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笨笨的人可以出家

比丘尼 恆月
講於2011年1月25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諸菩薩、師父上人、師兄弟們、各位居士、善知識:我是琱諢C

大家都是很懷念師父吧?尤其那一些後來沒有見到師父的人,真可惜了!想到過去常常跟師父在一起的時光,都是很懷念的。

那時候,第一次師父在洛杉磯,有人講要師父上堂說法,師父講:「這一次沒有帶法器來,又不夠人數,下個月再來吧!」

哦!下個月帶來一車法器,又帶了五位比丘;每一個人都熟悉,都是住持法寶。那是很莊嚴的,我從來都沒有看過這個場面,真是使人歎未曾有!真是歡喜!那個場面真是令人難忘,真是很莊嚴、很莊嚴的。

當時,他們拿來的那些法器,好像大鼓啦,要先打那個大鐘,打大鼓;師父還沒有上堂之前,就要先擊鼓敲鐘,師父講:「這個是震到三千大千世界的眾生都來受供養。」

金輪寺那時候也有第一樓和第二樓,師父跟四位比丘都是在下層樓,比丘尼要拿法器去請他們上堂來說法。師父一上堂去的時候,頭一句是講……;還沒有講法的時候,就「吐!吐!」「本來無法可說……」,師父的聲音好像獅子吼,說起來很有威風的,經書裡面都沒有聽到那個情況,好像有一次他念那個「七佛」的時候,哇!地都會震哦!

「本來沒有法可說,強逼我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今有眾等護法來山請僧說法,上堂。『法無定法,說無定說,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又說:『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所謂『諸相非相』者,諸相即是一切相;非相者,不是實有其相,而是虛妄不實的。你能明白這一切相,都是虛妄不實的,你能明白這一切相都是假相。財、色、名、食、睡,這都是幻化無常的東西,令人迷醉,不能解脫,也就是因為著住到這個假相上了。因為你著住到假相上,就把真的忘了,既然忘了真的,就不自在了。

你若能把這個假相看破了,真相即現前了,真理也明白了,真正智慧也有了。你能如此,方能對佛法有大利益、得大利益,得大安樂,能以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所以各位護法居士等,你只要把無明破了,煩惱斷了,這時候,實相般若的智慧自能現前。

所謂無明,就是糊塗了,就是不明白了。你因為不明白,就做一些個顛倒事;顛倒就醉生夢死,在這兒輪迴六道裡,永遠不能出離。所以各位護法居士好自為之,勇猛向前精進,乃至成佛,花開見佛,悟無生忍。

講到這裡,要生到西方極樂世界蓮花上化生,要有八種具足的因緣:

第一,甚至把生命捨棄,也不說他人的過錯和是非。這個是我們眾生的習氣,最容易犯了,遇到事情的時候都是把罪推給別人家,這是與道相違背的。

第二,變化人來皈依三寶,而且還能(度)化一切畜生都皈依三寶,行菩薩道。所以,放生,放一些鴿子這都是很好的,就是使牠們聞到佛法、皈依三寶。

第三,安置一切,所謂一切事,都把它放到菩提心裡。

第四,修清凈行,不貪、不瞋、不癡,來精修行梵行。

第五,造佛形像,安放在蓮花座上。佛坐在蓮花上,你自己也可以會坐在蓮花上。

第六,能除眾生愛惱。因為這個愛使我們都不能了生脫死,我們常常就是為了這個愛,愛這個、愛那個、愛……,所以,多劫以來都是在這個六道輪迴裡,也都是因為這個愛。

第七,與貢高者,能對他謙下。這個貢高惹來很多麻煩。

第八,不惱他人,不令他人生煩惱。所以大家聽了,都要具足這八個條件,才能夠生到蓮花上面。所以我知道,好多人都是吃一點虧,都是在那邊生煩惱;其實在佛教裡面,越吃虧越好。」

*       *       *

佛法不是那麼簡單地就可以接受的,都是要內在很有根基(很有善根)的人,才可以接受。所以,各位居士們、善知識們、同修比丘、比丘尼、師兄弟們:我們可以住在這個萬佛城,觀世音宮殿裡頭,這也不是小因緣。師父的道場萬佛城好像一棵旃檀樹,旃檀樹的意思就好像是說:鳥可以到樹上棲息,但是可以在這個樹上住的都是金絲鳥,其它的雜鳥是無法居住的,牠一下子就會飛走。所以,在萬佛城住久了的人,不要小看自己,其實都歷劫以來久種善根的人。

我記得我們要修佛道的時候,好像都是要學習笨人,不要聰明太過,反被聰明誤!我今天可以出家,就是因為我是笨笨的。以前我在金輪寺廚房做工,那時候,當他們三步一拜的兩位在路上拜完的時候,金輪寺那些居士發心,請他們兩位去那邊講《華嚴經》。那一部《華嚴經》真是太妙太好了!但是那時候中國人很少,那時候來美國所住的,都離開很遠很遠,所以,聽經的人根本是少而又少,等於天天晚上都只是我跟那一、兩個出家人--三個人在聽經。

那時候,雖然畯@師已經搬進去住在一起,但是畯@師她晚上都要去工作,所以都是等於我跟兩個出家人在聽。我聽了很高興,高興得整個身的毛孔都歡喜起來,我常常就在那邊嘆息:「怎麼這麼好的東西,只有我們三個人在吃,其他人吃不到?」就是法太好、太妙了!

那時候,有一天師父走出他的寮房,我就去請問師父:「師父上人!我有沒有資格出家?可以不可以出家?」師父從我的面前走過去,又抬頭過來看我,跟我講:「妳這個笨笨的人,可以的。」唉!所以常常都還是在懷念師父,跟他在一起時,有很多法可以學習的。

(還有兩分鐘)

「不到的時候就是懈怠,超過的時候精進。」我以前聽過師父這樣子講過;不過,我還是懈怠一點點。呵呵!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