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禪修基本功

比丘尼 恆茂
講於2011年1月21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慈悲!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這裡是畯Z,跟大家來學習佛法。

因為禪七剛過,有人希望我講講打坐的經驗跟心得。因此在之前,跟三位道友談過她們這次禪七的心得,藉這個機會,把我們四個人的心得跟大家一起交換經驗,彼此切磋。希望拋磚引玉,互相助益,彼此的道業更上一層樓。

第一位道友提到,當她做居士的時候一直很忙,沒有機會參加禪七;等到成為沙彌尼時,只參加了幾天就被調到分支道場去了。當了比丘尼幾年以後,去年才回到萬佛城來,所以這次禪七,幾乎每一支香都參加。幾支香坐下來,她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腿很痛,痛得不得了;我個人也有這樣的經驗。

萬佛聖城真的是一塊福地,當我們被調到分支道場,根本沒有機會來參加禪七。以前在萬佛城時,不懂得去珍惜。在臺灣的時候,我們幾次想要打坐,跟上人請求要打禪七,上人都不允許。他說:「妳們不可以打禪七的,打禪七不是那麼簡單的;不要看著在萬佛聖城打禪七都平平安安的,不是妳看到的那麼簡單。」所以,要格外珍惜萬佛聖城這塊福地,不但自己能夠在這裡打禪七,也希望讓後來的人也能夠來這裡打禪七,明心見性,所以我們應該發心來護持這塊福地。

第二位道友提到,這次打坐她覺得很法喜。前面 18天自己都還能夠忍受,腿痛的問題也可以忍著讓它過關,唯獨到了第 19天,哦!再坐一分鐘;一秒鐘都沒辦法,一直想要放腿。再忍啦、忍啦……,還是沒辦法,所以她只坐到第 19天;第 20天、21天,她幾乎都不到一個小時就放腿了。

這個腿痛是我們打坐時會面臨的三個問題之一。這個痛其實就是氣血在流動;氣血通不過去,它就會痛。痛就是通,是一種好消息,我們要把它忍過去就對了。有些方便法門:你可以騙騙它--摸摸腿說:「哦!再過 5分鐘就好了,才放腿」,就騙騙它。那真的能忍過去呢,就給它嘉獎一下;如果撐不過去,你就罵罵它:「這麼不爭氣!」就用這樣的方便法門,慢慢地,一點一滴地,把忍耐力培養出來。

還有,善知識的智慧法語非常重要。每天打坐的時候,我們都有 40分鐘聽上人「百日禪」的開示。記得有一年,我打坐也是痛得不得了,連續好幾天,每個小時都痛那個部位,痛得實在是受不了。那天晚上就聽到上人說:「你不能忍這個痛呢,就要受那個痛;你能夠受得了這個痛呢,那個痛就沒有了。」現在這個痛是什麼痛呢?就是了生死的痛。你可以忍住呢,就可以了生死;你不能忍受這個痛--了生死的痛,就要受那個痛。那個痛是什麼痛呢?就是造業受報那個痛。為什麼氣血走到那個地方過不了,會痛呢?就是因為那個地方有問題;讓它通過,那個地方的病啊、痛啊就沒有了。

聽到上人一針見血的開示,我明白了:「是啊!如果現在這個地方不痛的話,到時候就要生病,還要找人看醫生,安排車子,很麻煩,種種問題都來了。」所以就咬住牙關,忍過去了。

第三位道友提到,第一個禮拜跟第二個禮拜,她覺得非常地法喜,打得非常地平靜祥和。可是到了第三個禮拜,就受不了了,妄想紛飛自己都沒有辦法忍受,無法在禪堂再安坐下來,就想跑開了。這個掉舉是我們會面臨的其中一個大問題。

上人說:「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我們在禪堂打坐,就是希望能夠把我們在外面奔奔波波的這種妄想、狂心野性,把它靜下來。開始坐下來時,就好像一塊大石頭投入一個平靜的心湖,那個水波會慢慢慢慢地沉靜下來。所以,面臨這種妄想紛飛,要有 patience,要有忍耐心,看著它慢慢沉靜下來。但不要讓它相續下去;「不怕念起,只怕覺遲。」一個妄想起來,當下去觀照它:「噫,這個妄想從哪裡來?」只要你一觀照,妄想就會打住,久而久之妄想就會不見了。就怕沒察覺,第二個念頭、第三個念頭相續下去。

還有一個方法,就用以妄制妄的方式:我們可以藉著念佛或者持咒這種妄來制止妄想。一個妄想起來,趕快佛號提起來,或者咒語提起來,把那個妄想的念頭息下去。另外一個方法,可以用數息的方式;數息觀也可以對治散亂心。

上人教我們對治妄想的方法,就是要用參話頭。參「念佛是誰」,參「父母未生我之前的本來面目」;要把那個「誰」時時刻刻掛在心頭,「到底誰在參禪?誰在念佛?」久而久之,就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另外一個參禪的問題,就是昏沉;一進禪堂就打瞌睡。以前有一個道友,有一次就很受不了自己,只好跟自己說:「我看妳要睡多久?!」結果從第一支香開始,到晚上她都一直在睡,睡了 5、6天以後就不睡了。她是用這種方式來對治自己的昏沉。

我個人的經驗是,如果要對治自己的昏沉,就不要吃太飽。吃七、八分飽,食物盡量吃得清淡一點,就不容易昏沉。事前的準備工作很重要:在禪七之前,想辦法來拜大悲懺;同時,佛七也要放下萬緣來好好念佛;這樣子業障消了,就不容易昏沉、掉舉、或腿痛的受不了。

雖然三周禪七過去了,這個年度的大菜我們吃了;平常我們要再下功夫的。所謂「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由戒生定,由定生慧。這個定,不是只有在打禪七時,或打坐時才有這個定;平常就要學習。我們遇到什麼事情,遇境逢緣,能夠平靜心來面對它,有智慧處理它,那平常就需要下一番功夫。所以這個打坐,可以說是我們修行人的基本功!打坐打得好的話,穩妥才會生出來。穩妥,就是定力,做事情穩穩當當的,做人也穩穩當當的。別人看你做事情放心,也對你有信心。把這個基本功修起來了,再修其他的功,就比較容易入門。

這次《百年虛雲》DVD發行以來,很受大眾的歡迎。我們去年也看了,其中虛雲老和尚在面臨緊急危難的關鍵時刻,明明第二天就有殺身橫禍;他還能夠打坐,穩妥下來,(對此臨危不亂留下深刻印象。其實心能轉境,當心靜下來,就會開智慧。不被外境所轉,時刻都安住在定中),這是我們要學習的。這個不是一朝一夕來的,需要平常下苦功。

萬佛聖城一天的功課表是五宗並修的。就禪坐來講,我們一天至少有 4、5個小時可以修:早上的 6點到 7點,下午晚課之前的 5點到 6點,聽經時段 7點半到 9點(可以訓練自己結雙跏趺座來聽經),以及下殿以後還可以再坐一個小時。希望大家不要放棄這麼好的機會,把基本功修起來,讓我們在做人處事方面,都穩穩當當地,穩妥。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