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在福德裡長養功德

比丘尼 恆雲
講於2010年1月21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

昨天我們談到法的本質是單純的,是純樸的,也談到過去有很多的祖師大德開悟;為什麼呢?因為當時環境比較單純,而且古人一聞法就死心踏地,心無旁騖地用功,所以就很容易開悟,明心見性了;那麼現代的人,在今天的社會裡,環境不像以前那麼單純,心思也比較多,雜務也比較多,所以就不容易攝心,學了佛法很難真正深入。

我們也談到福德可以長養功德,可是不可把福德當作功德;那麼昨天就有人問我了:「福德跟功德到底是有什麼不一樣呢?」

福德是福業,我們種福田;比如說在廚房工作,在功德部,做出版的工作,幫道場種種的事情,在三寶裡來種福田,這個都是屬於福德。如果我們自己修行的這個目標,方向沒有認清楚的話,往往在修行的一生裡就把福德當功德;做了非常多的福業,可是沒有真的功德。可是,功德也需要福德來幫忙。像我們在平常做了這個福業,那麼就像《六祖壇經》裡有很多講功德的內容,他說:「如果你內心謙下,你非常地謙虛,內心很謙下,這個就是功。你外形於禮,在外面所做的種種;待人處事能夠敬上,或對下面都很和靄可親的話,外形於禮,對人都能夠很有禮貌,很有節度的話,那麼這個也是德。」

所以,如果我們在平常做種種福德的時候,能夠觀照自己,觀照自心,能夠自己時時迴光返照,克已復禮,這就是在福德裡長養我們的功德。可是,真的功德是到極處時要明心見性,這才是大的,真的功德。

照這麼來說的話,如果我們平常在行住坐臥,迎賓待客,都能夠外修福德,內養己德的話,這就是逐漸在長養我們的功德。平常是這樣,因為我們凡夫要收攝六根,事實上是不太容易的。所以,古來大德採用打七的方式,叫「剋期取證」;剋期取證意思就是在短短的七天裡,或是幾天裡,一心用功,萬緣放下,在這個時候用功辦道,所以很多人因為這樣子就開悟了;即使不開悟,也容易有所相應,所以這個打七其實是特別重要的。

我們看到在虛雲老和尚的事蹟裡,虛老為了去打七掉到水裡,載沉載浮到七孔流血,他都還要去打七。當時,當地廟上的方丈要他做代理方丈,打他,他也不做代理方丈;他就是一心要打七,所以在那一次的打七,虛雲老和尚開悟了。

所以,這個打七的事情是特別重要,是我們跟生死格鬪。這時我們盡量要萬緣放下來參加打七,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現在跟以前有一些不太一樣。昨天我在跟以前同參談起來,我說:「以前我們打七時,沒有說這個彌陀七我們就參加,禪七就不參加」;現在好像變成挑著參加,修持的態度跟以前不一樣。彌陀七時,我是修念佛法門的,我出現;到禪七呢,禪七有三個禮拜--在臺灣寒假是放三個禮拜--就收拾書包好過年了,放寒假了。

以前,如果碰到打七;譬如說我們需要在廚房或在哪個部門工作,那我們會這樣做,會跟同參們討論好:有三個禮拜,譬如說這個禮拜廚房你全部來做,我可以專心來打七;等到下個禮拜你打七的時候,我來幫忙做,這樣子互相來成就。我個人是非常擔心,如果我們一直這樣子下去的話,後面的看著前面的,慢慢地這個道風就會越來越不正了,所以這個是令人擔憂的一件事情。

另一個,我們看到有一些僧眾他可以長坐;為什麼呢?這個其實都是從年輕的時代,慢慢苦幹起的,所以他現在可以長坐。年輕的時候可塑性大,如果這個時候你沒有立下一個目標,看著:「哦!打七啊」,不當它一回事,不認真,那麼你的定型就是這樣子。以後,慢慢地年紀越大,人的意志力不像年輕時那麼勇猛,你就會變成那一類型的,到後來你可能也是下一個這種「禪堂不見人」的一位。

所謂法賴僧傳,我以前講過:「沒有琣r輩,就沒有近字輩;沒有近字輩,就沒有未來」,法的力量要代代傳承下去。我們大家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希望大家都要好好地把握,善加珍惜;不要馬馬虎虎就把它過去了。以前在禪堂時有幾個同參,現在人也不在,那是很可惜的。其實這幾個同參裡,有一些是禪坐時有「大地六變震動」這個境界的;這是禪坐裡的一種境界,就是六根變動的一種境界。可是也是因為年輕嘛,那個時候不懂繼續再用功,所以現在也看不到他們這些人在禪堂,我覺得非常地惋惜。

那麼,我們今天晚上講到這些參禪打坐的一些境界,或一些什麼,這都是真心話,我們要好好地善加珍惜;真的是要好好地把握,不要辜負佛菩薩、上人的一片苦心,也不要入寶山空手而還。我們今天晚上就聽到這裡。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