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放下萬緣來參禪

比丘尼 恆雲
講於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說到開示,實在是不敢當;剛剛聽了上人講的真是真語、實語、法語,聽得非常受感動,甚至我覺得都願意繼續聽下去。

不過,上人剛剛講到參禪必須要有忍耐心,不要怕腿痛;然後講到一些--這雖然是短短的幾句話,可是也能夠讓我們明了參禪的一個過程--從最初必須要忍耐過關,到後面那幾句話,「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可以說是參禪的一個過程,一個境界。

參禪的過程裡,不只是腿痛的問題;另外還有你自己心方面的問題;這也是要經過一番的歷練。當你可以坐到腿熟不痛了;可是心會不會痛呢?所以,心痛了--不是說真正心在痛,就是說你的心還是不安定,還是像猴子一樣妄想思慮起伏不已。不過反過來說,我們的身跟心都是一體的;所以你能夠忍得住這個痛,能夠挨得住呢,那你這個身開始安定下來時,你的心也會也會一點一滴地比較安定,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這個「定」的本體。

平常,我們在忙忙碌碌中,比較不容易看到自己的心;那坐下來看到自己的這個心呢,可以說念念起伏不已,就好像猴子在追逐浪花一樣。

這個 up and down、up and down;就是平常時候,我們已經就是這樣,可是我們不容易去察覺。我們人,可是說是每一生裡,如果我們不認識的話,就跟著事情跑,追逐浪花;可是我們知道,浪花到底是什麼呢?浪花全都會歸依什麼?它是幻化的,它會變滅。

那麼波浪是從哪裡來的?波浪本來是什麼?水!水本來是沒有一個浪的。所以,這個比喻也就是說我們這個色身,雖然生生起伏不已,可是裡面還有一個「定」的本體,還有這一個不生不滅,湛然寂靜的;我們的心既然是這樣,那我們要怎麼樣?剛剛說,這個水的本體是沒有浪的,同理,我們要沒有這些心浪,還是要從我們的自性中來覓。

平常像我們參禪打坐、行住坐臥都是用功的地方。用功了,有時候你會感到:哎,我們的這個心還是可以安定一點的!那是可以有一點點消息。可是,這個還不是長久的,還要繼續用功。那是偶爾暫時的一個現象,還不到究竟,所以還要不斷、不斷地繼續用功,要下苦功。

在這個禪堂裡,好幾位琣r輩的同參,可以說都蠻用功的。我看到這個情形,就想到上人給「琚v字輩起名;這個琲漲W字,早已經告訴我們要有琱腄I那麼近字輩呢,就要努力,不要說我當沙彌尼的時候,都會來打坐;我一受完比丘尼戒呢,打坐的時間我有來也好,不來也好,就馬馬虎虎的。因為功夫不是一天、兩天的,是一年、兩年、三年、四年、五年;有時候十年、二十年這樣子不斷不斷地繼續努力,你才能夠--不要說你有什麼特別的境界--你才能夠在禪堂坐得住啊,這個算是你有一點用功了。

我記得我們當沙彌尼的時候,也是要擔任廟上的執事;可是,基本上那個時候參禪時,每支香都不會不到的。所以這麼多年下來,真的是深深體會到:當初能夠跟著大眾這樣子來修行,的確是有它讓人的受益的地方。不要說:「我修行,我是專門念佛的;這個參禪跟我沒有什麼關係,所以在禪七期間,我就用它來做別的事情。」以前早期的時候,不是這樣子的,而是大家在禪七的時間,想辦法把所有的工作都安排好,來參加參禪打坐,跟現在是不太一樣;現在用功的也很多,可是不拿禪七當一回事的人,也是有的;這就非常可惜,荒廢光陰。

因為戒、定、慧三學是相輔相成的;我們參禪、修定、開智慧,也可以幫忙持戒。像念佛,我們的心要定。其實你參禪打坐,在念佛方面也會幫助你得力;因為身心比較安定,念佛起來也不會打那麼多的妄想,比較容易專一其心。還有乃至拜懺、誦經,做種種的事,都要有這個定、慧的基礎,進而繼續用功辦道。

在上人講《祖師道影》裡有一個禪師,叫斷崖了義禪師;為什麼叫斷崖呢?他有一個公案。這位禪師有一天看到冬天松樹上有雪,當雪墜下來的時候,他就省悟了,可能是一點小小的開悟。他開悟,有所心得,所以他就做了一首偈頌,去呈給當時的祖師,就是高峰妙禪師;沒想到這位高峰妙禪師,一看到他這個偈頌就打他,追他打他,拼命地打他;而且拿著棒子一直打。他被打得痛,就往懸崖那邊跑,就掉下懸崖去了。

那麼,你以為他就這樣子算了,不要用功了?他掉下懸崖,爬上來繼續用功,更加精進;果然不到七天,他開了大徹大悟,所以叫斷崖了義禪師。這個是這位禪師名字的由來。

那麼今天我們都還沒有跌到懸崖裡去,可是我想,我們能夠學習這位禪師這種精進用功辦道,為法忘軀的精神,在此跟大家共勉。

我們今天就講到這邊。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