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戒律是自己的一面鏡子

比丘尼 恆哲
講於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各位善知識:大家阿彌陀佛!今天晚上輪到畯鼰礞j家結法緣。

我們知道,再過三天,大家期待的剃度典禮的時間就到了。所以,今晚畯黦Q藉著「出家」這個話題來勉勵後進,同時更為我自己自省。因為有一些新來的人在座,所以,如果我講得不如法的話,請法師們和各位大眾慈悲,一定要指出來。

首先,我想講的是我們的僧團。上人在西方建立僧團是非常非常地不容易,也很難得地。我個人因為近年來參加一些活動令我覺得:身為一個法總的比丘尼,在西方來學習佛法,研究佛法來行道,我非常非常地珍惜,同時我也非常地感恩。更因為我的珍惜和感恩,我希望有更多的西方人能夠認識我們這個僧團,並因此來加入我們的隊伍。我相信,大家如果仔細留意的話,其中的理由應該不難想像。

接下來,我要講的就是戒法和佛法。身為出家人,最主要的就是要持戒,為什麼要持戒呢?就是要調伏我們的習氣毛病。為什麼需要調伏我們的習氣毛病呢?因為我們的本性它是清凈,它是自在,它是解脫,它是歡喜的;因為我們離那個本性遠了,所以我們有痛苦。那戒律是保證我們能夠得到解脫的,因此,身為一個出家人,在僧團裡頭,我們首先就要學習戒律。

我記得20年前,我剛剛到萬佛聖城來的時候,我幾乎只聽到兩件事情:第一個就是「隨眾」;第二個就是「聽招呼」。我曾經在其他機會跟大家結法緣的時候,我也提到過這兩點,今天我在想要講什麼的時候,我還是想到這兩點。

為什麼我想到這兩點呢?因為我們隨眾上殿過堂,就是幫助我們修習法;通過修習法,可以給我們一點法的力量,能夠有一點點定力。但是,這樣還是不夠的,我們為什麼要聽招呼呢?因為我們從無始劫來的這些習氣,這些執著都在我們的心性裡面,如果我們能夠用工作,用服務來調伏我們的心態,去掉我們的人性呢,那麼我們可以往這個僧性邁進。

「僧」呢,以前我學中文的時候,老師就講到這個僧字的意思,「僧」字是說曾經是人,現在做了出家人。那些人會有的做法、說法,或想法都沒有了,因為他已經不再是人了。為什麼不再是人了呢?因為他從法化生了,佛法調伏了他的心性,佛法改變了他的習氣,改變了他的毛病。同時,情緒也沒有了,脾氣也走了,所以也不會鬧情緒,也不會發脾氣,慢慢地,這才是一個僧格的養成功。如果僧格慢慢地養成功聖胎了以後,你再去行菩薩道,你再去修定,你就能夠轉凡成聖,入道解脫。

在《大智度論》上面,曾經講到說:出家,因為離俗,絕諸紛亂,就是不像世俗人的生活那麼紛亂,他已經離開這個塵世了,所以他可以專心地來行道,而專心行道就比較容易;為什麼專心行道就會容易了呢?因為一旦專一其心的時候,心裡頭無思無慮,裡面的妄想沒有了,外面的事情就不見了--你就不會看到了,你也不會注意到,你也不會去想它,也不會發生了。這是出家行道容易的部分,那出家有什麼難的呢?

龍樹菩薩說:出家樂法難,你要好樂佛法這是很難的。你不好樂這個塵世的法,世間的法,你好樂佛法;那既然能夠好樂佛法,出家了,那又有什麼難的呢?他說:「修諸善法難,以是故,應出家。」為什麼修諸善法難呢?

因為我們有考驗。我們會碰到善知識、惡知識,在我們不甘願的時候了,在我們很累的時候了,在我們很委屈的時候,來考驗考驗我們。所以,在這些境界起來的時候,我們是不是還能夠修諸善法呢?或者我們的心有沒有向外去攀緣啊,討好啊,諂媚啊,或者是等等等等,其他?因為修諸善法很難,「以是故,應出家」。正是因為修善法難,所以應該要出家。出家要幹什麼?這就是有一個力量,它可以幫助你專心來行道,對付你的這個習氣毛病,對付你的這個執著,對付你的妄想。

那麼,另外,我們在佛教裡頭講說:凡聖有六種力量,其中三個,出家眾,比如說沙門,沙門是要以忍辱為力。當沙門以忍辱為力,禦諸惡境,無所瞋恚。所以,種種惡境來的時候,一個沙門不動心,不會發脾氣;你不會發脾氣呢,你的功德林就不會被燒掉,你就可以繼續前進;你一發脾氣以後,你需要很久很久去調伏你那個動蕩的心。

那第二種的力量就是羅漢,我現在只是舉三種,所以我說第二種。那這個羅漢呢,我們前一、兩個禮拜,另外的法師也提到說五力,就是說羅漢修道他是專精,他的五根都是精進的,所以修行精進勇猛,心不放逸。雖然他很累了,但是他還是想到他的行道;如果有人有需要,你24小時可以來找我;如果有一個地方需要開會,雖然他很累,但他也會馬上趕去開會;如果有一個眾生,佛法不能夠解決,他就會不厭其煩地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地解釋。他的心一點都不放逸的,希望自己能夠得到解脫,眾生也可以明白。

還有就是諸佛,諸佛是以慈悲為力,諸佛他們都希望利益一切眾生,讓他們都沒有所障礙的。

那麼,我們出家行道,在《大乘起信論》裡頭講到:出家的人,是要折伏煩惱,出家是為了折伏煩惱。第二個,應該遠離憒鬧,常處寂靜,修習少欲知足,頭陀等行。這使我想到我們萬佛聖城在早期的時候,常常被人家詬病,說我們一個個都是什麼「冷面孔」……等等,說我們對人家都沒有什麼反應……,為什麼呢?因為太習慣那個寂靜的地方,沒有跟(外)人有很多的溝通交談,所以,遠離憒鬧。

那現在我們活動很多,所以我提出這個來,也是希望說我們的常住,常常能夠想到這個修行的道風,我們是要遠離憒鬧,常處寂靜。而且少欲知足,行頭陀行。乃至小罪,心生怖畏,慚愧改悔,不得輕於如來所制禁戒;而且,我們要護譏嫌,不要令眾生妄起過罪故。如果我們做了什麼事情不合戒律,那居士會譏嫌,說這個出家人沒有修行,或者是破壞三寶。那他們這樣一譏嫌的時候,他們造口業,那是我們的罪過。用這樣子的方式,乃至於犯小的罪,心裡頭都怖畏,那麼我們要慚愧,要懺悔,要棄貪著……,這些都是幫助我們來修煉我們的身心。

如果我們在出家的這個生命當中,時常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把我們心裡頭的陽光遮住了。那麼,常常是因為我們的心不清楚,我們的心還飛得不夠高,所以我們會有那樣子的境界。很多人都是想要把這個雲把它滅了,然後讓陽光現出來。但是,我們出家了很久以後,你慢慢就會發現,其實問題真的不是在外面,所有的問題都是在我們的心性裡面。

我們不能夠去抱怨外面的境界,不能夠說誰對我不公平,也不能怪哪一個老師、法師做得不正確。是因為我們的心不夠清明,是因為我們的心有這些習氣毛病,遮住了我們的快樂,遮住了我們的自在,遮住了我們的清凈。所以,你想要到那個自在、快樂、清凈的境界,你一定要想辦法讓你的那個心放飛;飛上去,穿越過雲層,到了雲層上面,我們都知道,那裡的天空永遠是碧藍清澈的。

所以我覺得,關於修行,不管是廟上的清眾或者是出家眾都應該認知:修行,一切都是在我們的心性上,所以,轉化我們的心性是唯一的出路。最近這幾個禮拜以來,我們都在看玄奘大師、鑒真和尚的故事,他們的這種堅忍不拔的精神毅力,我相信我們大家都能夠稍稍地得到一點點法益。那上人,自己一個人赤手空拳頭地到西方來,有這麼大的偉大事業,同時建立這麼多的道場,他的這個精神更是我們不能夠忘記的,是我們學習的典範。

上人講過說:「將來呢,修行是第一位,工作是第二位。」上人說:「戒律是活的,它不是死的;合乎佛法的就是戒律,不合乎佛法的就不是戒律。我們不要說人家不守戒,我們不要說人家不修行,戒律是自己的鏡子,戒法是用來改變我們的心性的。」

最後我要講的就是說,我們未來的僧團應該是一個和諧合作的一個僧團。那僧讚僧,佛法就會興,我們要「找別人的好處,認自己的不是」。

有一次,我在臺上做翻譯,我們的大師兄上來講法,講著講著她就開始講在座的一個人的好處,那就是她講法的內容,那個讓我印像很深刻。

我們大家相處在一起,如果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從別人的身上找到優點,能夠從別人言行裡面得到法益,我相信,一定比我們批評別人,怪罪別人,或者開脫自己會更有力量得多。

今天我就報告到這裡。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