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琝堔v的出家因緣

比丘尼 恆頤
講於2010年10月29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及各位善知識:不久前,大家慶祝觀音菩薩的出家日,所以今天我藉著這個機會,報告一下我的母親──琝堔v的出家因緣。

母親出生在中國廣東省臺山縣,自幼喪父親。我外婆很嚴格地教導她,以偷盜為恥;因此奠定了母親這一生少貪,和學佛的因素。

16歲那年,母親嫁到一個很複雜的大家庭;不久,還加上承受丈夫有外遇的煩惱和痛苦。中日戰爭期間,母親才20歲就離開家鄉,也離開正在向她啼哭要她抱的 3歲女兒;因為家姑(婆婆)強留的緣故。另一方面,老人家又要她趕上路途,追尋南下馬來西亞的丈夫;所以無論去留,我母親都要忍受這場別離的苦。

我母親到馬來西亞之後,就在馬六甲(馬來西亞的一個州)與我的外婆會合。不久日軍南下,真是「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戰爭的恐懼,還有斷炊的憂慮,感情上的挫折,使我母親的精神瀕臨崩潰。但是顧戀背上揹著的另一個 1歲的女兒,好不容易去找了一個工作。這份工作,現在想起來真是起惑造業:她一方面在受,另一方面又再造業。她做什麼工作呢?製造香菸;當時因為入息低微,還埋頭拼命地苦幹。

和平之後,母親的內心只享受到一半的和平;因為家庭的悲哀還在延續,瞋恨心也在那個時候滋長。遇到孩子不聽話,不是叫孩子飽受皮肉之痛,就是自己發火的時候,承受不住而暈倒;那種死去活來的苦,只有她自己才了解。

多年以後,母親發覺她那個最不聽話的兒子,居然每天早上捧著一本經書在念;兩年後,母親跟隨我哥哥也念了這部經。你們猜猜是什麼經呢?就是《觀世音菩薩普門品》!那時她覺得她應該念,也喜歡念;因為我母親向來都是喜歡拜觀世音菩薩嘛。雖然那時不懂,稱之為「觀音娘娘」,但是觀音菩薩沒有怪罪;不管你叫祂甚麼,只要你誠心,祂都救度你。

為什麼我哥哥會念這部經呢?有句話說:「貧病/逆緣是助道的增上緣。」俗話說:「不是冤家不聚頭」;家庭裡的成員其實都是冤家債主,所以常常吵鬧;尤其是我們這個家庭,更是常常吵鬧。我的兄長與父母親的緣很不好,有一次吵翻了,哥哥就要脫離家庭;甚至要跟父母親脫離關係。他帶著很痛苦的心情,離開家庭到馬六甲找他的好朋友。他的好朋友就勸他不要這樣衝動,就帶他去一座觀音廟叫青雲亭,是一座很古舊的廟宇。

當時,我哥哥帶著一個很痛苦失落的心情,進入這一座好像不很大的廟宇,就有一位年長的比丘尼出來了。這位比丘尼很奇怪,好像看穿了他的心事,就說:「家庭的事情要放開啊!你要尊敬你的父母啊!……」,好像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然後她拿出一本經給我哥哥。大家應該猜到是什麼經了,就是《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她說:「你忙的時候,就念這個偈頌就好了。其實這部經很快的,不到五分鐘、十分鐘就可以誦完。」後來我哥哥很快就可以背誦得出來了;接著我和弟弟也開始念。一天,當我正在念的時候,突然發覺:哎!我也背得出來了!

所以說《普門品》云:「具足神通力,廣修智方便。十方諸國土,無剎不現身。」觀世音菩薩是無處不在的。我們認為這位長老比丘尼,應該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普門品》從此改變了我們的家庭──從一個吵吵鬧鬧不和的家庭,變成了一個漸漸佛化的家庭。所以,講到念經,《普門品》上說:「念念勿生疑,觀世音淨聖,於苦惱死厄,能為作依怙。」只要我們誠心,就能改變我們周遭。但是,我們並不是因為要解決問題而念經,而是要解除煩惱,繼而了生脫死,離苦得樂。

1982年,我來到萬佛聖城,雖然那時母親已經知道修行很重要,但喪夫之痛未盡,我又遠行,往往睹物思人,悲從中來。然而,慢慢地她把這個痛苦變化成學習,她把思念的苦,轉為專注在學習楞嚴咒。因為她完全不懂國語,所以要一個字一個字地問,不知道經過多長的時間才學會,也是我哥哥教會她的。後來她又學習《地藏經》;在日常生活中,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其餘時間一概用作學習讀音。

1985年5月5日清晨5點,我母親照例起身盥洗,拜佛。當她才起身,金色的佛像就在前邊。她想去頂禮,但是覺得還沒有洗臉不乾凈,所以就忙著去洗臉;等她回來時,佛像已經不在了。很多年後來到萬佛城,有一天--那時母親已經出家,並已受具足戒--在往生堂迴向時,她指著往生堂那座金色的觀世音菩薩像,說她那年看到的金色的佛像,就是這一尊。所以,在《普門品》裡說:「若有國土眾生,應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

1986年,料理好外婆的後事,母親就隨眾前來萬佛聖城。雖然她的行程前後波折重重,遇到很多困難,但是她還是不敢貪法。她知道自己年老,一無所長,所以只要能夠有多一日的緣,便在此正法城裡多修一日;到要人服侍的時候,也該回家去了,縱然捨不下聖城,還有不敢說出來的心願--出家。雖然她的心願沒有說出來,可是上人當然就知道了。

有一天很特別,上人在妙語堂講開示時,突然間叫一位求出家的女居士:「向大家報告為什麼要出家?」那位女居士就上臺用廣東話講述她要出家的原因;母親在臺下聽了,很高興地隨喜讚歎:「哦!好好!」因為這樣隨喜,也成就了她日後的出家因緣。上人很慈悲地讓老人家都有機會出家;當時只要看到有哪一位老人家,跪在上人前面,你就知道:「哦!又有一位老人家要請求出家。」

還有一點特別的,就是那時出家都在萬佛聖城;可是那一次,他們好幾位老人家就到金山寺去出家。當時我不了解,多年後哥哥到來聖城,才將當時的情形對我說:他說母親自幼喪父,她的父親叫陳孔杯--我們都笑說他是孔子的杯子--他從中國來到美國舊金山(三藩市)做生意;做得一敗塗地,結果飲恨舊金山,吞電自殺了。誰知道70多年後,他的女兒來到這邊出家。我相信上人有他的用意,可能就藉著這個機會,超度了我外公的孤魂。

1944年,我的哥哥才生下10多天,忽然間奄奄一息,全身黑了;當時母親的那份痛苦,讓她完全沒了主意,只會抱孩子哭,淚如雨下。外婆看她這麼痛苦,雖然自己不懂得念佛,也不知道什麼叫做佛教,但她相信菩薩一定可以救她的孫子。當時外婆的腳被狗咬傷不能走路;她以萬二分的誠意,以手代足,兩手按在地面撐起身體,挪動寸步難行的身體,朝著觀音廟去求觀世音菩薩;天剛亮出門,黃昏才抵達廟門,畢恭畢敬對觀世音菩薩訴說:「觀世音菩薩慈悲,救苦救難,請快快救救我的孫子……。」外婆這一整天勞苦,不知累到什麼程度;但她只說「救救她的孫子……」,完全忘了自身的痛苦。

當晚她寄居在別人家,夜裡做了一個噩夢,眼看大水把孫子沖走;她馬上奮不顧身地把孫子搶回。這一晚奇蹟出現了,母親懷中的嬰兒開始喝水,而且不藥而癒!所以說:「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阿彌陀佛!

(編按:恆忍師已於 2010年 11月 2日星期二晚,以 93高齡,無疾而終,安祥往生。)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