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分享追隨 上人的一些故事(二)

比丘 恆順(美籍)
講於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翻譯者)上禮拜,順法師到最後講了一個故事,因為當時沒有時間翻譯,所以現在把那個故事翻譯出來。這個故事是講到上人經常幫助人,但是大家都不曉得,就是在暗地裡幫助了人,被幫助的人都不曉得是誰幫助了他;這就是其中一個故事。

那是在1980年代中期的時候,這個男居士他是在洛杉磯加州大學工作,是那邊的一個職員。他之前是和一個有神通的人學一些東西,後來到晚上的時候,他的胸口非常刺痛,就在他的心臟那邊,他都沒有辦法睡覺,痛得實在是很難忍受;他以為是他跟著這個學的師父在考驗他。他去看精神科醫師,那個醫師碰巧認識上人,所以他跟這個病人說:「我們醫學上沒有辦法幫助你,你去找找這個宣化上人。」

這個男眾他就打電話到金山寺去找上人;上人就跟弟子講:「回答他,就是說叫這個人到聖城來,到萬佛聖城來,來這邊住差不多一個禮拜的時間。」但是上人說:「我不見得會去見他。」就是要他來聖城就對了。這個人果然聽話,就到聖城來了;來這邊住了三、四天,後來他這個胸口像刀刺這種感覺就沒有了。上人也沒有出現,沒有去見他,然後這個人病好了,就離開了。

事後,上人對弟子人講說:「這個男眾的胸口為什麼會刺痛呢?並不是因為他的師父在考驗他,而是他的業障。這個人在從前生的時候,很喜歡打獵,殺了很多刺猬;那些刺猬精這輩子就來討債。」刺猬我們都曉得,牠身上有很多很尖銳的刺,就是用那個刺來刺這個男眾,讓他晚上睡不著覺,像刀刺一樣。那上人沒有出現,他暗中就把這個刺猬精給送去往生去了,就把這個怨結給解了;這是其中上人默默中幫助人的一個故事。

今天我想講一個典型的故事,是關於孝道方面的。這個故事我在一、兩年前曾經講過;因為相信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聽過,所以今天再重新講一次。這個故事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故事之一,尤其是這個故事和出家眾有關係。

很多人都認為說:「在印度早期的佛教並不重視孝道,那是因為古代的印度,對孝道並不是那麼重視。一直到了五百年以後,佛教傳到中國;因為中國人一向重孝,所以才變成佛教很注重孝道。」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子的。

同樣,在洛杉磯加州大學的一個教授,他寫的三本書。他是從考古的觀點來看,在古代印度從公元前一個世紀,到公元後一個世紀,他考察了印度早期的佛塔,還有其它的文物,他發現這個塔上,那時候有很多的出家眾把他們的名字都刻在上頭,還刻著:「把功德迴向給他們父母,還有眾生。」所以,可見在早期的時候,過去印度的出家人也很注重孝道。

我在泰國學習時看到南傳教徒他們不相信有這個迴向的法門;他們不認為說功德可以迴向給別人--那是現在(他們)的看法。但是我們從這個教授的考古研究來證明的話,其實並不是這麼回事;在早期的佛教徒不管是南傳也好,北傳也好,都是相信有「迴向」這個功能的。

這個故事是在1985年的時候,那時有一個美國籍的比丘叫恆奇,他希望去閉關,他要閉關到直到他背會整部的《楞嚴經》。恆奇他打坐打得很好,他曾經雙盤24小時這樣子打坐;唯一的問題就是他不懂中文,但是他要背中文的《楞嚴經》,所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那麼上人滿他的願,在他入關之前還特別舉行了一個很正式的法會儀式,然後我們大家護送他到大悲院去。他的關房在大悲院的第五棟,就是學生宿舍旁邊男校附近;在這個第五棟裡頭,準備了兩、三間的房間是給他用的。第五棟後面是有一個小的花園,上人特別吩咐,那個花園那邊和外頭建了一個很高的晼A超過有十呎高,所以他在那個花園裡頭可以運動,別人也看不到他,他也看不到外面。

關房有一個窗子,是玻璃做的;這個小窗子可以打開來,每天有人到中午的時候送飯過去,就把那個小窗子打開,把飯送進去。同時,上人也派了一個人,在旁邊能夠留意看著恆奇,免得有什麼意外發生。那等他進去以後,上人就要人們把這個第五棟的門,用一個很厚的、很寬的膠帶,很正式地把它封上;這個恆奇就保持在裡頭,他就是閉關,也不講話什麼的。

剛剛講的那個法會,其實是一個很小的儀式,就在大悲院那個第五棟旁邊,只有四、五個男出家眾在那裡參加那個法會,那個儀式,上人當然也在那裡。過了三年以後,到1988年的時候,這個恆奇還在閉關。

那時候,我是開車子帶上人來回聖城和金山寺;上人那時候每個禮拜有三天是在聖城,四天在金山寺。有一天,恆奇的父母親老了,都七十幾歲了,父母親到聖城來;那時候我在辦公室那裡值班。他的父親還是基督教的一個傳教士,父親非常地激動,對我說:「我已經七十多歲了,我不曉得我還能活多久,我希望能夠看到我的兒子恆奇。」他的母親在旁邊,不像他父親這麼激動。

這時,碰巧上人走進辦公室來,我就用中文報告上人:「這個恆奇的父母親來了,要看恆奇。」上人跟我講說:「沒有問題。你去告訴恆奇,說他的父母親很想看他;他可以看他父母親,這沒有問題的。這個他自己可以決定要不要見他的父母親。」

聽了上人這個囑咐以後,我就到大悲院的第五棟去傳達這個訊息。三年前的時候,我是參加了他入關的那個儀式;這三年之間我都沒有見過他一面。所以那一天(我)是第一次把那個玻璃窗子打開看到他;這是三年來第一次看到他。我就和他講說,他的父母親現在在辦公室那邊,很希望能夠看到他;而且他父親、母親說年紀都很大了,這次(來後)不曉得還能夠活多久,非常非常希望能夠見到他一面。我跟他講說:「上人說沒有問題,你可以見你的父母親,就是讓你自己決定,要不要見你的父母親。」

因為他是禁語,所以我跟他說:「你不用講話,你只要點頭和搖頭就可以了;點頭就表示說你願意見你父母親,搖頭就是不願意。」我就看著他,他思考了一陣子,大概有三十秒鐘,然後他沒有講話,他就搖搖頭;頭搖一搖表示他不願意見他的父母親。

那我就離開了,到辦公室去。當時我都沒有跟恆奇講些什麼,這下子我的麻煩來了--因為上人已經離開辦公室了,我要面對這兩個老年人。恆奇母親聽到說恆奇不要見他們時,變得非常非常地生氣,我實在不曉得該怎麼樣面對他們。

說巧不巧,很多時候都是很巧的事情,上人就出現在很巧的時候,上人這時候又進到辦公室來了,那我就和上人報告了發生的事情。上人跟我講:「我現在有要緊的事情,要開會去,請恆奇的父母親等十五、二十分鐘,一會我再回來;回來以後,我會跟他們談的。」上人就跟我講說:「你不用擔心,我會跟他們談話的,大概過十五、二十分鐘,我會來跟他們談的。」那時候我有事情,我就先離開了。

後來我聽說上人回來以後,就把恆奇的父母親帶到大悲院去,然後把門打開,讓他們和恆奇見面,待在那裡,恆奇的父母跟恆奇都談得非常地高興。

後來上人跟我們講說:「當然,恆奇應該見他的父母親;這是孝道,是一定要的。」上人只是在考他,考他動心不動心?看他做得對不對?看他能不能通過這個考驗。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