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中文│英文

跑西方不落後

周瑞芬
講於2008年1月22日 萬佛城大殿

當許許多多的人還在百貨公司埵ㄤ菗倏嬼尨A當的聖誕禮物作最後的衝刺、或忙著參加接二連三的聖誕派對時,萬佛聖城一年一度的彌陀七在2007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清晨開始了。

同修和我在聖城已住了幾年了,但這還是第一次我們有機會一起參加佛七。因我們倆都各有一位九十多歲的母親,所以我們都利用學校放假的時間去探望她們,而佛七總是在寒假期間舉行,因此我們無法參加。現在兩位母親已先後往生,半年前我們已決定這次佛七,我們要全程參加。

從來連一整天的佛七都沒打過,這次就想要打全程,想來自己都要擔心了。第一,光是從早上五點起床到晚上快十點回家,中間只有半小時休息,一連七天,屬於銀髮族的我們有這體力嗎?第二,一天盤坐六次,每次一個小時,一連七天,兩條腿受得了嗎?第三,一連七天,基本上什麼其他的事都不做,只是念佛,做得到嗎?能專心嗎?有這些挑戰是知道的,但也只有試試看才會知道答案。所以我們也就決定不要想太多了,盡心盡力去嚐試就是了。更何況我們很想親身體會一下,一連七天,什麼其他的事都不做,只是念佛,會有什麼感受?

佛七第一天早上,走進佛殿,看到參加的人很多,連最後一排都站了人。心裡還在想,也許因為今天是周末,所以人特別多。後來發現因為是聖誕節,所以大多數的人至少打了前三天,有的回去上了兩天班又回來繼續,有些人是來打最後三天。總之,整個七天佛殿的人都是滿滿的。有人說,這次佛七人特別多。而且還有些西方人來參與,從年長的到年輕的都有。有些靜靜的聽我們唱誦,有些參與我們繞念的行列,有些甚至於與我們一起坐念與默念,或參加在往生堂的迴向。

這次打佛七的人最年長的是九十歲,最年幼的是四歲。並有幾位育良小學的小學生打了全程,真是令人佩服,這些孩子將來一定前途無量。那位四歲的小弟弟,在大家默念時,也能安安靜靜的,一聲不響,也真是難得。

就這樣我們開始了我們的第一個佛七。法會在唱香讚與誦《佛說阿彌陀經》後就開始繞念,和晚課類似,接著是盤坐默念。坐念到最後十分鐘,兩條腿痠得真是難以忍受,只好邊揉腿邊念佛,就這樣度過了佛七的第一天,成績只能說是堅持下來了,沒有知難而退罷了。不過,也有一個附帶的收穫,就是坐了一天以後,深深體會到這一年來疏忽了對身體的保養,所以氣血比較不通暢,所以打起坐來比較辛苦。好在有這即時的警告,後來我們每天作一些拉筋的暖身運動,以及用指壓法揉開那些氣血阻塞的「結」。到最後三天,就可以坐得直挺挺的專心念佛了。

在這七天堙A每天都得到一些關心我們的法師的指點。例如,我們起初以為下午四點四十五分往生堂迴向是每天的「句點」,不知道晚上九點以後還有大迴向,所謂的「跑西方」。幸好有位法師提醒我們大迴向的義意,為甚麼是很殊勝的,一定要參加。法師還慈悲的加一句:「一天下來如果太累的話,可以先回去休息一下。但是大迴向一定要參加。」第二天晚上,我們參加了大迴向,果然非常殊勝。大家起早摸黑的精進一整天了,精神都還那麼得振奮,「跑西方」跑得如此的開心。唱的節奏又快、聲音又大、打成一片。最後的三下大殿鐘聲更是通天貫地,扣人心旋,似乎打破了一切時空的隔閡。

專心念佛最大的敵人是打妄想。一不小心就變成散心念佛了,也就是口堜懇萓繨飽A可是腦子娷攭壑斷。法師告訴我們念佛有種種法門,有觀想念佛、觀相念佛、實相念佛、持名念佛。每個人選最能使自己集中、專注的法門。法師說她知道有許多人,包括她自己在內覺得「持名念佛」法門很受用。也就是當我們念「南無阿彌陀佛」時,口堶n念得清清楚楚的、耳朵也聽得清清楚楚的、每念一個字腦子裡也要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個字。法師要我們試試這法門。我們試了以後才知道,剛開始時還真不容易做到呢!但一旦學會了,真是容易專心多了。

另一位法師教了我們一個默念的方法。他說默念時我們可以聽自己在心堜嬰簹爾t號,或者我們可以聽或回想屢次繞念與坐念時大眾的聲音。練習成習慣以後,漸漸的我們隨時隨地都能聽到這聲音。以上這兩個法門對要念到「一心不亂」會有很大的幫助的。

能與數百人一起很虔誠的、聚精會神的念佛連續念七天,真是非常難能可貴的,能量是如此的殊勝,音調是如此的和諧。念了幾天以後,真是好像隨時隨地都聽到這清淨的念佛聲。深深體會到,一連七天,什麼其他的事都不做,只是念佛,真能使人變得很清淨,頭腦也寧靜多了,對事情的輕重緩急更清楚了,覺得工作效率也提高了,真是收益良多。我們期待著2008年為期兩周的佛七,也希望將來像「禪三」一樣,每年能有兩個「佛三」。

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