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吃虧就是占便宜

比丘尼 恆猷
講於2011年1月22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阿彌陀佛!我是皕腄C

今天跟大家談談我們平常生活的一些事情──其實這也可以說平常,也可以說是不平常的事。經常都有人問,他學習佛法好像也沒有什麼感應或進步,或者說是有什麼感應;我想所謂的感應,是佛菩薩的一種方便法門,為了讓我們對佛法有一種信心。至於沒有感應,或是沒有進步的情況,我個人認為:你沒有退步的話,這就是一個感應。

其實,勇猛心是很容易發,而永久心是不容易的。我想大家都應該很清楚,那就是勇猛很容易,永久卻不容易持。你看很多人來道場,剛來的時候,他們對道場的那個喜好、歡喜、讚歎,時間久了──我想可能幾年前還能聽到人說:「哦!還不錯的!」而現在有些新來的人,可能經過幾個月之後,所做的就是重複的工作,就覺得很枯燥乏味了。

如果對佛法不了解,就認為學習佛法如果有一種感應,或者能夠看到或製造什麼東西的話,這樣才是所謂的學習,或者進步的表現。他能夠看到一些東西或者是知道一些東西,就是所謂的神通;他們認為有這樣子的東西,才是學習佛法上有所進步。但他不了解,學習佛法實際上不是在這方面的;我們應該是往裡面看,那些都是往外面看的。而且,因為我們的心一直往外面看,沒有辦法看到真正的自己,所以就永遠沒有辦法恢復我們原來的面目。

修行這條路其實是很不容易走的,因為我們中貪、瞋、癡的毒太深了。而且我們一直都沒有辦法迴光反照我們自己,我們大部分都是在看其他的人。但是,當我們看到別人的問題,實際上那個是我們本身的問題;我們都沒有去想,只是說那是別人的問題。我們經常犯的一個毛病,就是我們會注意別人的修行,但是我們都不會照顧自己的修行。我想這是我們很多人都會碰到的問題。

我想講一件以前所發生的事情。以前有一個法師,她很用功;因為她的嘴巴一直都是在動;所以有很多法師就問她說:「妳在念什麼?」她說:「哦!我在念《大悲咒》。」因為在廚房給她分配工作,負責洗菜、挑菜。當時,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其他法師就跟她講說:「妳要快一點哪!妳要快一點!」她挑菜是一根一根地挑,好像繡花似地。其他法師其實是已經很緊張了,因為菜洗不出來、切不出來;跟她講,她也像很有定力似地,還是不管你的,就一邊念自己的咒,一邊像繡花似地這樣子工作。

有一天,有人就問她:「妳一天念多少《大悲咒》啊?」她說:「哦!我一天念7、8百遍《大悲咒》。」「哦!那妳念得很多!」就有人慢慢地觀察她。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哦!原來她是常住規定的功課也都不做了──可能是偶爾出來一下,久久做一下,這樣子。所以她就有辦法自己用功自己的法門;她就每次到處跟人家宣傳,說她一天能夠念7、8百遍的《大悲咒》。

幾年之後有一個法師,她不但是公家的功課也做了,公家的工也做了,結果所念的《大悲咒》比她還更多。這就是上人所講過的一句話,說:「你認為占便宜,實際上你後面已經吃虧了;你認為你吃虧,其實後面是占便宜的。」所以說,上人所講的每一句話,我們應該要好好地思考,它們有很多的內涵在裡面,不是說聽過了就好了。而且,我們每天經常在佛法裡薰陶,我們不以為然,覺得沒有什麼;其實不是這樣子的。

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一個人有自私心的話,無論你做什麼事情,總有障礙在那個地方;因為你本身就是一個自私的,只是為了你自己,而不為公家的事情著想,這當中就是本身已經在障礙你自己了。當你障礙自己的時候,你本身的智慧根本不會開發的。你已經有那種自我、自私的心;有那種自私心的話,就已經阻礙你自己往前走了,你說想要開智慧的話,就很困難了;不但是這樣沒有辦法開智慧,而且有很多的苦惱,因為總是一個自私當前。如果你本身只注重個人修行,沒有通過拜懺等方法懺悔自己的業,所以業障方面可能也會成為一種障礙的。所以我們認為:我自己自修,公家的事情、功課等等就不去參與,其實這個都是很危險的。

我想問在座諸位一個問題。從我個人經驗來講,像我們在工作的時候,我們就很有精神的;一旦我們進到佛殿,好像被雲遮住了,就感覺昏沉。我不曉得有沒有人有這種感覺?還是大部分人都覺得比較好?我想會有很多人有這樣的感覺,就是:不想再來上殿,或者覺得很不舒服,好像很睏或是枯燥等等。

但是我們要想想看,佛殿的功課是很重要的,這是幫助我們修行,也是幫助我們攝心。假使說我們因為這樣子而不來佛殿,去做什麼事,或各人做各人的功課的話,我是覺得這個也是很危險的!

我們就談談佛七的時候。在佛七期間就是念佛,念佛是最容易的了。在念佛當中,我們繞念、坐念或是默念的時候,我們會想打瞌睡。我們要很小心啊!在這個大眾的威德狀況下,我們若還是沒有辦法提起正念來念佛的話,我不曉得在座各位的感覺是怎樣?我個人覺得,要是這樣的話,往生是不是會沒有希望,都是一個問題啊!

我們在身體狀況還很好,遇事神智很清楚,也沒有生病,還有很多人也在一起念佛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辦法控制昏沉;在大眾聚會的這種莊嚴、威嚴的場合,我們都沒有辦法控制睡覺。假使有一天我們臨命終,四大分張、冤親債主都來了的時候,我們真的有辦法提起正念來念佛嗎?這都是一個問題啊!所以,為什麼說上人會一直強調規定的功課一定要做?其實他是要我們每天這樣薰陶、薰陶……;這樣薰下來的話,才有這種力量,不然是很困難的!

像我們每天上殿或是做功課,我不曉得有多少人做得很有精神,或者是不打瞌睡,或是頭腦不被雲蓋住了;我不曉得會有多少人,每天都可以維持這樣子的狀態。如果這樣的話,其實你去西方極樂世界還是有希望的;假如說你上殿就是想睡,或者是頭部好像被雲蓋住了的話,就是提不起勁來的話,我想你可能要多懺悔,多用功啊!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