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打禪七就是改惡向善

比丘尼 恆耐
講於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諸菩薩、上人、各位同修、各位善知識:
我是畯@,今晚跟大家分享上人在1980年12月的禪七開示:

一念為善,天地增加正氣;
一念為惡,天地增加戾氣。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這是佛教的真諦,人人都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很多人都不能行這個道理,所以天下大亂。

我們打禪七就是改惡向善,是改過自新最好的機會。一念惡,天地會有狂風暴雨發生,造成災害。如果全世界的人類都能夠受持五戒,奉行十善,天地會風調雨順,世界會國泰民安。簡言之,上至元首下至老百姓守五戒,行十善,這個國家的人民,一定是過著豐衣足食,安居樂業的生活;若是犯五戒,造十惡,毫無疑問這個國家一定會家庭不和睦,社會不安寧,國家不富強,百姓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

參禪就是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在禪堂堭M心參禪,拿得起,放得下;一念是誰,其他妄念就停止下來了,這就是守五戒,也是行十善。所以在禪堂一坐,五戒十善都具足了;因為這個,所以不要浪費時間,打一些無益的妄念,要把握時機來參「念佛是誰?」

參禪時,要努力用功,勇猛精進。要迴光返照,反求諸己,問問自己,生了多少善念?生了多少惡念?打了多少妄想?要統計一番。

未生善念,令生善念;已生善念,令其增長。
未生惡念,令其不生;已生惡念,令其消滅。

這就是最初修行的基礎。

世界為什麼會毀滅?因為人們的「善念少、惡念多」的緣故。一念為善,天地增加正氣;一念為惡,天地增加戾氣。所以我們要轉戾氣為祥和。戾氣就是毒氣,生一念貪心,宇宙間的毒氣就多一點;生一念癡心,宇宙間的毒氣就多一點。如果用貪瞋癡來處理事情,就會天昏地暗;如果用戒定慧來處理事情,就會天清地寧。所以惡人多的地方,災難就重;善人多的地方就吉祥。總而言之,災難或吉祥,都在人為。

古人說:「善惡兩條道,修的修,造的造。」修善者能出離三界,造惡者就墮落三途。善惡只在一念之間;有智慧就是善念,有愚癡就是惡念。世間一切都在說法,有的說善法,有的說惡法;有的說旁門左道邪知邪見的法,有的說中道了義正知正見的法。換句話說,說善法,教人看得破,放得下,得到自在;說惡法,教人看不破,放不下,得不到自在。人為什麼顛顛倒倒?就因為執著,一切放不下。

古詩云:「古來多少英雄漢,南北山頭臥土泥。」你們想一想,看一看,世間所有的人,誰能逃出生死關?在一生之中,圖個好名,死了,名也沒有了!貪個大官,死了,官也沒有了!一切成空了。中國有個秦始皇,他修萬里長城,為保護子孫萬代作皇帝。不料才傳到第二代胡亥時,只做了三年的皇帝,就被丞相趙高所弒,這不是枉費一番心機嗎?

古今中外,發大財,當大官的人,糊塗過一生,爭名奪利,造了多少孽障,死的時候,兩手空空去見閻王。由此觀之,我們參禪一定要用功,不可懈怠,不可放逸,錯過機會,後悔莫及。

所謂「一寸時光,一寸命光。」有人說:「等我功成名就時,再放下一切,專心修道。」可是時光不等人的,到那時就晚了。參禪也好,念佛也好,只要認真修行,都能出離生死關。到臨終時,身無痛苦,心無貪戀,如入禪定,含笑往生,這才是對生死大事有把握。

*       *       *

現在講一個放生的故事,就是「嗜雞償報」。紀曉嵐先生筆記上記載:「河北新鎮縣文安城王氏的姨母,曾經敍述一段事蹟說:當我未出嫁時,有一次坐在度帆樓中,遠遠望見河邊靠岸一艘船內,有一坐官家中年婦人,伏在視窗痛哭,許多人聚集圍觀,這時我媽媽開後門也往探看。原來那婦人是某知府夫人,中午在船上熟睡時,夢見她去世的女兒,被人捆縛抓去宰割;女兒慘痛呼號,夫人驚駭而醒。女兒慘叫聲還彷彿在耳,回想夢境似乎發生在鄰舟中,即命侍婢前去探尋,發現鄰舟正在宰殺一豬,血流注入盆中,尚未流盡;夢中女兒被人用繩綁住雙腳,用紅帶綁住雙手,察看那豬,前後足被綁的情況完全相同,於是確信該豬必是她的亡女轉世的,因此悲痛至極,幾將昏絕,於是照價贖回屍體埋葬。聽她童僕說:該女孩十六歲逝世,在生時,性情溫柔和順,只是愛吃雞肉;每天定要特別為她烹煮,若一餐沒有雞肉,便不吃飯。每年為她而宰殺的雞,多達七、八百隻,除此嗜好外,並無其他惡行。如今遭此惡報,定是殺業太重的 緣故。」

*       *       *

1989年我從三藩市回到聖城後,每逢有人生病或有特別緊急的狀況時,上人就讓我們念大悲咒迴向。他說:「我30秒就可以念一遍大悲咒;要念快才不會打妄想。」我當時想,怎麼可能念這麼快呢?熟能生巧?現在才知道上人是有神通的,他已經知道我們之中就有人做得到。我們從早上 5點鐘念到 6點 50分念滿 108遍,包括迴向。當時的幾位維那師父都得到了上人的稱讚。真所謂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觀音七及禪七快到了,令我想起在1987年的觀音七;我還是在家居士,在廚房做法會的菜。那時掌管廚房的法師就叫我要做一個大鍋菜,跟一個炒菜。廚房還有一些其他的居士,也在做菜;其中一位就過來和我說:「我們外面的人喜歡吃得鹹一點,妳們做菜就多放點鹽巴。」於是我就照做了。其他炒菜的,也好像是競爭似地,大家都在菜堜韙F很多的鹽和醬油。

結果到吃飯時,有護法居士就跟上人說:「今天的菜太鹹了,讓我們怎麼吃啊?」可上人卻說他的不鹹。(編按:上人只吃沒油沒鹽的清水煮的大鍋菜)。我本以為今天肯定是要挨香板了,沒想到我做的那個大鍋菜,反而都被大家搶光了;所以上人就要我們做大鍋菜時,不放鹽和醬油,就是為了調整其他菜的鹹淡的,但現在做大鍋菜的已經不是這個樣子了。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