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中文│英文

冬禪的反思日記

沙彌尼 近田
講於2011年2月6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

今晚輪到沙彌尼親福近田學習講法,如果在我的報告中,有任何不符合佛法的地方,請大家慈悲原諒與指正。

今天晚上我會講一些在禪七期間的感想。最初當我聽到三周禪七時間表,我其實並沒有很注意它;因為我覺得我根本就做不來,所以根本就不用去想。於是,我就準備了一些閱讀的資料,可以讀三個禮拜,就想在禪七的時候就可以輕鬆一點,可以坐一坐禪,然後也可以讀很多的書。

由於初期的學習很忙碌,如此一來,我就可以給自己放鬆休息一下,讓自己恢復一些精神,以便在春季的時候又可以繼續努力。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事情並未像我想像中那樣發生。

在聽完這個禪七的規矩以後,我們就放上人的錄音帶,上人就開始起七,就講:「起!」然後大眾就跟著上人就起七,也講:「起!」所以我們就大概行香20分鐘作為暖身,然後就開始坐我們的第一支香。在一天裡,我們要坐14支香,其間有20分鐘的經行。第一支香從3點就開始,坐一個小時,然後再經行20分鐘,下午還有1小時20分鐘的放香時間。在這個禪七,這個是比較精進地修行,比較精進地打坐。

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精進禪七,所以我就隨眾參加--大家行香,我就跟著行香;大家坐香,我就跟著坐香,只要我不要很吵就行了。在第一天晚上,我聽到上人的開示,上人說:「禪堂就是智慧堂,也就是金剛堂。我們坐在這個金剛堂裡面,就需要忍耐我們的痛,等時間久了,我們就會得到一種輕安,也會有一種定,從定就可以發慧。坐在禪堂裡面,我們也是在持戒。如果在禪堂外面,我們很有可能就會不小心,因為我們的妄想而犯戒。」上人也鼓勵我們要提起精神,每天都要很精進,要少吃一點,要少睡一點。

因為當時上人的一番話語,讓我有一點覺悟。所以,我就開始思考:「我應該要精進地打坐,應該要少吃一點,應該要少睡一點。」當時我就決定要全程參加禪七法會。我就決定,當時不要去想自己能夠做得到,還是做不到,我只要決定去做就好了。我就想一些鼓勵的話來鼓勵自己,讓自己在遇到阻礙,遇到挑戰的時候,還能夠支持下去。我並不是求開悟,或者是期望有什麼能力可以度其他的人;我只是想坐在這個金剛堂裡面,希望用這個「電療法」,能夠幫助宇宙消除一些污染的空氣。所以,這個就是我現在能夠供養給所有一切眾生的,就是用這個「電療法」。

另外,也因為現在是一年的開始,我覺得這也是一個開春的很好方法。所以,我先就全程參加了兩天;到第三天,我覺得自己的身體整個都碎了。當我的鬧鐘在兩點響的時候,我就告訴我自己:「我身體的任何一部分想要從床上爬起來的話,這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我想就幾支香不來吧!」但是,很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打板聲一響,我就跳起來了,就好像木偶身上被綁著繩子,一拉,整個身體就跳起來了,但是身體所有的部分都還好好的,沒有碎掉。於是我就趕快盥洗了一下,就來到這個金剛堂。

嚴冬的早上非常寒冷,我不知道到底是我的腿痛比較痛,還是嚴冬刺骨比較痛。當時,有一首偈頌浮現在我的腦海裡:「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因為我沒有辦法坐得很好,所以我決定在中午吃飯的時候,不要吃甜食,吃少一點;因為這個飲食上的控制,讓我在下午坐的三支香就坐得好一點。

我發現在飲食上忌口,真的對打坐很有幫助;就像上人講的:「我們每一天每一天都會越來越好,一點一點地進步,就好像這個雪一點一點地被太陽融化,就好像智慧一點一點地把我們這個無明跟煩惱消融一樣。我們的耐心,我們的耐力也會一天一天地增加,然後會越來越多。」我非常感恩上人在晚上給我們的開示,因為他真的幫助我在打坐的時候能夠有精神。

在新年的時候,發生了一件很吉祥的事情:就是在下午第三支香之前,有8∼10位小孩,跟著他們的監護人來到佛堂參觀,到處看。當他們走近佛龕的時候,他們就排成一排,非常恭敬地頂禮諸佛菩薩、所有的聖人、還有上人。他們這種非常恭敬的心態,給了我非常深刻的印象。後來維那就喊了一聲「Run!」於是,他們就跟著我們一起跑。他們的笑聲、他們的精神、他們的氣氛,瀰漫在這個禪堂裡面,這個笑聲也好像瀰漫在這個禪堂裡面很久。所以,坐那一支香時,我覺得時間過得特別快,而且腳也幾乎不痛了。

1月8號那一天早上,雖然有太陽,但是天氣很冷,地上還結了霜。我在心裡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很感恩上人建立了這個道場。我在心裡就把「萬佛城」改名為「萬佛叢林」,就是想讓自己可以多受到一點鼓舞,能夠繼續保持打坐的精神。上人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建立這一個道場,給大眾修行,是希望我們能夠得到究竟的解脫。他為我們制定了每一天的時間表--譬如說禪七。還有法會期間的時間表,他都幫我們做好了,我們只要照做就行。

我學佛已經10年了,但我這次是第一次來打禪七,也嘗到了一點點傳統的禪師修禪的味道,所以我非常地感恩。我也很感恩所有的很精進修行、坐禪的禪者,大家每天2點半就起來,坐到12點,因為我們就是互相支持,互相鼓勵。

每天我都感覺「今天比昨天冷」,每到一個地方,到處都結了霜,不論是草地上也好,還是汽車檔風板也好,或是屋頂也好,乃至路上有積水的地方都結冰了。所以,坐在這個禪堂裡面,我們就會覺得風都能從椈嶼儮L來,吹到我們的身上。每天早上我都要重複告訴自己這個偈頌:「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後來的大部分時間,下午都還滿溫暖的,天氣都還不錯。有時候下午放香的時候,我就會在這個地方到處走一走,感覺自己好像在天空的雲中漫步一樣,好像閒雲野鶴一樣在草叢裡面漫步。

後來,在禪七的時間,我就知道它的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可是我不希望禪七這麼快就結束。所以,在禪七的倒數第二天,我的精神還是非常非常地好,我就故意把我的眼睛張開,希望我可以露一點氣出來。後來,我眼前的視線變得非常模糊,我面前這個白色的暖爐突然就變成了很高很高,很大的一面晼A當然暀W的圖案跟暖爐的圖案是一樣的,我看著它就覺得很喜歡。

然後我就看看椈壑W的這個構造是怎麼樣一回事,後來我發現自己是坐在這個暀W--很高很高的這個暀W;但不是在空中,而是坐在暀W。我就想說,因為我的精力這麼旺盛,我怕我坐在這個暀W大概會倒下去,大概會跌倒,大概會把自己摔死了……。後來,我就把眼睛再張得更大一點,更仔細地看這個白色的晼A就發現這個暀S回到了它原本的尺寸,就是在我前面的一個白色的,小的暖爐。後來,我的精神就沒有這麼高飄,於是我就又開始恢復到誦念佛號,一直到禪七結束為止。

後來,沙彌尼們在這個禪七結束以後,我們有做一個討論,我發現我的境界其實就是我的冤親債主來擾亂我的修行。所以,老師跟我的師兄弟們都建議我,應該要多懺悔、多拜佛,把功德迴向給這個冤親債主。

老師跟師兄弟們也很鼓勵我,說:「如果坐禪時腳痛的話,應該要忍耐一下,通常這種痛都是大概會持續15分鐘左右,然後這個痛就會走了。」所以我就也試試看,也就忍耐這個痛,我就發現其實她們講的是對的,大概15分鐘到20分鐘以後,這個痛慢慢地就不見了。

後來我就可以雙盤1個半小時,每天我就立志2點起床,然後坐1個小時才開始新的一天。所以,很感恩我的老師和我的師兄弟們!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