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在聖城七年回顧

葉祖堯博士
講於2011年3月2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是親法。

親光師上禮拜叫我今天晚上分享。我想分享一下我這個在聖城──現在已經第八年的一些感想。

也許下面一個例子可以是我自我檢討的一個準繩吧。去年十月有一天,我跟我的同修去幫我們的小女兒,打開他們剛剛搬來的東西。那麼,過了一下,我就在一張椅子上休息。後來我起來;可是我起來的一剎那,我已經倒在地上了,就看到在我的身上跟褲子上和地上全都是血。因為我在倒下地的時候,碰到一張椅子,把那張椅子的手把打斷了,在我的下巴上切了一道很深的溝。當我的小女兒拿毛巾來給我的時候,我就開始觀照自己。然後我就給送到急診室,縫了五針。那麼回到聖城的時候,已經是六個鐘頭以後的事了。

在這個整個時間裡,我發覺我沒有一個負面的思想起來。所以在我整個觀想的這個學習裡面,我不曾在這麼長的時間,沒有一個負面的心情起來。所以我回來以後,我就告訴我的同修,我說我今天大概從幼稚園畢業了,因為我今天終於發覺我對於「不被境轉」有一點進步。

我現在想跟各位分享一下,在七年裡面我學到了些什麼。我在聖城裡面跟聖城外面,都學了一點東西,那麼聖城裡面可以分成三部分。

我來聖城後,有的時候在女校教書。我過去在大學教書教了二十年,基本上是在教研究院。在美國好的大學,研究院的學生是既聰明又勤奮,我只要把我的手指朝東邊指一指,我什麼事不要講,他們都可以馬上去做到。所以,我對於來教高中生,我沒有很大的自信;可是這個經驗,其實是我生命裡面最寶貴的經驗之一。為什麼呢?因為教這些十五歲到十八歲的小孩,我可以看到他們,在我面前,在一學期之內就改變了。這些小女孩提醒我,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只要我們能夠把自我的格局打掉。那麼我也跟她們學到,自我的提升跟年齡沒有關係。

我的另外一部分工作是幫忙法總跟聖城做總體計劃跟長程計劃。我當然不知道這兩個位置是很明顯的目標,既是箭靶也是炮靶。所以在這過去幾年之內,我可以說是被打成炮灰;可是因為已經變成炮灰了,所以我把我來聖城以前所有的自傲,全部給打掉了,所以我很感謝。

那麼另外一部分,我跟我同修做的事情,是一個比較不正式的服務,就是幫助聖城的一些住眾。

譬如說吧,有一次,有一個男校的學生家長,八點鐘敲我們的門,說,「我氣死了,非得……可不可以給我十分鐘?」他講完以後,是四鐘頭以後,十二點;可是我們供給他四只耳朵,可以使他安靜下來,是一個很大的安慰。

另外一個例子,是我們去年十月去溫哥華,看畯s法師。我們在那裡一整個禮拜,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跟她在一起。我們剛剛到的時候,發現她沒辦法把她的家裡放下,也許是因為她的家裡的人不能把她放下。當我們跟他三姐見面的時候──她三姐是陪她去香港跟臺灣又回來──她不能停地在哭。那麼她的大哥,更是還沒說話就開始嚎啕痛哭。那麼最難辦的事情,是怎麼告訴他們媽媽。畯s師的媽媽九十五歲,身體也很不好。所以最後我們想了一些方法,也得到琤糪v的大力支持。

所以我們在金佛寺的圖書館,安排了兩頓午餐給貞法師全家。午餐的時候,貞法師是坐在她媽媽邊上。這整個午餐,大家都是談他們的過去,又說又笑,貞法師會常常摟住她媽媽跟她講一些話,或者靜靜拍她的背,是很自然的一種媽媽跟女兒的關係。每次午餐都是兩個半鐘頭,有人說差不多要走了,她媽媽都不肯走,還要再談,還要再談。所以這兩次午餐以後我們知道,貞法師已經把她跟她家裡的緣份放下了。那個時候因為我們要去臺灣,所以我們就先走了;四天以後,貞法師就很平安地,解脫往生。

我最深的學習,是跟聖城不同的人的交往。由於和很多人談,我學到很多東西;跟每個人我都學到很多東西。與聖城這些同修交往裡面,幫忙我看到我心中的黑影。然後能夠正對這久往以來一直都在我心裡面的黑影。能夠了解在黑影背後是什麼樣的力量,在推動這個黑影。在這些交往裡面,我開始了解到慈悲的真面相,也開始了解到,為什麼菩薩們都要發這麼大的願。

那麼我在聖城外面,也學到很多東西。我只舉一個例子,就是聖城外面有一個日本飯店,叫 OCO Times。八年以前,一對年輕的日本夫婦,來這裡開這個飯店。我的心目裡面認為這是 Ukiah最好的飯店。我也看到,這一對年輕的夫婦,如何超越了文化的界限,在這個不同的國度裡面,發展出一片光明的景象。

現在我想介紹一下幾個使它這麼成功的原因。第一個,他們以服務為目的。這個飯店雖然很小,可是每一個走進去的顧客,都得到一個完全的經驗。譬如說,你走進去,它的廚房是公開的,所以每個在廚房裡面的人都跟你打招呼,都跟你笑。所有顧客要用的東西,它經過精心地設計。譬如說,裝水的這些大瓶子,上面都貼滿了一些祝福的話。他們心想,從這種祝福的話裡面,這個好的能量,從水裡面可以傳給顧客。

第二點,就是他們的員工是放在第一位的。這是唯一的飯館,所有員工下班以後,可以從菜單裡點一個他自己喜歡的菜,然後享受顧客同樣的權利,在那兒慢慢吃他的菜。而同時呢,這個從第一天他們開飯館開始,所有的利益都是大家分紅,所以大家都很高興,員工都很高興。

那麼第三點,是他們的心量很大。在這個激烈競爭的世界裡面,這種大心量很少看得見。舉一個例子,我們有一天在等我們的桌子。看到他們的白板上面,這個老板寫了一通廣告,說他們前天晚上才去另外一家飯館吃飯,說那個地方的菜好得不得了,他介紹所有他的顧客都去那家飯館。在這個競爭激烈的環境裡面,另外那家飯館是他的競爭者,可是他們不這麼想,他們心胸大得很。

所以我從這個飯館裡面看到,這在二十一世紀裡,外面的組織、公司,一定要靠所有的人一起努力,而不是靠在你這個組織裡面的階級──所謂的領導者;是更像菩薩而更不像老板。就像這個飯館的老板,他跟別的人一樣都在那裡做事;他沒有出來叫另外一個人,你做這個,做那個;每個人都有他的本分,包括他自己。從這個飯店的經驗裡面,我可以看得出來,我們聖城裡面講的一些佛法的原則,可以很成功地在外面實現。

現在,我介紹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裡面的一首詞,他用過去不同的三首詞裡面摘出來,來解釋人生的三部曲。中文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我用這首詞的原因是,我現在對這首詞的了解跟我從前的不一樣。因為我認為,一個人生不是只有三階段,一步一步走的;而是一個螺旋式的人生。所以當我們能夠正面地面對我們的心中的黑影的時候,我們就可以提升到下一層。就是,當我們找到,並且放下我們的執著,有所領悟的時候,我們就提昇到另外一個層次,然後又重新開始。

所以我現在這裡要特別感謝各位,因為有你,所以雖然我在古稀之年,仍然能夠向上提升。阿彌陀佛!有沒有問題?

近梵師告訴我,還有四分鐘,有沒有問題?沒有問題的話是不是……

(近梵師:還有兩分鐘,我想請問葉教授,就是,我相信他在這八年當中,對他來講是一個跟以前的生命截然不同的經驗,因為他等於是正式在佛教裡頭生活。我想說,他這八年,跟以前最大的分別在哪裡 ?就是你還沒有到萬佛聖城,你以前的生活是一個教授;然後你到這裡經過八年的體驗,你發現在你的人生當中,這個分水嶺的最大的不同點在哪裡?)

近梵師剛問我,在這八年裡面最大的進步是什麼,我想我就在剛剛開始講的時候,從我自己的尺度來量,最大的進步是我比較能夠不被境轉。

那麼我來以前,我是一個很高傲的人;我現在那個驕傲的心,完全給磨掉了。所以這個對我自己來講,如果我繼續在外面的話,我不可能到這個地步。這個分水嶺最大的不同點在我很清楚的知道外面的事情都不重要,淨土是我的最終目的地。

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