,痗隍k師他們就去了。

那個地方並不是一個很好的區,(看地址),房子也是很破爛;天已經黑了,(路上)一個人都沒有。這個時候,痗隍k師就有一點緊張,說:「天哪!怎麼會跑到這麼一種地方來了?」忽然有年輕人出現了,都是卅歲左右年齡,大概有四、五十個人;出現了以後很快就把房子打開來。原來這些人都是白天上班,下班後他們全都趕來聽上人的開示,都是非常誠心的。

他們把房子打開來以後,大家就進去了。痗隍k師他們發現裡面亂七八糟的,甚至於想找一把椅子給上人做法座,讓大家來請法,都找不到適當的椅子。後來上人就跟他們說:「沒關係啦!」上人就直接坐在地上,跟這些年輕人開始不拘形式地談起來。這樣子,整個晚上過程中,對任何問題上人都跟他們談得很高興,所有的人都法喜充滿。

這一次把這個內容翻譯出來,是很不容易的;因為我們做了幾次都半途而廢。這一次剛好是近巖法師跟Roger Kellerman,還有我,還有近巖法師後來又找了Mark Wu(他在奧克蘭);所以大家這個因緣具足以後,才開始做這件事情。下面就跟大家報告。

上人開始的時候跟他們講:「我先要說清楚了,我是很愚癡的,答覆問題,要是你們問得太高深呢,我是不會答覆的;要是你們問得太淺呢,人人都會答覆,也就不需要我答覆了。所以問問題,我也不一定答覆。那麼,誰願意去答覆呢,就讓他們去答覆;因為他們的智慧都比我高,所以你問問題,也不要選錯了對象。」

這是第一個人問的問題;我們從錄音帶聽起來,好像他是這個組織的負責人一樣。他的這個問題昨天已經請教過上人了;不過那個時候,上人跟他講說:「這個問題並不是很重要的。」那他想問上人,他想在佛堂裡面,把念佛跟參禪的法門併在一起。他說,這個在日本已經不是很普遍了;上人說:「沒有關係,你要想有一些德行,就要老老實實,踏踏實實地修行。」

可是,今天晚上他還是要問;問什麼呢?他就問:「《六祖壇經》有一段,是有人問關於念佛法門。心凈就是土凈,而不是要往外馳求的,不要以為西方就是很遠的;因為你如果求生西方,那西方的人又求生到哪裡去呢?是不是求生到東方去呢?有一些人就這樣來解釋這一段:意思就是說,六祖大師說的,你參禪就不需要念佛,你念佛就是走偏路了,這就變成一種外道了;既然即心就是凈土,那何必要再念佛呢?」

他就是想請師父重新解釋看看,這樣子到底對不對?

上人就跟他講,說:「這樣解釋是不對的;為什麼不對呢?真正參禪的人,是真念佛;真正念佛的人,是真參禪。」

上人又說:「那些說不對的呢,都是不明白參禪的,而且也不明白念佛(的人)。所以說,『有禪有凈土,猶如帶角虎。現世為人師,來生作佛祖』,這是很明顯的。你要是真會念佛,也就不會妨礙參禪。你動中念佛,那你靜中可以參禪;你靜中念佛,你動中又可以參禪。這個動跟靜,是一個的,沒有動也沒有靜。這個禪、淨的法門都是佛說的,都是互相無礙的,也沒有一個對,也沒有一個不對;要說這個對,那個不對呢,那就是謗佛。所以這種講法,是六祖大師為了破當時問他的那些人的執著;所以並不是說哪個對,哪個不對。你要是沒有執著的話,哪個都對;你要是有執著,哪個都不對。」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