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地藏七心得報告——
淨念攝六根

比丘尼 恆君
講於2010年9月11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琝g。這次地藏法會非常地殊勝,非常地難得!大家能夠來打地藏七,這說明了和地藏菩薩很有緣。現在正值聖城學校開學期間,很多法師忙著廚房或是教學的事;雖然大家都很忙,今天早上第一支香的時候,有20多位琣r輩的法師都到了,迴向的時候也都趕來參加,可見大家對這個法會的重視。我參加法會這麼多年來,深感這次法會的殊勝與圓滿!

上人講過:他念《地藏經》的時候,是整整兩個小時,可見他念得不是很快的;我個人念《地藏經》是45分鐘一部。上人告訴我們,他念《地藏經》是跪在石板地上念的,他希望弟子們只要不是年齡太大,或是身體太差,最好能跪著念經;由於我的房間不大,身體如果沒有特別的狀況,我會跪在椅子上面念經,這是我個人的一個經驗。

上人有一個在家弟子,經常親近上人,是位師兄級的居士。上人圓寂後的第二年,他參加金聖寺華嚴法會。他在念《華嚴經》的時候,看到別人都是坐著,他想:「那我也坐一下吧,跪著念經挺累的。」沒想到他才坐下,就聽到上人在他的耳邊說:「你又沒有生孩子,幹嘛坐下來?」他一聽到上人說話,趕忙地跪到地上,不敢再坐著了。

聖城的法師都很辛苦,尤其是主法的法師,畢恭畢敬地帶領著大衆共修;他是大眾的表率,教我們怎麼樣拜佛,怎麼樣誦經。如果你有心要出家或是剛出家,現在要好好地跟隨學習,否則將來有機會到你主法的時候,你很難撑起這個重責大任的。

念佛、念菩薩聖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法。我個人的經驗是:當我念佛號和菩薩聖號的時候,我是用觀字法:當念「南」的時候,就觀想「南」這個字;念「地」的時候,出現「地」這個字;念「菩薩」的時候,眼前現出「菩薩」兩個字,我心裡觀這個字,眼睛看這個字,嘴裡念這個字,耳朵聽這個字,用六根全心全意地念佛、菩薩的聖號,念得字字清楚,字字在耳裡,字字在心裡。

在大殿共修時,念佛要跟著維那的拍子來念,不可以你念你的,大眾念大眾的;念小聲容易昏沉,念得太大聲,會聽不到別人的聲音,出眾、令人分心是有過失的。有些人是「殿上一隻蟲,殿下一條龍」,平常說笑的時候,嘻嘻哈哈很大聲,但是到念佛的時候,就變得有氣無力,沒精打彩的樣子;也有些人担心自己出聲會令人煩惱,所以念佛不出聲,默默地聽別人念,在我看來,實在可惜!希望大家能夠珍惜這麼好的修行道場,把握用功時機,好好念佛。

跪念地藏經

上人皈依智老和尚後,即修禪習定,讀誦佛經。上人十五歲第一次看見《地藏經》,從此天天跪念《地藏經》,膝蓋跪破也不惜。上人對經典至誠恭敬的精神,實在不是常人可及!

上人自述:

開始修行,就念《地藏經》和《法華經》。十五歲那年冬天,我第一次遇著《地藏經》;以前沒有看過佛經,這是頭一次看到佛經。好像是在妙蓮長老那兒得到這個《地藏經》,是他用筆寫,然後再印的。我得到他寫的《地藏經》,回去就開始念。北方的精進香可以燃兩個鐘頭,我點一支香,跪著慢慢念;念完一部,香也燃完了。

我是在中午的時候念,一天念一部,念了一個時期,把膝蓋都跪破了;因為是在磚地上跪著的,什麼也不墊。本來也有墊子,但是我不用,愚癡到把膝蓋都跪破,還是不用墊子!這是我頭一次念《地藏經》的經驗,那時的體會是一言難盡的,身心都覺得很清淨、舒暢。

我那時候蠢得那個樣子,不願意墊墊子,就願意叫膝蓋破了、流血,覺得這是應該的。你們現在膝蓋沒有破,沒有流血,跪在地下,一定要有個墊子來墊著,痛一點點,就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膝蓋;由這個證明,你們是比師父聰明得太多了!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