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中文│英文

踏著上人的足跡

沙彌尼 近廉
講於2011年2月15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

今晚輪到沙彌尼親節近廉和大衆結法緣。在我的報告中,如果有任何不符合佛法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說老實話,坐在這裡和大眾結法緣不容易,特別是對我們沙彌尼來講真是不容易。每一句話都要說得很小心,包括我們的名字。其實,我們真是很無辜的,因爲從一開始,我們只是被告知:「這是你們的名字,從現在起就用這個名字,好好珍惜它們,讓它們光耀起來。」我們只是依教奉行。有法師批評,說我們直接用法號來介紹自己很貢高我慢。我們也很困惑,問老師很多次,但是,就像大家知道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意見。很幸運,我們現任的老師為我做了最後的決定:根據中國的傳統,以後用全名來介紹自己。終於,一個歷史問題得到了解決。

但是問題是:什麽是中國的傳統?個人生長在中國大陸幾十年,記憶中,也只有在小學的語文課上,老師有提及中國的傳統。老師也提到,在古代的中國,詩人和受過教育的人,一般有很多的名字,在不同的場合、不同的時間,甚至是不同的心情,他們都會用不同的名字介紹自己。老師用了很多的精力來介紹這個中國獨特的傳統,希望把它印在我們的腦海堙C不過,我們這班無知的小孩,真是搞不懂──為什麽那些奇怪的古人弄了那麽多的名字來讓我們記呢?所以,小學畢業後,我就把它們全忘了。我喜歡科學;傳統,把它抛到九霄雲外去吧!

我們作爲年輕的一代,生長在一個快速的社會堙A什麽都是要快的。我們從咖啡店買快速的咖啡,吃外賣的漢堡,用快速的寵物罐頭餵養寵物,用厚厚的髮膠來對抗匆忙的痕跡。這就是我們的生活。傳統,正在被我們有意無意地忽略着。有的時候會問自己:如果沒有學佛法,你會是什麽樣子?那當然是個很愚蠢的問題,我從沒就沒有回答過。不過,下面的故事卻很有意思,發生在我學佛不久,現在和大家一起分享,如果,將來萬一我把它忘了,請提醒我。

這個故事發生在加拿大的卡加堙C那是我第一次去華嚴聖寺參加楞嚴咒法會。我們在法會開始的前幾天就到了。那堛澈H眾邀請我們去爬文殊山。其實文殊山是落基山脈的很小的一段。有一次,上人乘坐的飛機從那段山上飛過,上人說,在那座山埵着一條龍。那座山能給人們帶來智慧。所以,從那以後,上人的弟子都稱那座山是「文殊山」。我很興奮能去爬那座山,因爲大家說:去爬過那座山的人都得到了智慧。而且,如果你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龍。我很想一探究竟,當然不是為了龍,只是為了好玩。

就這樣,我們一行三十幾個人,外加一個導遊就去爬山了。那時是初春,山上的積雪還沒有化。我們在早上七點三十分出發。導遊告訴我們,一般普通人要花兩個或兩個半小時才能爬到山頂。但是,由於現在山上的積雪還沒有融化,所以,我們差不多要花三,四個小時才能爬到山頂。不管怎麽說,我只想緊緊跟着導遊,快快地爬到山頂。所以,我加入了和導遊在一起的先鋒隊。剛開始,先鋒隊還有好幾個人,但是漸漸地,人越來越少,最後,只有我一個人跟著導遊。剛開始,我還能聼到大家説話和嬉笑的聲音,漸漸地,越來越安靜,當我回頭,想看看大家在哪堛漁伬唌A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了蹤影。我只覺得,在這座大山堙A只有我和導遊兩個人,再沒有其他的人了。就這樣,我們兩個人,大步向山頂邁進。導遊爬得越來越快,我都跟不上了。我想是我爬得太慢了吧。但是,我也是盡力了。好吧,既然導遊把他的腳印深深地印在了雪地上,我倒也並不在意一個人爬山。

一個人走在初春安靜的深山堙A四邊都是白雪圍繞,真是很妙的境界。我覺得就好像無意中踏入了仙境。雖然知道,嚮導就在我的前面,很多也還在我的後面,但是情不自禁地還是有一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豪情。就當我沉浸在自我欣賞的時候,文殊山發怒了。突然閒,天空變暗了,開始下起了大雪,很大的雪。剛開始,我並沒有在意,但當我發覺到嚮導的腳印越來越淺的時候,我真的被嚇倒了。如果,大雪把腳印給覆蓋住的話,那我就會完全迷失在這深山堣F。也許,我會死在這裡。一下子,我的頭髮都豎起來了。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我很小心地看清每一個腳印,不敢有絲毫的鬆懈,我知道如果我犯了任何的錯誤,如果我走錯路的話,那結果將是一個大災難,沒有人可以救得了我。

也只有當我仔細看嚮導的腳印的時候,我才發覺到:其實山埵釩雃h野獸。因爲在雪地上有很多野獸的腳印。有的我認識:像山雞,小鳥的腳印,山貓或者是狗和像鹿的腳印,但是,更多的是我不知道的腳印。也許是老虎的?或者是狼的?或者是別的……?我真的不敢再想了,我被自己的妄想嚇倒了。專心,專心我告訴自己,仔細看清每一個腳印,絲毫不差的踏在上面,拿出你全部的力氣和大雪與時間比賽。我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心跳聲,和衣服摩擦的聲音,其他再也聼不到了。周圍像死一樣寂靜。

突然一個念頭在我的腦海堸{現:對了,就是這樣,每一步都踏在腳印上,只有這樣你才能逃離死亡。腳印就是路,腳印就是嚮導,雖然他人不在你的身邊,但是有他的腳印,嚮導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你。上人也是一樣。雖然他不能活生生地在你的身邊,但是他的法語還在世間,他的教法還在實行,他的宗旨還在激勵着他的弟子,所以,他也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你。遵循着他的教導,你就可以超越生死。那個念頭把我自己感動得淚流滿面。是啊,我跟隨着嚮導的足跡找到了通往山頂的路,我也應該跟隨着上人隨所建立的傳統找到修行的正路,超越生死,那不就是我應該做的嗎?在那座深山堙A我下了一個決心。也許是巧合吧,當我做了那個決定之後,雪停了。當我擡起頭的時候,看見嚮導就在我的前面。他對我說:「你花了一小時四十五分鐘爬到了山頂。恭喜你,你創了一個新的紀錄。」我微笑地看着他,我知道,我所得到的遠遠超過一個新的紀錄。那真是一個很棒的經歷。

今年,弟子真的很有幸,能參加這次的 21天的禪七,這次用傳統時間表的禪七。回想起來,那時也是上人的苦行修行激發了我對佛教的興趣和恭敬。那時候,也讀了一些關於七十年代所舉行的百日禪書,但是,個人從來沒有想到過,在過去了三十多年後的今天,自己也可以有這樣的福報可以親身經歷那樣的禪七。正如上人講的:「禪堂就是金剛堂,就是般若堂,也是選佛場。」參加了這次的禪七,個人真的能感受到當年犀利的道風,在三十多年後的今天,依然是如此地強勁。一天十四支香,一天二十一個小時的禪坐,連續二十一天,沒有間斷,那真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啊。

禪七的最後一天,一位道友開玩笑地問我:「開眼了沒?」我回答說:「開眼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很有趣的表情。我說:「我的腳上開了一個好大的洞眼……」修行不容易啊,但是我們依然在盡力地做着。末法的風雪越來越大了,上人的腳印在這風雪中也變得越來越淺了。真的希望大家能踏着上人的足跡,早登涅槃。

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