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快來看,矮冬瓜!

比丘尼 琝g
講於2008年2月5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琝g。今天是華嚴菩薩生日,安排講法的法師希望我講有關華嚴菩薩的事情。實際上,我們中午用齋時已經聽過上人(錄音帶)說了,所以我現在想講講在我生活裡,與華嚴菩薩有關的一個故事。

舊金山 - 灣區巡迴演講在二月份開始,上週六我去CDR(法界聖城)跟那兒的信衆們結法緣。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六號我第一次到美國,朋友就立即把我送到CDR,CDR是我到美國的第一個地方。十五天以後,我決定在那兒出家,然後回臺灣辭親、辭職。一九九四年一月十六號再來美國,開始了我的僧伽生活。現在(二○○八年)回想起來,這是十四年前的事情了。

道場的生活,常住居士習以為常,而我以前頂多在道場住過三天;對我來說,出家人的生活是個很大的挑戰。像我平常跑新聞、做節目,接觸各行各業的大人物、小人物;忽然之間,每天變成洗廁所、擦窗戶、吸塵、舖床。一天做下來,回到寮房,人就倒了、不能動了。一九九四年一月二十九號,師父的錄音帶告訴我們--這是半年前,師父在長堤聖寺的開示,師父說:「我現在按兵不動,等人來;不然我都做完了,他們來做什麼?他們慢慢都會來的!」我忍不住感歎,心想:「怪不得有那麼多事情要做呢!」

三月九號,中午的時候,師父到了法界聖城。上人在我們旁邊,看著我們一個一個地走進大殿結齋。當天晚上,上人在大殿開示。因為CDR是沙彌尼訓練的中心,當時有近二十個沙彌尼正在受訓。我們就像現在的沙彌尼這樣,每個人的拜墊上面都舖著臥具,一個挨一個;我們不敢眼睛直盯著師父看,畢恭畢敬地坐著聽開示。忽然我看到我的臥具上面,隱約出現三個字「清涼山」。清涼山是什麼?我不知道,因為我學佛法不久,很多相關的事都不清楚。

沒過多久,師父問:「有沒有人知道五臺山清涼國師的十事?」我那個時候出家三個月不到,師父講的有很多都聽不懂。在這個時候,有位美國籍的比丘尼走出來,跪在師父旁邊,開始背清涼國師十事自勵。師父說他會不定期來考我們,要我們多讀書!師父又告訴我們:「看人,要看地下三尺,不要只看表面;不要看這個人表面好就以為他好,要看他真正的內在。」

下殿後,我問師兄,清涼國師是誰?她拿一本《大方廣佛華嚴經疏淺釋》給我,要我自己看。書裡附有清涼國師的畫像,我一看嚇一跳,為什麼呢?因為我曾經夢到過這位和尚。

在沒有出家之前,我做夢到一個竹林,那兒有一個精舍,裡邊的出家人全是女衆。她們看見我來了,全都跑了出來,一擁而上,把我壓倒在地上,幫我剃頭髮。我急得一直嚷:「不要,我不要!」她們完全不理會我,瞬間頭髮被剃光了,頭頂還有戒疤呢!當我從地上爬起來,抬頭一看,那個精舍裡供奉的彌勒菩薩一直朝著我笑、一直在點頭。佛桌旁邊,有一位大和尚坐在那邊,非常威武,他長得和清涼國師的畫像很像。上人曾講過:「無心是感應,有心是妄想。」我醒來之後,覺得很奇怪,怎麼會做這樣的夢?當時我是一個在家人,對我來說,我不會想夢到和尚,也從來沒想過要做個出家人。直到我看到在臥具上「清涼山」這個字,我才明白這個夢有其深意。

上人說過,清涼國師的十事自勵,並不是他師父要他訂的,是他自訂十事自勉。這讓我想起三年前有個老居士往生,他兒子在整理他的遺物時候,發現他八十七歲住老人公寓時,曾寫下一個「某某某住老人公寓守則」;他自我要求的第一條是:「絕不跟陌生女子談話。」這個老先生九十二歲往生後,燒出很多很多的舍利,現在他的骨灰、舍利都在萬佛城往生堂裡。

在一九九四年三月間,我曾經向上人提出一個問題。這是我出家以來,第一次提問題,由比丘尼幫我轉達。我的問題是「怎麼樣修行才能夠做肉身菩薩?」師父在四月一號給我的答案:「男女沒有男女關係,將一切放下,就可以修成純陽體。無盡藏比丘尼,是女眾修成肉身菩薩的先例。」

我現在能跟各位報告我出家的種種情形,是因為我有做筆記的習慣,記載了我在這些年來重要事情。記得二月三號下午,實法師在CDR提及他講法的經驗談時,他拿出他的筆記本給我們看,都是很舊很舊的記事簿;原來在他三步一拜的時候,上人告訴他要把這一路上的經歷記下來,記錄了五、六十個故事。也就因為有這麼好的資料做靠山,很多人特別喜歡聽他講法。此外,他又給我們看另外幾本筆記本,是他出家生涯裡重要的記錄;包括了他什麼時候皈依、什麼時候出家、什麼時候受戒、師父的偈頌,以及發了什麼願、做過什麼懺悔等等。他說當他警覺自己修行的心不堅強的時候,他會拿筆記本出來看一看,給自己加油鼓勵。

過去跟我在CDR的師兄弟們,有些已經離開或往生了;這次去CDR,除了感慨人事已非之外,我還記得當時一個有趣的事情。在CDR,師兄弟們喜歡種菜,因為我皮膚容易癢,所以我平常不會去接近那個地方。有一天,忽然心血來潮,我主動地跟一個師兄說:「我跟妳去看看妳們的菜園!」她說:「好!我騎腳踏車,妳在後面跟我來。」

不久,她在遠處喊:「快來看,矮冬瓜!」我一聽,頓時火冒三丈。因為我個子矮胖,心裡非常忌諱人家說到我的外型,所以她一提矮冬瓜,我無明火馬上就冒了出來,臉變得更大,脖子也更粗了。我的心想:「妳趁四下無人的時候,罵我矮冬瓜,妳好壞!妳才是瘦高桿!」我氣呼呼地衝了過去,她看著我,笑嘻嘻地指著樹底下說:「快來!快來看,這底下有一個矮冬瓜!你看它是不是長得很可愛?」我一看,哇!真的有一個胖墩墩的大冬瓜在那兒躺著。我看著大冬瓜,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趕忙說:「對,對,它很可愛!」我記得我以前曾經講過這個故事,有人就開我玩笑,叫我「矮冬瓜法師」我一聽,馬上又「忍辱破功」,頓時火冒三丈。今天那個人不在,所以我又舊事重提,再講一次。

有人說時間沒到,我再講一個我的糗事。一九九六年,我那時候還沒學過蒙山,所以不會放蒙山。有一次,幾個會放蒙山的出家人,來萬佛城參加法會;我等到晚課的時候,她們都沒有回來,我就傻眼了,怎麼辦?我趕緊跑出去,對寺外的空氣說:「對不起!今天放蒙山的法師不在,我很慚愧沒學過放蒙山,所以請你們轉到附近的道場去用齋吧!」我就進去做晚課,全寺就我一個人。我一個人做完了晚課,沒放蒙山就開始念佛。

我面對佛像念佛,心裡很愧疚,突然聽到後面乒拎乓啷一陣響聲;我一聽到這個聲音,一時心虛、害怕,手拿著引罄快速地鑽到佛桌底下:「師父,鬼來了,他們一定是來討東西吃的!師父,救命呀!」忽然聽到有人在說話,往外一看,原是她們回來了,不是鬼生氣來找我算帳,我才從佛桌下爬了出來。第一個到佛殿的法師說:「我們知道妳不會放蒙山,急著趕回來做晚課;還好一路上都是綠燈,及時趕到!」這位法師完放蒙山後,笑嘻嘻地指著我對其他的人說:「妳們剛剛都遲進大殿,可惜沒看到琝g師躲在佛桌下的樣子!哈哈!」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