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不請自去加拿大

比丘尼 恆君
講於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琝g,好久不見。從今年的一月十五日到三月十七日這段時間,我在加拿大。去加拿大是一個意外,因為佛七剛結束,在十二月二十九號冬季禪七第一支香的時候,我發生了一點事情。

除了天氣非常地冷以外,去年佛七打得非常好,尤其我個人非常喜歡念佛,所以對我來說是法喜充滿。我沒想到,佛七一完的第二天,在大家打禪七的第一支香的時候,我咳嗽咳到快昏倒。實際上,在去年六月二十八號,我已經咳嗽昏倒過一次。那次咳嗽太劇烈了,本來坐在椅子上,咳到後來,等到自己有知覺時,人已經伏倒在桌上了。半年後又發生劇咳,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呼吸道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所幸意外飛來了一張機票,半個月後我就飛往加拿大看病,這是我第一次到加拿大。

回到美國,人家問我:「加拿大怎麼樣啊?溫哥華如何?」我說:「前門化超度牌位,後門上車看病,金佛寺旁邊的路我都沒有走過。在加拿大這兩個月,我真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那裡經常是零下七度,零下七度還不算是很冷的天氣。我在那兒看到下雪,一夜之間就在路上、樹上、車頂上積了很厚的雪。金佛寺的出家人及居士很辛苦,要冒著風雪掃路上的積雪;如果有人在金佛寺門口、停車場滑倒,我們是要負責任的。

我去之前,有一個大法師跟我講:「祝福妳!希望妳此去能夠減肥成功,瘦五十磅回來。」我說:「能瘦五磅就不錯了!」結果回來一看,慘了!不是瘦五磅,是又胖了五磅,因為在加拿大沒有運動。我在那邊,第二天就水土不服,非常的不快樂,為什麼呢?我在萬佛城,就像放山雞,自由地到處走來走去,忽然變成籠中鳥,只能一樓到二樓活動,每天巴著窗户往外看,可是又不能出去;外面冰天雪地,要不然就是寒風苦雨。所以,第二天我就覺得人很悶、不透氣,好像被關禁閉一樣。

因為環境是密閉的,沒有什麼活動的空間;雖然有些健身器材,用的人是少之又少。在這個「優渥又密閉」的環境裡,容易為小事生煩惱,所以天氣放晴,年紀輕的法師就在寺外打掃、活動。那裡的法師上殿很認真,法總各分支道場來說,現在金佛寺岀家人數算是蠻多的;像比丘尼琣r輩法師(包括我)有七位,其中八、九十歲的老法師有三位,近字輩的法師有四位,沙彌尼也有四位(快八十歲的有兩位)。

金佛寺法會多,週六、週日還有固定的法會,週日午齋講法是法師跟居士輪流。因為以前法師不多,法師還要帶領下午的法會,所以有時候一、兩個月都是居士在結法緣。晚上聽經,以聽上人講經錄音帶為主,週六、週日晚上是法師講經。萬佛城的往生堂是在大殿外面,金佛寺的往生堂就在大殿內,在現在男眾靠牆的位置。晚上聽經的時候,人都習慣聚集在延生堂這邊,往生堂那邊空無一人。

我週六中午到,第二天用齋時,聽居士講她的學佛心得。聽了半天,我就推薦自己,要求給我二十分鐘時間結法緣,大家都很高興。我跟他們講:「我是不請自來,來到加拿大。而且,你們看到的是萬佛城最具有重量級的法師,看到一個法師就等於看到兩位法師;因為她的體重就是兩位法師的體重,聲音也像兩位法師一起講話的音量,所以你們是有福報的!」

師兄很慈悲,知道我喜歡講話,所以安排我在那裡連續八週,每個週日晚上七點鐘到八點半講法。其實很慚愧,我也沒有什麼法可說,只能講講修行的生活經驗,專程來聽的人還不少;因為天氣很冷,人們通常晚上都不會外出。有位年輕的法師跟我說,看到停車場車子那麼多,她蠻高興的;大家願意晚上來聽經,這是不容易的事情。不論是週日,或是聽經的時候結法緣,我的主題都是「佛法與生活」,主要談的是問心、調心、修心;一直到我要走之前,還跟他們講修行不要忘記問心、調心、修心。

我在這段時間介紹了兩部佛經、一本上人的開示,也就是《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普門品》,以及上人的事跡-中國篇-《白山黑水育奇英》。我告訴那裡的居士,研讀這三本書的殊勝功德。想不到這三本書--兩部佛經,還有上人的開示,從此「暢銷」,有些法師也開始念《普門品》《佛說長壽經》,看上人的事跡。

大家都很照顧我,在那裡跟法師、居士相處得很好。但是,有一個居士看到我,卻把我當仇人一樣。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呢?是有原因的。她很喜歡聽經,平常下班後就來金佛寺,做晚課、聽經。她起先很喜歡聽我講話,週日白天法會結束以後,她會留在道場幫忙,晚上七點鐘聽我講「佛法與生活」。有一天,當她在幫我做事的時候,我跟她說:「妳有沒有來過萬佛城?」;她說:「有。因為認識這裡的居士,曾經來過萬佛城,感覺非常好,很喜歡萬佛城。」我說:「那妳有沒有皈依呢?」她說:「有皈依。」我說:「皈依出家人還是在家人呢?」她臉色就變了,當晚就沒留下來聽我講法。從此以後,她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一樣。最後兩週,晚上聽經到八點以後,我會跟大家談一些修行的經驗談。她不知道我會出現,一看到我,整張臉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實際上,她在學習佛法的時候,遇到了一位老師;這位老師是一個男居士,相貌、言談都很不錯,所以有不少人跟著他。她對老師是景仰之中,又有一份感情。後來她有機會看到這個人的老師,人更莊嚴,言談更有智慧。其實這一類的「老師」,也有自稱為法師,也收弟子,身邊不乏女眾跟隨;而這些親近他的女眾,不少是摻有感情的追隨,這是學習佛法不應該有的情形。有些人不了解什麼是正法,被我點破,她不能夠承受,還覺得我在誹謗她的老師,所以沒幫上忙,反而結了一個不善的緣。

金佛寺過年氣氛非常好,這是我出家以來,第一次感受到濃濃的過年的氣氛。在除夕前的這個週日是抄經法會,有的抄《心經》,有的抄《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宣紙底下放一個可以描寫經文的版本,他們照著描。老老少少一筆一筆地抄寫,埋頭苦幹。其中,七、八十歲的老法師戴著眼鏡,像小學生般認真抄經,看了令人感動。

除夕當晚,金佛寺有除夕點燈法會,人潮爆滿!點燈法會是晚課以後,七點開始。大家先念《楞嚴咒》、十小咒、《心經》,一直到念「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後,開始點燈。因為人很多,大家排隊一個一個地點燈,搞到九點鐘才回向,大家都很開心。很多人不是佛教徒,為了新年有一個好頭彩,專程來到金佛寺,也因此熏習到佛法,我覺得這個法會辦得很有意義!

九點鐘之後,每個人走出大殿,大殿外面已經準備了各種吉祥話的紅紙條,上面有新年的祝福語。當你抽出一張紅紙,旁邊有人用麥克風幫你念出來,像我這次抽到是「步步高昇」,旁邊的男居士就用麥克風念出來「步--步--高--升……」,然後我敲大鑼一聲「哐……」;接下來有人抽到「年--年--有--餘……」,大鑼又「鏗……」一聲,真的很有過年氣氛!我拿到「步步高昇」,當然是很高興;我更希望抽到「減肥成功」這四個字,可惜沒有,有點遺憾!

因為過年的氣氛太好了,所以我也給他們加一個活動--猜燈謎,我提供了很多燈謎給大家猜。他們站在那邊,認真地看謎題,好像在讀聖旨一樣。有的還拿張紙抄下來,問我:「法師,要不要整個抄下來?」我說:「不用,這個是隨喜。」我只是一時好玩,可是他們是老實修行人,就在那兒興致勃勃地研究,議論紛紛。有個題目是「初一到十五,猜一個字。」他們彼此就問:「這是哪一個字呢?」我指指自己:「看看我!」他們馬上心領神會,脫口而出:「噢!我知道了!胖。法師,對不對?」我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我說:「對……!」

我要回來之前,我問醫生:「醫生,您覺得我有沒有減肥的希望?」醫生看看我,想一想,好像這個問題比問什麼時候世界和平還難回答,他最後很誠摯地說:「法師,我覺得身體健康比較重要。」我忍不住長歎一聲,心想我這輩子大概不可能高瘦了--長高、變瘦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這次去加拿大,唯一的遺憾是又胖了。兩個月不見,我回來感受到聖城各方面都在欣欣向榮;尤其這次觀音七真是太殊勝了,可見我們都在進步中。日日新,年年新,一年比一年好。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