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久坐有禪

比丘尼 恆耐
講於2011年1月18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諸菩薩、上人、各位善知識:我是畯@,今晚要與大家分享禪七的心得。

2010年禪七,是我覺得時間很長,又很難過的一次。因為體弱多病的我,又加上氣候非常地寒凍;本想參加一支香都不漏的禪七,但又泡湯了,實在非常地慚愧。

記得 1982年參加十個禪七,我在金輪寺,上人親自教我們如何打坐。要去參加以前,我三姨叫我不要去,她說:「打坐會著魔。」我心想:「是上人親自教的,我不學那真是太可惜」,所以,我就不理我三姨。上人教我們:「把左腳放到或右腿,把右腳放到左腿上;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舌尖頂上有自家水,把它吞到肚子裡,不要打妄想。」我心想:「那很簡單!」沒想到坐不到 5分鐘,腳就痛得很厲害,就放棄不再練習了。

1982年來萬佛聖城,參加一個禮拜的佛七,接著是十個禮拜的禪七。第一支香,也不知道一入禪堂就要打坐,沒一個小時都不能放腳。那時,出家人比在家人還多,旁邊兩個維那師各坐一邊拿著香板;正在我的腳痛得很厲害想放下來時,她們告訴我:「妳放腳,就要打了。」我是最怕打的,所以忍了一個小時,放香後再也不敢進禪堂了。有一天上人開示:「打坐腿痛,就把它當你死了;死了還知道痛嗎?」就這一句話,把我差不多剩下幾個禮拜的禪七,很快地就打過去了,而且腿也練得不痛了。從此之後,我每天至少打坐兩個小時。

大概於 1986年,有一天突然打到不知道「空」過去多久;醒來之後心裡想:「難道我那時候是死了嗎?」自從那天起,我再想打坐,腳就痛得不能盤。那時廟上工作很多,所以我就盡量做工。

1987年,萬佛聖城舉行第一次水陸空大法會,有大陸來的 70多位法師,都是大陸各寺廟的住持,由明暘法師領隊。那時我是在家居士,負責煮晚餐。我不知道是上人叫一位在家居士來告訴我說:「要煮新鮮的飯菜來,送到他的 9號房子。」我心想:「上人說過,來萬佛聖城皆是一家人,有什麼就吃什麼」,於是我就把中午剩下的飯菜熱好,送到他的 9號房子;等我回到廚房,上人也趕到廚房,很大聲地罵道:「妳好大膽!竟敢得罪我的貴賓!」我向上人跪拜求懺悔,很妙地,同天晚上我再把腳盤起來,就可以再打坐了。

上人又說:「久坐就有禪」,只是我業障深重,至今尚未開悟。今生只求臨命終時身無病苦,心無貪戀,(意不顛倒),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凈土去修行,直到成佛,再來度眾生。佛是一位一位成的,並不是一大堆人可以一起成佛;但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凈土,只要我們願意,願力堅固,誠心念佛即可成就。

我未學佛法之前總是打妄想,一秒鐘都沒有停過;現在經過 20多年的熏習,妄想也少很多了,但是還需要繼續努力。上人說:「妄想未歇,歇即菩提;我們無論修什麼法門,是以妄制妄。我們在道場都是一家人,應該拿出真誠懇切的心,互相幫忙,互相成就道業,而不是互相妒忌障礙。」上人把佛法從東方帶到西方來,把佛法奠定在西方。萬佛城是國際叢林道場,我們能夠在萬佛城修行,是我們往昔願力所成就的。我們也要盡量護持萬佛聖城,並能把佛法介紹給西方人。上人往昔的願力,是要來西方此娑婆世界,度化西方人。我相信,我們往昔都像上人發同樣的願,所以我們才能有機會來萬佛聖城一起修行。

溈山禪師是溈仰宗的初祖,法海法師是金山寺的創始者,萬佛城是美國金山寺的歸源地,宣公上人是溈仰宗的第九代祖師;中國的金山寺是腿子出名的,也就是禪和子到金山寺打坐,在禪堂,每支香一放腳就要挨打,怕打的人就把腳練得不痛了。萬佛城是秉承古時中國金山寺家風,怪不得我第一次來萬佛城打禪,在禪堂一放腳就挨打。現在佛法在西方,是不能再用這個方法了,因為根器不同的緣故。目前西方人學打坐,是使心平靜。

打坐可以得到金剛不壞身,金剛不壞身是子彈、飛彈、原子彈皆打不壞;我們現在沒有得到金剛不壞身,就怕子彈、飛彈、原子彈。從鬼逼禪師的故事,我們知道:雙跏趺坐是金塔,單跏趺坐是銀塔,不跏趺坐是泥巴--鬼就要打。由此可知,我們不打坐,是很容易失掉定力而有災難的。在萬佛聖城的學生有打坐課,應該好好珍惜;回家以後也能有空就打坐,所謂「人定勝天」,做人只要身心健康,就是最有福報的人了。

農曆新年快到了,我以上人 1990年的「新年警眾」與大家共勉之:

近水莫釣魚,入山休打獵。
賭博皆不贏,旅遊更造孽。
吃齋多念佛,戒殺免災禍。
人時多放生,古佛家中坐。
可嘆世間人,捨本盡逐末。
忙碌過一生,到底為什麼?
哈哈我不知,請你告訴我。

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