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回顧
在雪山寺拜萬佛寶懺之感應

比丘尼 恆生
講於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諸位法師、諸位佛友:阿彌陀佛!

我 1991年以前離開萬佛聖城,到現在可以說十多年了;認識我的人,看到我都不太認得我了,因我老了,(原來的)孩子都長大了。當然,我可以比喻自己像一棵枯木一樣了;今年因為這棵樹還可以站得穩,也有人發心來關照我,所以快點回來,趁這個因緣來拜萬佛寶懺。師父說:「我們要學好,就業障來找」;在我來之前我的腿又受傷了,來到這邊還好,還可以拜佛;一點安慰,還可以拜佛。

上個星期禪法師安排我跟大家結個法緣,在當天我的業障又來了,怎麼樣呢?就是我一方面也在拜,也在打瞌睡,那麼拜了一拜的時候,突然間我的怨親債主就把我的身體一抓,我就一跤跌下去,啊!我的腳又受傷了,變成重傷,反而不能拜了;只有坐在那邊聽,這就是我們的業障,你看!

那麼接下來,今天禪法師又說,哎!補上個星期的;我說好啦,既然拜懺有障礙,那好我來跟大家今天晚上結個法緣。我前天,我只是脫衣服而已,也就把骨頭也扭傷了。所以你看,我們的債主一直來討債討個沒完沒了,那到什麼時候了呢?要去極樂世界就了啦!

所以,我們要來萬佛聖城參加萬佛寶懺是不簡單的;大家有這麼好的福報,可以每年都來拜萬佛寶懺,可以說消很多業障了。因為我離開了十多年了,回來以後所看到的外景、房廊屋舍,都可以講是煥然一新了,而且可以說很莊嚴,所以住在這邊的同修們,應該是很幸福了,福報也是很大的!

因為我們的分支道場,比如說我們在馬來西亞,根本沒有這麼好的環境,空氣也沒有這麼好。所以每個人來到這兒,一直讚嘆:「哇!空氣實在好!實在好!」真的,你在外面找不到的!以前我不認識什麼叫負離子,今天回來真是感受到負離子真是很強;現在又種了很多松樹,這些樹真是對我們的健康有很大幫助的。

我跟大家講一講,1993年我們在(華盛頓州)雪山寺拜萬佛寶懺時的感應。我們被調到雪山寺的因緣:那時剛好我們是第一批女眾,就和男眾分班;那時我們分班的人,就是比丘恆律法師和恆學法師。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時是在12月,我們剛去的時候是冬天,過後沒多久就下雪了。

我要先講講因緣了:那年下雪也下得特別多,在那裡我跟琝&v兩個對這些水的問題該怎樣處理,我們也不知道。後來因為雪越下越多,天氣也越來越冷,有一天水就斷絕了;因為雪山寺的水源是從井裡抽出來的,那個井打入地下僅有11呎,水很黃不能吃,只能拿來洗衣沖廁所等等。

因為忽然間沒有水了,我們沒有辦法了,外面又是雪地,就通知當時的當家師;後來聯絡了琩茠k師;琩茠k師就特別從洛杉磯開著大卡車來到了雪山寺,幫我們修理了一下,結果水源就回來了;可是沒有幾天,水源又斷絕了。

這次我們不好意思再去叫法師了,後來當家師就安排附近一個護法居士來,叫約翰,年齡也很大。那時他是晚上來的,他敲敲門,我和恆均師在室內,看到一個高高大大的美國人,留著白鬍子;我們開門給他進來,就聞到什麼呢?就聞到酒味,我們就很緊張了,因為我們不認識這個人;雖然很緊張,可是我們還是跟他溝通了。結果他幫我們檢查,還是找不出原因;因此,冬天的時候我們就完全沒有水用了。

後來因為來法師曾經交代過,說:「假如冬天妳沒有水用,妳可以去湖邊取;因為湖上雪下得很多,所以湖面也結成冰了,妳可以去那邊敲敲,打破它去拿水。」因為沒有水用啊,那我們就聽他的話,拿著棍子、兩個桶,走到湖邊,不是很遠。因為靠近湖邊的水都很髒,所以就走進裡面去,敲了個洞拿了兩桶水。我們走過的冰大約有一吋半厚;可是因為我們拿了兩桶水,(回來時)都已經有壓(重)力了;有個重量,那麼走了幾步以後,糟糕!那個冰塊裂了,我整個人就掉在水裡面去了,水泡到我膝蓋了;我嚇了一大跳,桶裡的水又倒掉了,我趕快翻身爬起來,拿了兩個空桶回去了。結果水也沒有拿到,全身又結冰,(呵呵!)後來我就不敢再去拿水了。

那我們怎麼樣想辦法呢?我們就用雪;每天去拿十多桶的雪抬回去,均法師就負責融雪。因為我們是燒柴火,就利用那個(灶)上面融雪;十多桶雪融化後就只有六桶水。那麼還好,只有兩個人,能將就著使。她就每天負責去拿柴,我就每天負責去掃雪、鏟雪。有時候雪太多了;還好雪山寺前面就是湖,所以那邊的雪積得雖很多,往前一鏟下去就好了,就簡單了。

那麼那個路怎麼樣呢?因為雪下得太多了,開始沒有經驗的時候覺得很難走;因為沒有一條路啊,每天下了雪,你踏下去雪已經淹到膝蓋了,所以根本上不能走路。後來怎麼樣?每次下了雪,就拿那個鏟子鏟一條小路,從我們的山門到公路邊,這樣鏟出一條小路。

那個約翰呢,只是負責送飲用水給我們喝,我們那五個運水的桶;可是他也是很辛苦,要從外面拿到我們雪山寺裡面來,要走的那段路已經結冰了,很滑!我們又不好意思,又怕他跌倒滑倒,就叫他不要再送水來了,我們就融了雪來煮開水來喝,就這樣過日子。

到了三月,雪全部融完了;雪融完了我們又沒有水喝了,對吧?那就要想辦法找水了。後來,因為那邊有條小河是常年流水,可是那個河水很淺,那麼挑水挑了兩天以後,覺得那個水也是不太適合。又後來就看那個雪山寺左邊的湖水很乾凈,可是很斜。我開始爬下去的時候,就舀那個水就拖上來,像那個講臺一樣(高);拖上去以後,這個水一定是流掉一些,就去掉三分之一,剩下沒有多少了;我們的鞋子也會濕,所以這樣也不是方法!

到後來怎麼樣呢?我自己又到那邊做個「持地菩薩」;怎麼樣呢?去挖一條路!挖著挖著,剛好有一塊大石頭,就可以當一(臺)階;有時候看見遠遠一個大石頭,就用力又把它推過來,這樣形成一個石(臺)階了。以後每天一吃飽飯,就來拿六桶水,每天就這樣子過日子。

然後,因為到了春天,雪融了草就長起來了;我們因為在拜萬佛寶懺,所以就忽略了去割草。那個草本來有在割的,因為不會用那個電機,用太過了所以燒了;燒了之後就沒得用了。還有一個老爺鏟草機,我們用那個老人家,我就去拉;有時候拉了好久,走幾步路就又熄火了。後來我講不要去管它了,等我們拜完萬佛寶懺再說。

直到最後一天,來法師突然間上來了;他上來後說:「我經過每一家每一戶,他們的草地都是平平的,好像我們的頭髮一樣,很乾凈的;唯有雪山寺的那個草,好像我們的頭髮長得很長啊!」他說:「妳們應該要出來,到外面去割草啊!那也是修行啊!妳一邊割一邊念佛,那也是功德啊!」他以為我們懶惰。他還教我們怎麼去用另外買的一臺手提割草機,迷你型的那一種鏟草機。

這樣過後就結束了,剛好那天也是我們拜最後一天。最後一天拜完了以後,我的腰一直感到痛嘛;可是就是有是這麼好的感應,到第二天忽然感覺到我那種痛沒有了!這就是我拜萬佛寶懺的一種感應。

後來我們的水也解決了。大概到 6月的時候,跟我們做了一個抽水機,把水抽上來,也解決了我們的用水問題。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