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觀音菩薩在不在呢?

沙彌尼 近廉
講於2010年10月9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

今晚輪到沙彌尼近廉和大衆結法緣;如果在講法的過程中, 有不符合佛法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三月,我們慶祝了觀世音菩薩的生日;七月,我們慶祝了觀世音菩薩的成道日;兩個星期以後,我們將慶祝觀世音菩薩的出家日。一年中有三個觀音七法會,每個周末有大悲咒法會,每天有大悲懺法會;即便是現在,當你擡起頭來,觀音菩薩就在你的眼前;如果你環顧四周,你會發現更多的觀音菩薩在你的身邊。我們和觀音菩薩是那麽地接近;但是為什麼有的時候,我們又會覺得觀音菩薩離我們那麽地遙遠,我們甚至不覺要懷疑菩薩到底還在不在。

菩薩到底還在不在呢?這個問題總讓我想起曾經看到過的一段很有意思的對話:小魚對溪流說:「如果我哭泣,你不會知道,因爲我在水堙v;小溪對小魚說;「如果你哭泣,我知道;因爲你在我的心堙C」

第一次參加觀音法會,是在我住進廟堣妨寣F很奇怪,每當我踏進大殿,總覺得疲憊不堪;我想那是因爲我還沒有適應廟上的生活。不管怎麽樣,我還是努力堅持在法會堳O持清醒;但是大多數的時間,我還是被周公招去了。一位法師對我說,參加觀音法會能夠消除很多的業障;即便在法會過程中睡着了,觀音菩薩一樣會加被你的。我不知道那是真的還是假的,或者法師只是想安慰我;但是在那次的觀音法會之後,我很驚奇地發現,我的身體好象被充了電,充滿了活力。我被菩薩加被了嗎?我不能確定。

在修行中,我是一個初學者;所以,有時不禁要懷疑觀音菩薩到底有沒有循聲救苦的能力。如果菩薩真有那樣的神通,那麽她又是如何得到的呢?在學習《楞嚴經》的過程中,我得到了答案。

正如觀音菩薩對釋迦摩尼佛所說的:「爾時觀世音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憶念我昔,無數恆河沙劫,於時有佛出現於世,名觀世音。我於彼佛發菩提心。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瞭然不生。如是漸增。聞所聞盡。盡聞不住。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空所空滅。生滅既滅。寂滅現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間。十方圓明。」

從菩薩自己的話堙A我們可以知道她的神力不是白白得來的,也是花了恆河沙數的時間,沒有休息,沒有間斷地修行耳根圓通的法門,漸漸地,一步一步地,最終菩薩才超越了世出世間,十方圓明。那麽,菩薩在她自己的修行過程中,經歷了多少的困難,多少的阻礙,多少的痛苦?沒有人知道。也許,這也就是菩薩爲什麽發願要循聲救苦的原因吧,因爲菩薩不願意眾生受她曾經受過的苦。

在廟上住了三個月,我很幸運地得到了去北方另一座寺廟參加建設的機會,每天都和黃沙、水泥、鐵鍬為伍。這對於一個做慣辦公室工作的我而言,是很有意思,很具有挑戰性的新的經驗。也許是因爲過於投入於新的工作,我忘記了修行;很多的境界在那個時候發生,而我也完全被它們所轉了。

一天晚上,我對自己說:好吧,明天就和當家說,我要回去了。然後我會很高興地忘記在這裡所有的一切,我會很高興地重新過囘我原來的生活。在我離開之前,我只想和一個人說聲再見,那就是每天在工地旁邊坐着,看着我工作的觀音菩薩;悄悄離開自己的房間,我走向工地。

那天的晚上很安靜,沒有一絲的嘈音,只有雪花打在玻璃上叮叮的響聲。當我走到三樓,我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窗外,在暗夜中下着大雪,明亮的月光在每一片雪花上閃爍,銀色的世界中,一切都在放光。「這是真的嗎?」我問自己。爲什麽,在這五濁的惡世,我還能欣賞到如此的美景?「汝猶未明,一切浮塵,諸幻化相,當處出生,隨處滅盡,幻妄稱相。」世尊的話在我耳邊繚繞。是啊,這都是假的;明天當太陽升起,這一切都會消失。為了這一份虛幻的美麗,我究竟在人世間輪轉了多久?

窗外,是五欲的生活,美麗、快樂、有趣;但是最終,他們將把我引向墮落。窗内,黃沙、水泥、塵土,一堆剪不斷,理還亂的人我是非;但是真正的出籠之計也正在其中。該何去何從?該走那一條路呢?

最終,當我站在菩薩的面前,我對菩薩說:「好吧,我留下;但是,你要知道修行真的很難啊!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不過我答應你,我盡力好好修行三十年;等我老了,我就要休息了,你看怎麽樣?」觀音菩薩沒有回答我,她還是那樣坐着,微微地笑着,酷酷地樣子。不過,既然菩薩也沒有反對,所以我認爲她是同意了;所以我就開開心心地囘房間,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天,所有的事情都變了;應該說是我變了;確切地講,是我的心變了。即便是看到平時很不喜歡的人,我都能平靜地面對。人心真是最奇妙的東西,我能深深體會到覺林菩薩所說的「一切唯心造」的意義了。那天快結束的時候,我在工地上收拾工具,準備去做晚課,突然有個居士走到我面前,很生氣地對我說:「修行不是二十、三十年的事情,那是盡未來際的!」

就在那一瞬間,我覺得我的身體像一塊木頭一樣不能動彈;心臟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手緊緊地捏住了,不能呼吸;耳朵能清晰地聽到心跳的聲音;太陽穴能感到脈搏的跳動……,在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臟病突發的所有症狀。等我恢復自制的時候,在工地上又只剩下觀音菩薩和我;菩薩還是那樣靜靜地坐在那堙A微微地笑着,酷酷的樣子,像是什麽都沒有發生過。

觀音菩薩在不在呢?芸芸衆生都在菩薩的心堸琚I但是,我們的心堿O不是有菩薩呢?兩個星期後的觀音法會,正好給我們一個機會,好好地念菩薩的名號,好好地將菩薩放進我們的心堙A生生世世,在在處處,盡未來際都不捨離。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