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人生無常

黃素梅
講於2011年3月1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是黃親觀,今天上來學習跟大家結法緣。

我想先講一講這次的禪七,我打得是很差;因為我第一次參加禪七,平時也很少打坐,所以呢,腳也是很痛,痛了還是痛。那麼,最初第一個禮拜我是持咒來止痛,等那個引磬聲;但是等了幾次都不行,我就放棄了。第二個禮拜,就參話頭。哦!結果參、參……,也是參到話頭也不見了。

那麼後來,我就拿順治皇帝那個偈頌裡的四句偈來整天念:

未曾生我誰是我?生我之時我是誰?長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朧又是誰?

那麼,當我參這四句的時候,就常常在我腦海裡想起,就是打出很多的妄想。但是,也可以說這些妄想都是事實,因為這七、八年來,我都是接觸那些亡者。就是有人往生時,我們都會去助念,如果認識的話,或者朋友介紹;就在這個情況下面,我見過很多亡者(就是死者)。我在想「合眼朦朧又是誰?」他們到底是去哪裡了呢?所以我就整天在想「人生無常」;整天在想這些事情,想了一大堆……,發覺腳不是很痛了,還好一點。

那麼我接下去,就是跟大家講幾則真實的故事。講一講這個生死真的很可怕,也很無常。人平常都是生的時候,哦!很高興:「有個新 baby!」到死的時候,個個都是……,哦!傷心、哭、捨不得。其實,如果是沒有生,哪來的死?

那麼先講一講:有一位婦女她生孩子,生到第三個孩子,生下來只一個多小時,她因為出血過多,結果就往生了。那麼,照現在的科學,這個醫術這麼發達,我們看這種事情可能發生會很少。本來生孩子是高興的,結果也是真的很難過。因為我去看了她的家人:哇!真的難受!三個孩子,一個大的可能五歲多,第二個才三歲多,一個才出生這樣,哦……

另外一則故事,這個發生可能有兩、三年了:一位越南婦女,她跟先生法國人,他們出去上班,結果就……。現在的人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做什麼事都是急急忙忙、忙忙碌碌,不知道……真的,他們在過鐵軌路口的時候,那個鐵軌欄桿已經是攔住,不給過了。那麼她的先生說:「哦!趕不上那趟火車了。」他擔心趕不上火車,耽誤上班時間。他看火車還沒有來,就衝過去,這樣子。那麼,兩個人衝過去時,先生過了,太太就被火車碾到了……,找不到了,就是沒有(軀體)了。他們有一個女兒,才10個月。哇!這個混血孩子真的很可愛!看到她時,我們又是想哭,又是給她……,真的是很難形容。她才這麼小,以後就是沒有媽媽的日子了,真的,不知道她長大是怎麼樣……。

我因為見了太多,我覺得人生真的是太無常、太恐怖了!自己本身在2002年,也是發生了意外。那時只是受傷和心靈的傷害,人還活著。我是跟我先生一起出去,我先生就再也沒有回來了(意外而亡)……。那麼,事情也是已經過去了,也不用太恐怖了。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要學佛,要怎麼樣面對這個生死的問題,我們要去研究一下,應該怎麼樣去了?

我這次是來這裡長住,也是沒想到的。因為前年,我隔壁的店老板也是……。一次一次的警鐘在我的耳邊敲響,把我催過來,因為我也是太喜歡聖城。他大概50多歲,講快就是很快,就幾個月,他生了不知道是什麼癌,腸癌還是什麼癌,結果一天一天地瘦下去,我一天一天看他……。很恐怖!真的!

有一天晚上,已經12點多了,我還不可以睡,我不知道是什麼道理。那我就坐起來念「南無阿彌陀佛」,一直念到不知道是兩點,還是三點,我還是不可以睡。第二天去隔壁的店裡面,她說:他昨晚12點整往生了。聽了以後,我說:「真的是很快哦!幾個月裡看他這樣……。」

以前,我第一次來聖城的時候,我都很想(來長住),我說:「哎!給我在這裡學習兩年也很好,我要清靜一下。」那麼,看來我還是不要再等了,我就跟我孩子商量,我說:「怎麼樣?」那麼他們也都贊成,尤其是我女兒,還在去年陪我來聖城。

我女兒來到這裡,她就說:「哦!媽媽,這裡最適合妳了,妳又喜歡拜佛,大自然的空氣也好!」我說:「那麼,妳呢?」她說:「妳不用怕我呢,我會自己照顧自己。」她那時19歲了,現在(這個月)滿20歲了。所以她也很堅強,因為她也經過一些事,自己也是比較獨立。因為我帶孩子,是不太會照顧孩子,所以他們早早就懂得自己煮東西吃,都會自己做,我只是忙著做工,不是一個理想的母親。

我還有兩個兒子,都受到了聖城培德中學的很好教育。我大兒子2004年就來,讀了四年,2008年就去外面的大學讀了。小的在2007年來的,現在是在聖城讀書的第四年。因為他們在這裡,我在2008年的時候問他們兩個:「你們一個讀四年,一個讀五年,那麼你們給媽媽兩年好不好?」他們說:「好!」那個小的說:「等我23歲妳才來。」去年我算算:「等你23歲,還要等七年!」他那時才14歲,(我來時他16歲),呵呵!我說:「我不知道我(那時)還在不在?」所以我說:「嗯!我不等」,還是來了。那麼,他現在還在培德中學讀書。

先講一講我這個大兒子:他在法國讀書的時候,碰到盚磢k師他們去弘法,就跟他們說,後來他就來這裡讀。他來這裡的原因,是覺得我管他太嚴,我的要求太嚴。因為我發生過意外,所以我很害怕黑。我說:「你晚上9點一定要回家。」他說:「不可以,有時候有朋友,要遲一點。」我說:「不行!」他跟我是討價還價的。後來,他就覺得來這裡可能會自由一點吧!因為不在我身邊。

那他來到這裡,後來打電話回家:「媽媽,妳還只是晚上管著我,這裡是法師、老師,是24小時都看著我們。」呵呵!我在那邊真的偷笑,我高興得不得了,能夠有這麼好!

那麼,前幾天跟然法師談,她說:「哦!這裡其實是老師、法師保護他們呢!」我說:「對啊!外面很多老虎和那個狼啊!」嘿嘿!她說:「這樣好啊!」我說:「當然了!」後來,他自己也慢慢喜歡聖城的學習、生活,所以他也變得很乖了。

後來他過生日,我就說:「哎!你過幾天生日了。因為我們隔得遠,沒有同你過生日。」我祝他生日快樂!你聽他怎麼樣說:「媽媽,生日不是快樂的,我的生日是妳的母難日。」我說:「哎呀!你以前過生日,都是很早就通知我:你今年要買什麼禮物給我。呵呵!哎!你現在為什麼變了?」這個真的是要感恩上人,因為他辦了學校。還有這裡的法師們、老師們的慈悲指導,所以他才有今天。這幾年來,我真的是整個身心都是很健康,因為以前我很擔憂。

其實,他們真的是很有福報,好像這裡,這麼多學生這麼小就懂得念佛。哎!真的是太好了,有這麼好的因緣!如果我們也都是早一點學佛,那該多好!最後我們現在趕上去,就是說還可以這樣了。在所有的事情中,我現在覺得學佛是最重要的。因為人的一生,我們什麼也沒有帶來,死也沒有什麼可帶去的。我看了這麼多,種種的情況都是,去就這樣去了,我天天看著這些。

我們每個星期六念《普賢行願品》,它當中就是有一段:「又復是人臨命終時,最後剎那,一切諸根悉皆散壞;一切親屬悉皆捨離;一切威勢悉皆退失;輔相大臣、宮城內外、象馬車乘、珍寶伏藏,如是一切,無復相隨。唯此願王不相捨離,於一切時引導其前。一剎那中,即得往生極樂世界。到已,即見阿彌陀佛、文殊師利菩薩、普賢菩薩、觀自在菩薩、彌勒菩薩等。 」你看,多好啊!

在這裡,祝願我們大家用功精進修行,早日了生脫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

【編按:講法者係旅居法國之華僑,目前在萬佛城長住。】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