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我造廟,請佛來住
──遙想戒壇的那段日子

比丘尼 恆茂
講於2011年3月15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慈悲!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

今晚輪到畯Z在這邊跟大家來學習佛法。這個禮拜天,就有一批善男子、善女人發好心來出家,他們即將進入法王之家了,我們非常高興,法王座下又添孫!這樣的因緣下,我不禁想到在1990年代,對我們這一批沙彌尼,上人所做的種種教化,現在藉著這個因緣,來跟大家分享。

先從出家那一天說起:1990年3月16日,師父誕的時候,我們總共有3個人,就在這個祖師殿,上人親自給我們圓頂。當時上人問我:「妳要出什麼家?」我回答:「我要出世俗的家,出煩惱的家,還要出三界的家。」上人點點頭,然後接著說:「妳要把英文學好。」

當時,我只是脫口而出:「要出世俗的家,出煩惱的家,出三界的家。」那個時候可以說是口頭禪,因為還不懂得裡面的意思;二十多年下來,才真地明白,這不容易啊!出世俗的家,不是走出家裡那兩片門的家,而是要把我們在家的習氣毛病一點點地、慢慢地洗刷掉,那真的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否則,我們的習氣毛病這麼重,修行起來很有障礙,而且也會讓別人起煩惱。難怪上人要求我們:「每天晚上要摸摸自己的頭,問自己是不是個出家人,出什麼家?」

聽到上人要我把英文學好,當時直覺反應是:「我是來修行的,來學佛法的,怎麼還來學英文呢?」因此,以後縱使遇到有學習英文的機會,都沒有認真去學習。到現在,我覺得非常對不起(上人),(自己)也很後悔。因為把英文學好了,才可以幫助佛法在西方紮根。除了可以翻譯經典;而且有了語言、文字這個工具,才真正地認識西方的文化,他們的思想,然後才能夠把佛法,帶進他們的生活中去應用。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跟我學,有機會學語言的時候,趕快把握當下,好好用心學習。

就在出家後的一個多月,總共有38位沙彌尼集中訓練,住進戒壇。我覺得那種(訓練方法)非常好,因為集中訓練,大家可以互相學習--所謂見賢思齊。記得住戒壇沒多久,上人就問我們:「誰會背《清涼國師十大願》?」有一位比丘尼,我看她非常地忙,從早忙到晚,可以說從早課,一直到下殿(後),她才進寮房(休息),她(成天)都在外面忙著。可是,她竟然可以把《清涼國師十大願》背下來!

清涼國師這十種願,就是:「一,體不捐沙門之表;二,心不違如來之制;三,坐不背法界之經;四,性不染情礙之境;五,足不履尼寺之塵;六,身不觸居士之榻;七,目不視非儀之彩;八,舌不味過午之餚;九,手不釋圓明之珠;十,宿不離衣缽之側。」等這位比丘尼背完以後,上人告訴我們:清涼國師是一位大菩薩,他的修行非常認真,絲毫也不馬虎。在他出家以後,他就用這十願來勉勵自己,所以,我們每個出家人,都應該知道這十種願,照著這十願來修行。

多年以後,我有一次遇到一個其他道場的居士,她跟我們講:「一看到你們法總的出家人,就知道這個是法總的出家人,因為你們本身就有一股道氣。」我就在想,我們這股道氣從哪裡來的?可以說一開始當沙彌尼的階段,上人就用清涼國師的這十大願來勉勵我們修行,所以,在耳濡目染之下,我們所散發的「道氣」就非常地清涼,因此跟人家真地是不同的。

我本人是到萬佛城沒多久就出家,所以,(一點)基礎都沒有;尤其在打坐方面,是出了家以後,才開始學習的。可是進戒壇以後,看到大家都可以打雙盤;而且戒壇下面有二十幾個「山洞」,就是我們受具足戒,登壇上去的那個地方,下面有二十幾個「山洞」。看到同參道友們有時間就到「山洞」去打坐,或者她們晚上不睡覺,就直接在這個山洞裡面坐著睡,不倒單的。我看了覺得很雀躍,也很想來學習;雖然那時候我打坐打得很不好,常常盤起單盤時,腿都會掉下去,但我還是很願意學習。

有一次,上人在大殿講完法以後,因為很多人都會跑過去問上人很多事情,我也跟著跑過去。我就跪下來,求上人說:「師父,弟子可不可以學習不倒單?」你猜上人怎麼回答我?上人就拍拍我的頭:「啪!啪!啪!」三下:「可以!可以!」我聽了好高興,哦--上人說可以!所以,那天晚上回到戒壇以後,就趕快把我的睡袋呀什麼的,就搬到山洞裡面去了,從那天晚上開始,就練習不倒單。

當時,我們的課程非常豐富,除了上人在戒壇親自教我們四十二手眼之外,上人還請了很多外面來的法師或學者教我們,後來才知道,上人的用意是在訓練我們擇法眼。當時的課程裡有氣功,因為我們以前都沒有學過氣功,所以大家都很好奇去學,那就有人跟著發功,像這些種種奇奇怪怪的動作,都跑出來了。

上人就會跟我們講,他說:「對於這個氣功修道,大家要拿出智慧,要用公正無偏的立場來說出自己的看法。現在常有十方善知識來講法,他們所講的法有可信法、不可信法,還有是法、非法,你要平心靜氣,詳詳細細來推究。不論誰講法,要用六大宗旨來衡量,是不是有所求?想自私?不打妄語?確實知道呢,就可以相信;那不知道呢,就要存疑。

不管對方是不是有名的人士,你要用冷靜的態度靜觀其變。所謂『正人行邪法,邪法也變正法。邪人行正法,正法也成邪法。』先把人的標準定好,再看看他所說的法。他講的法呢,如果講不出所以然來,要在種種的問題上去注意。他如果講得好的話呢,要注意好的地方;講得不好呢,要注意講得不好的地方,然後大家要平心靜氣地拿出(自己的看法),講出來給大家作參考。如果他無所貪求,他講的什麼法都可以相信;如果對方是又自私、自利,財、色、名、食、睡樣樣都貪,他講得再好,也不可以相信。你們不可以愣頭愣腦湊熱鬧!講得好、講得不好,要能夠分辨得出。」

上人當時還要籌備五宗的道場,給大家來修行。上人說:「你們要修哪一宗呢,我都會滿你們的願。禪、教、律、密、淨,我希望你們都成為祖師,到各地弘揚佛法,讓佛光普照,和祖師並駕齊驅。我要造就各宗各派的人才,喜歡念佛呢,有念佛堂,一天到晚念佛。喜歡打坐呢,有禪堂,可以讓你一天到晚打坐。那講經說法呢,就造一個大講堂。想要研究戒律的話,就可以好好地研究戒律。所以,我希望在有生之年,做你們的大護法,我造廟,請佛來住。」

我們各自選了一宗,當時我選的是譯經。有人就問上人:「譯經也是五大宗之一嗎?」上人說:「法無定法嘛!」隨後,上人說道:「這個譯經,是行菩薩道的,不在五宗之內;五宗是要大家一起實實在在地修行。師父自己不修行,都願意來護持,供養大家修行。希望在我之前,你們大家都成佛。這不是說笑話,這是給你們授記的,師父要給大家來做護法。」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