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楞嚴經》-- 心之源萬象影

比丘尼 恆慎
講於2009年9月1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晚輪到皕V上臺練習說法。

《楞嚴經》是以清凈的如來藏心為體,卷一到卷四雖然往復地問答,有七處徵心,還有多方的抉擇真妄,無非是要顯一心之源 -- 如來藏真心。因為這個很不容易弄明白,我們常常是認假成真,所以佛就多方地剖析。

在《楞嚴經》中我很喜歡的一個偈頌是:

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
有漏微塵國。皆依空所生。
漚滅空本無,況復諸三有。

也就是山河大地,以至於萬事萬物都是我們內心的顯現。先要跟大家分享一個公案,就跟我們這個心有關。

在明朝萬歷年間,有一個做官的名叫焦甲,本來是江陰縣的縣吏,他坐船趕去赴任。在途中,一個僧人想要搭他們的船去往普陀山,他的僕人不答應,這個僧人就找到焦甲說:「我募化了六百兩的金子,打算送到普陀山去建道場;如果你今天讓我搭船也是功德無量」,這個焦甲就答應了讓僧人搭船。六百兩金子是一個很大的數字;上人以前說有個人供養了三百兩金子,以現在來說就可以買房子了,所以六百兩是相當多的。

這個焦甲和僧人一同行了幾天,一天颳了一陣風,那個焦賈就起了一個歹念,他把僧人推到水裡面,找到僧人的行囊,果然有六百兩金子,他就把這些錢入私囊了。

隔天早上他就看到僧人從水裡面出來跟他說:「我這個命已經被你害了,但這個金子是十方眾生所有,絕對不能讓你入私囊。」所以僧人從那天開始,不管白天晚上就一直現形讓他看,一直攪鬧他;焦甲凌晨坐起來,僧人馬上就在他身邊了,結果弄得這個焦甲很難過,心神不寧地,不久就生病了。他出現對焦甲說:「我已經告訴了玉帝,玉帝很生氣要殺你們父子倆。」

後來焦甲上任了以後,就請僧人和道人來超度亡僧,但都沒有用。後來焦甲醒悟過來要把那六百兩金子拿去做功德,捐給廟上;那個僧人還出來很生氣地說:「你做這個有什麼用?快點還我六百兩金子,我要拿到普陀山去做佛事」;總之這個亡僧就是不解。

這樣日子過了一年,他病得很難過,自己的錢和那六百兩金子都差不多用完了;但僧人還是不放過他,常常出沒在他家裡,乃至他的家人妻子、奴僕都能看到,弄得一家雞犬不寧。

有一天還是這樣子,守門的人又來報說外面有個僧人,叫什麼名字的,要來見焦甲。焦甲當下就想:「這個僧人出沒無常地,這樣子還不如死了算了」,就拿刀準備自殺;他的妻子兒子趕緊阻止。

這個門口的僧人,其實就是之前的那個被推下水的僧人。僧人顧不得門人的阻擋,就衝進去了;衝進去後剛好看到他的妻兒在搶奪這個刀。這個僧人對焦甲說我是人,不是鬼,你讓你的妻子離開,我告訴你原因。焦甲的妻兒走後,僧人對焦甲說:「你把我推入水中以後,我本來在水中漂浮,我自己想一定是死路一條;沒想到觀世音菩薩用一盞明燈指引我到瀘州去,正好遇上一條打漁船我就得救了。」

他既然沒有死就還是想完成他之前的願,所以他繼續募化。後來他又募化到六百兩金子,正打算到普陀山,路上就聽說焦甲得了這麼一種怪病,所以特地前來給他說明白,自己並沒有死。焦甲說我很高興你沒有死,但是你的錢我已經都用掉了,沒有錢來還你了;僧人說沒有關係,我已經又募化到六百兩了。焦甲一家就很感激,都拜這個僧人為師,希望送他一點東西;但僧人堅持不受,只吃了一點飯就走了。

焦甲懷疑這個僧人是不是鬼啊,就派人跟蹤;結果發現僧人果然坐著船去普陀山了,從此焦賈就不再看到那個鬼了。所以這個鬼,實際上是焦甲自己心的一個顯現;因為他造了這個業,所以就會有這個顯現。焦甲沒過幾年也死了。

後來他的兒子考中了,本來要去做官,但因為守孝的緣故就沒有去;有一天在江邊走一不小心跌到江中也死了。這個僧人聽到焦甲的果報也很感嘆,因為偷盜十方僧物,還有殺僧人的罪是很大的;即便沒有真的殺死,但他那個心還在,所以要受果報的。

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楞嚴經》的義理非常深。一切的山河大地都是我們自心的顯現,都是我們八識田裡面的相分,我們很難理解。比如你看到人家對你發脾氣,這是你自性裡面的脾氣還有,所以外在的境界就會有這些。西方極樂世界是純凈業所感,那裡沒有女人,沒有三惡道,乃至沒有惡名,所以一切種種皆善。

我們過去的業是善惡夾雜,染凈相間,所以我們在這裡也是有好有壞。遇到一切境界我們可以往內觀,知道這是我們自性的一部分;只要往內懺悔,那麼外境也就平然。

如果沒什麼問題下面就來講一下二十八星宿。這二十八個星宿是預警吉凶的,像我們凡夫做事有善惡,在天上就反映出有吉凶之兆,警示我們,讓我們改善。但是現在的人很少人會看星象了,所以即使有預警,我們也不知道。現在的國家元首也不注重這方面,所以現在的天災人禍特別多。古時候如果出現這種狀況,就會有一個司天監,他就會告訴皇帝這個是什麼樣的災象;皇帝就會齋戒沐浴,或是修善,這個災象就會熄滅了,這個在古代有很多的例子。如果是修行人修到五行外,就不受這個限制;甚至可以移星換斗掌握吉凶。

唐朝有一個法師叫釋一行,就是作黃暦《大衍曆》,黃道游儀、渾天儀等測量儀器。和《達摩一掌經》的那個大法師;他很會算術,很受玄宗皇帝的器重。一行法師小時候家裡很窮,鄰居有一個王姥姥一直接濟他、照顧他。後來一行當了國師後,王姥姥的兒子殺人了,將要被判死刑,所以王姥姥就去求一行法師;法師說國法不能更改,就送了她一點錢,請她離開。他認為國法不應徇私情;王姥姥就很生氣說:「我從小養育你的恩情,難道你忘了嗎?我只有這麼一個請求,能夠讓我兒子伴我殘年。」一行法師在沒有幫忙之下,也很難過,只是送了些錢給王姥姥。

等王姥姥罵著離開後,他就算了一算,他覺得可以幫忙,就叫他的門人去某處的曠野,說:「如果你們看到一隻母豬帶著七隻小豬,你們就把小豬都裝到袋子裡去,一隻都不能少。」

那些門人下午就守在曠野等了,等了很久,等到酉時的時候,大概是晚上七點多,他們看到一隻母豬帶著七隻小豬走了過來;他們趕緊分頭圍堵,把七隻小豬都抓進袋子了,帶回來給一行法師。一行法師就把這七隻小豬都裝到一口大缸,然後用一種特殊的泥,把這個大缸封好,上面還寫上咒語,並念了幾遍咒。隔天北斗七星不見了,這個太史官很著急,對皇帝報告說:「既然北斗七星不見了,那一定是國家要有災難和大事了。」玄宗皇帝很著急,趕緊把一行法師找來;一行法師就對皇帝說:「如果要消災呢,釋門以慈悲為懷,就請皇帝大赦天下。」玄宗皇帝就下詔大赦天下,王姥姥的兒子也得救了。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