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患難見真情

向玉梅
講於2009年2月17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我叫向玉梅,我不敢講說我能講法;只能說跟大家分享。因為是我自己的體會,所以,如果有講錯的地方,請大家指正。我講一下去年關於我發生的車禍。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患難見真情」,還有車禍之後我自己的一點反思。

去年9月17號,到今天2月17號,正好有5個月了。我因為要送我兒子去聖地亞哥上學,出門前的一個星期--其實我有一些感覺,覺得心裡不踏實,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可是自己又說不清楚--在走之前的三天;因為每天早上做早課,那天在拜願時,就感覺特別想跟佛菩薩哭,但是又說不清楚到底要發生什麼事情。特別是臨走前的頭天晚上,我就隱隱感覺到我的車如果開出去,就不會再回來了。

真是如常人所言「黃泉路上不留人」,我真的是有那種體會;可是盡管如此,你還是要往前走,所以,第二天早上我們就開車。因為同時還要送一位朋友去飛機場,另外,有法師跟著我們一道;等我們把這個朋友送到舊金山飛機場後,一路就上了五號公路。

在上五號公路之前的路上,我還一直是精力很集中,注意路上的情況;可是上了五號公路以後,路上就很放心了。因為我們是早上七點半出發的,所以到下午大概一、兩點鐘時,我們也就在車上吃的飯,沒有下車。到了一、兩點時我開著車,就有點打瞌睡了,因為真的是出門前很累;那一段時間也很累,睡眠時間也一直不夠。盡管如此,我還是一如既往地把開車當著一種休息;因為平時在很累的時候,就經常把開車當作是一種休息,當作relax(放鬆)。

所以到了五號公路上時,我就開始打瞌睡了。當然,我兒子也打瞌睡了;因為他也沒有睡好覺。我回頭看了一下法師;法師她也打瞌睡了,然後我也打瞌睡。所以,我就睜一會眼睛,打一會瞌睡,就這樣睜眼睛,打瞌睡……;幾次之後,我就眼睛看著不閉上了,因為那時候我的車正好開在裡面的道上,靠近黃線的那條道上。

打一會瞌睡,然後我眼睛又睜起來;再一打瞌睡的那一瞬間,我再一睜眼睛時,發現我的車子已經飛出黃線了,就出了那個黃線了,這時我還沒有完全清醒;等我一睜眼睛--到了黃線,然後車子又自動再回到車道上來。但是,在回到車道的過程中,這個車子就一直在打晃,已經失去控制了。因為車子的四個車輪全都磨損,磨壞了,所以這時候它就在路上打轉轉,已經完全失控了。

在車子完全失控的過程中,我那時候感覺就不那麼清楚了。只是那一瞬間,我覺得:「哇!」然後這個車子從左線的欄桿,緊接著轉到右線的欄桿。右線欄桿的前面有一輛很大的truck(卡車);眼看這個車子就要衝truck(卡車)時,大概有100米距離時,這時我是完全不能控制這個車子了。但是,這時就有一種很神奇的力量,它突然就把車子來了一個大拐彎;在拐彎的同時,車就開始翻車了。它正好大概拐了去掉90度--就是360度去掉90度--然後車頭就到了右線的欄桿,在馬路邊上,車尾就在旁邊的小坡上面。所以就這樣,在拐彎的同時它向右邊側翻了。

出事的當時,車子的車速正好是70 mile(英里)。在車子完全失控的時候,我唯一能夠清楚意識的,就是突然有一個巨大的力量讓這個車子(拐彎並停下),救了我們三條命。所以,如果不是佛菩薩加持,特別是如果不是上人加持的話,我們恐怕真的是早已經入黃泉了。

車子翻的時候,那個發動機還在繼續轉。因為我一直喜歡任何時候都播放「阿彌陀佛」,所以車子翻了以後,它還繼續在念唱阿彌陀佛。車翻了以後,當時我們的頭都是朝地下的,我第一個念頭就想:「完了,這輩子不會再開車了。」第二念頭是:「唉呀!法師怎麼辦?怎麼樣了?」因為法師她右邊的玻璃全部碎了,於是就趕緊先幫法師爬出來,以後我再跟著爬出來。

這時候,來了很多美國人,來幫忙;他們說:「趕緊關發動機!」我兒子就來跟我講:「媽媽,快!關發動機!」我心想:「鑰匙在哪裡?我哪知道鑰匙在哪裡?」我兒子就爬進去,趕緊地把發動機關了。然後那些美國人叫我們:「你們趕緊離開車子!」可是,因為當時法師不能動,所以我當時也沒有想到;出來之後才知道大家為什麼叫我們離開,因為害怕車子爆炸。但是,這些事情都沒有發生。

緊接著,法師被送到醫院。這時候我整個人就呆了,整個的情況都是我兒子來處理的。我兒子還知道說:「趕緊到醫院去看法師!」所以我們就到了醫院。我見到法師的時候,我覺得很對不起她,感覺到很內疚;可是法師非常慈悲,她說:「這個事不賴妳,因為妳太累了。妳太忙了,妳太累了,不賴妳!」她不但沒有一句責怪我的話,反倒安慰我;甚至給我們講法,講她很多的經歷,這讓我發自內心地,深深地尊敬她。特別是當時有那種感覺,就好像是祖孫三代在經歷了生死攸關之後,大家那種心心相印,合在一起的那種力量,讓我體會我對法師的那種尊敬,從她那兒也展現出來她的那種修行。

還有那個葉教授太太(葉媽媽)她給予我的那種關懷和幫助,就像是父母一樣地。她給我一種頂天立地的感覺,她說:「妳不用擔心,一切事情都會很好。」讓我感覺到有了那種依賴依靠的感覺。這個時候,讓你在很慌亂狀態中得到了依賴和安撫。還有法師孫女的男朋友,他當天晚上就開車到了那裡;但是他不顧辛苦,第二天又開車把我們安全地送到聖地亞哥。所以,那種感覺真的是,讓你感到非常地感動。

當我們到了聖地亞哥時,就碰見了阿榮師姐,是慈濟的聖地亞哥分支機構的主持。當我到她家去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個人你落荒了,在沙漠裡頭行走;你什麼都沒有,乾糧什麼都沒有,突然就碰見一個人間的仙境」;在她家裡我就是這樣的感覺。之前我從來都沒有跟她見過面,這是第一次見面;但是見到她的時候,就感覺她的沉穩。另外,她做的任何好事,都是一點都不留痕跡。她整個就是一個行菩薩道的人。

因為慈濟組織離墨西哥就七mile(英里),所以,他們常常就到墨西哥去,幫助當地建立學校,幫他們義診等等。特別是我參與他們的會議,就聽他們在講他們如何去幫助這些吸毒的,無家可歸的青少年。他們有一個戒毒中心,想辦法怎麼樣去幫助這些吸毒者。他們也曾經幫助過流浪漢;他本來是無家可歸的小孩,由於慈濟的幫助,這個小孩居然能夠去上大學了,而且他自己能找到工作。慈濟做了很多直接幫窮救困的事,確實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持,他們就這樣在行著菩薩道。這些都讓我深受感動。

我在她家裡待著的時候,就相當於在修養一樣,能體會到小橋流水;雖然沒有樓閣,但是有亭臺。她家那個亭臺的設計,正好是慈濟總會那種風格的;所以你待在那裡,再聽聽小鳥的叫聲,讓你的身體能夠很快地復原,讓人感覺真的像到了人間仙境一樣。

阿榮師姐非常忙,可是,她還會在忙中抽出時間來照顧我,給我做飯;我們一起談天呀,講一講人生呀等等。我們談了很多,感覺就像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一樣;特別是我從她身上學到很多,比如說穩妥,還有她行菩薩道,卻在心中一點都不留痕跡……。

還有,就是在我出車禍之後,萬佛城很多人給我打來電話,安慰我,關懷我;甚至告訴我應該怎麼做等等,這些我都從心裡頭由衷地感激他們。特別是當我回到萬佛城的時候,我感覺畬N法師就像上人一樣;她就來跟我說話,讓我感覺她是在講:「哦!妳在外面受驚了!回到萬佛城來了,妳現在回到佛菩薩的懷抱裡了。」讓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形容我心中的這種感恩之心,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去表達。所以,我就覺得雖然我受了車禍這種難,可是卻從中得到了這麼多人的關懷。大家每一個人都像佛菩薩一樣來關懷我,讓我很快就能夠復原。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