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慈悲城

朱果翔
講於2009年10月19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諸位法師、各位蓮友:大家晚安!

我的法名是朱果翔;今天輪到我上臺來練習作報告。我這個題目就是:淺談「不見眾生過」,有任何不妥或不如法的地方,請大家指正。

今年,我們萬佛城慶祝卅周年,我們有一個系列,叫「大家談」,由各部門與法師們談談萬佛城的回顧與展望。我記得有一個法師提出來說:「我們修行的重點,萬佛城以後發展的重點,假如能夠把握住這是很重要的」;他希望的一個願景,就是把萬佛城變成一個慈悲城。

那麼,如何實現這個理想,這個願景呢?是不是說我們在山門口加注一下,說CTTB(萬佛城),此城亦名「慈悲城」?或者把我們裡頭的建築物都維修得很好,油漆得很新啦,或者將園藝花草,樹木整理得令人來了就覺得很賞心悅目……;是不是這樣子就符合這個願景呢?

也許這也很重要,但是要能夠名副其實,我覺得也許是讓所有在這邊住的人;比如說有一萬個人,那每一個住的人都是滿懷慈悲的人,所住的城市。那麼,住在這邊的每一個人,他待人接物,都很自然地流露出慈悲喜捨,讓所有來到這邊的人,都可以感受得到這種慈悲的懾受的力量。所以,不止是法師慈悲,居士們也慈悲;老師、學生、女眾、男眾、年紀大的人、年輕的人也都是散發出這種慈悲的精神來。

那怎麼去做呢?六度萬行都可以;但是今天晚間我只提出小小的一步,就是從「不看眾生的過」開始。當然聖人沒有過錯;賢人呢,有少少的過錯;我們凡夫眾生肯定有無量無邊的過錯。

當我們看到眾生犯過錯的時候,一般大概有三種反應,但不一定就是這三種:

第一種就是,看到了,視而不見,也漠不關心,假裝沒有看到,這是一種比較中性的反應,沒有反應,也沒有正面,也沒有負面,所謂「摩訶薩不管他」;這樣的反應不是很好,但是也不壞,因為我們雖然沒有利益那個犯錯的人,但是至少我們也沒有傷害他們。

第二種反應是,當我們看到眾生犯過錯的時候,就比較具有攻擊性的;就是當面看輕他,譭謗他,讓他覺得很慚愧。或者說沒有當面來譭謗他,讓他下不了臺;但是,卻是在背後批評他,這個好像不是好的方式。因為假如我們自讚毀他,說別人的是非,一方面不會讓自己顯得更高尚,不會因為這樣更受別人尊敬;另一方面,這個被我們看不起,被我們譭謗的這個人,他也不會因為這樣就會改善;很少數會改善,但是大部分不會。假如被我們瞧不起,會幫助他發菩提心,那很好;但是大概機會不大。

那麼第三種的反應,就是我們學習佛菩薩;佛菩薩就是「不見眾生過」。師父也講過一個偈頌:「真認自己錯,莫認他人非;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就是換一個角度來看別人的過錯。

眾生肯定有過錯,但是他肯定也有很多善根;不僅眾生都有善根,眾生都有佛性,還都可以能夠成佛。所以常不輕菩薩,他是絕不看輕任何一個眾生,他就是一個很好的榜樣。

除了宣公上人的偈頌之外,在《華嚴經•凈行品》裡頭也講到過,看到眾生過錯的時候如何對境發願?其中一個就說,看到忘恩負義的人,我們要「當願眾生,於有惡人,不加其報」;上人的解釋就說:這個背恩的人,就是忘恩負義,不知道報恩的人,謗佛、謗法、謗僧--當然我們沒有這麼壞,但是假如我們看到這樣的人呢,我們還要「當願眾生,於有惡人,不加其報」,要以一種德行來感化這種人,不要有一種報復的心。看到別人犯了過錯,《華嚴經•凈行品》是這樣講的。

假如看到別人犯戒的時候,是不是也同樣不見眾生過?在《華嚴經•十無盡藏品》裡頭的「戒藏」也有這麼提的,看到別人犯戒的時候,它是這麼講:「云何為無過失戒?此菩薩不自貢高,言我持戒;見破戒人,亦不輕毀,令他愧恥;(但一其心)而持於戒。」

那麼說,這個「不見眾生過」是不是就當一個好好先生,是非不分,變成鄉愿呢?師父有一次在金山寺講法,就這麼講:「我們在金山寺啊,大家互相認識自己;無論金山寺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們等到大家開會的時候,把它提出來和大家說。但是不要單獨地,在一個兩個面前來講是非;你要是這樣呢,永遠都不會修行,因為你犯了口過。我們修道人先要修口德;怎麼叫口德呢?就是口不說人的是非。」那麼,依著上面講的《華嚴經•凈行品》,我們碰到境界的時候就是要發願。

最近,我們在採收萬佛城東區的葡萄,今年算是很豐收的年。有的人看到這麼多的葡萄在採收,也是可以有三種不同的反應:

第一種就是漠不關心。第二種就是有點嘀咕,不太滿意,有點抱怨--太多了,有點給我們大家增加負擔啦!

第三種,可以按照「凈行品」對境發願的方式,發一個善願,就說:「凡是去採葡萄,運葡萄,挑葡萄,做葡萄汁、葡萄醬這些人;因為大家是在妙覺山下的葡萄園,所以大家都可以皆共成佛道,同生極樂國。」這樣就是比較正面的一個發心,做起來就很歡喜。

最近兩三年來,美國的經濟很不好;不止美國,可以說全球的經濟都很不好,到處都有失業的人。因為失業的人多,所以有時候中午時間,偶爾外面就有一些人來,到齋堂去吃飯。他也許知道另外有素菜館,但是他也許有經濟困難,想要去齋堂吃飯。那碰到這種情況呢,大概每一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

我有一次看到師父在金山寺講經時,講了這麼一點,是關於人家到廟上來吃飯的;我引用這一段:師父就說:「他本來來這裡吃飯,是要給廟上一點供養的;那麼,要是一定沒有供養呢,來這裡聽經也可以。那單單是來這邊吃飯呢,任何人我們不歡迎;誰要來吃飯,就早一點來,早一點來吃飯,吃完飯一定要聽經;不是單單為了吃飯,吃完飯把嘴巴一抹就跑了,這是不行的。」所以,有時候有慈悲,但是也有道場的規矩;有慈悲,也有智慧,那就看大家怎麼反應。

還有幾分鐘,再引用一段。今天晚間這個報告很多都是引用上人的,他就說:「我們人呢,你就是在心裡頭對人有不滿的地方,它就會有一種反射反彈的力量;你不高興人,人家就會不高興你。好像你拿著個東西往暀W打,這個東西碰到暀W又會撞回來,這就是一個造業的路。你對人發脾氣,人家也會對你發脾氣;你對人歡喜,人對你也歡喜;這是一種反應,叫做 response,又叫彈力,又叫反射 reaction。所以,我們不見眾生過。」上人就是說,其實人跟人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彼此是互相有溝通的,是有溝通的。

今天晚間的報告,就是引用了一些經典,也浪費了大家許多寶貴的時間。其實,就是要呼應這位法師他所提的,如何讓萬佛城成為一個慈悲城?也不一定就是那麼多的拉拉雜雜的;最直截了當的,就是能夠效法觀世音菩薩的精神,每一個人都學習成為觀世音菩薩的助手,他的化身。這樣子的話,我們這邊就有兩百個、兩千個,甚至一萬個滿懷慈悲心的人所居住的地方,我們待人接物,都很自然流露著慈悲喜捨,那就是名副其實的慈悲城了。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