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藥王樹和如意珠

比丘尼 恆莊
講於2009年3月17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是痦齱A今天由我和大家結個法緣。

我們大家很有緣,能聚集參加這個觀音七聖誕法會。我們要很歡喜,也很慶幸自己能來參加這個難得殊勝的法會,有的人想要來,都不能來;因為有種種的困難,給障住了。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尤其是現在,我們會聽到有些地方發生種種的災難,及種種可怕的疾病;這些都是我們眾生無明所造的業,所感來的。我們每個人都必須信仰觀世音菩薩,把自己的身心一切都歸托依靠觀世音菩薩。

在佛教裡,有一部偉大的經典《大乘妙法蓮華經》,共七卷二十八品,其中第二十五品是〈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也就是我們現在所念的〈普門品〉。我們要天天持誦〈普門品〉及大悲咒,它是顯密圓通的法門;顯也圓通,密也圓通,有不可思議的功德和妙用,大悲咒也有這樣的妙用。

我們要天天持誦〈普門品〉或大悲咒,時間久了自然會有感應,就好像得到藥王樹,和一顆如意珠。藥王樹是給人治病的,無論你有什麼病,你念〈普門品〉或大悲咒,都能得到觀世音菩薩的加被與救護,就好像得到藥王樹和一顆如意珠一樣。無論你有什麼病,你念〈普門品〉、大悲咒,都會好的。無論你求什麼都令你滿足,令你歡喜,滿足你的需求,成就你的願望。

據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人上山砍柴到街市去賣,遇到一位醫生;醫生看到這一擔柴裡放光,於是就把這一擔柴買回去了。回到家,把柴打開看,裡面有一棵藥王樹,這醫生得到這一棵藥王樹後,無論任何疾病,只用這藥王樹在病人的身上輕輕一敲,什麼病都完全好了,救了不少的病人;就是這樣,所以叫藥王樹。

大悲咒的妙用是講不完的。為什麼叫大悲呢?因為悲能拔苦,它能把眾生的一切苦給拔出來,這是拔苦與樂。所謂拔苦與樂主要的是可以治病;你無論有什麼病,你念大悲咒就會好了。大悲咒又叫大悲心陀羅尼神咒;神咒是有大威神力的。觀世音菩薩合掌向釋迦摩尼佛說:「世尊,我有一個大悲陀羅尼神咒;這個咒是為所有眾生的安樂,沒有危險,能得到安樂的緣故,所以我說這個咒。」

念大悲咒會沒有恐怖,又能除一切病,什麼病都能除去。念大悲咒,又得壽命;若有人持誦這個大悲咒,可以得到長壽的報;又能得到富饒的報,得到很多很多的錢財;又能滅除一切惡業重罪故,能滅除所有人的重罪;惡業重罪包括十惡五逆在內,就是最重的罪都可以消除;又能離一切障難故,念大悲咒可以離一切魔障困難。

大悲咒又能增長一切白法諸功德故;所謂白法,是清凈的法,沒有染污的法。染污法叫黑法;清凈法就是清凈的功德。念大悲咒又能成就諸善根故,能成就所有善根的緣故,遠離一切諸怖畏故;又能速能滿足諸需求故,很快很快就滿足你所求,所希望的事。

在大悲咒裡,又有十四個娑婆訶;這個娑婆訶是非常要緊的。每個娑婆訶都有六種的意義;在任何咒裡,有娑婆訶都一樣有這六種的意義。

第一個意思就是成就:你念這個咒娑婆訶,一切所求所希望的事都能成就;不成就是你沒有誠心,你對這個咒將信將疑,就不能成就。

第二,吉祥:你誦這個咒,一切不吉祥的事情都會吉祥,但是你要真信心;你信不信,菩薩是知道的。譬如你父親有病,希望父親病好,誦念這個咒,要真心才有感應。

第三,圓寂。本來比丘往生涅槃叫圓寂,但是在此所講的圓寂並不是說死了,念這個咒娑婆訶娑婆訶就死了;不是的。這個圓寂是功無不圓,你的功德是圓滿的;德無不寂,德行也得到極點,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所能知道的;只有佛菩薩才知道你的德行。

第四,息災。災難休息了,沒有災難了。

第五,增益。增加你的利益。你念娑婆訶,你的利益就增加了,對你是有特別的好處。

第六,無住,無所著住。在《金剛經》上說,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無所著住就是無住,什麼也不著住了,怎麼樣都可以,這是一種無為法。無為就是無住;無住生心,不要著住在煩惱上,不要著住在無明上,不要住在貪心上,不要住在瞋心上,不住癡心、慢心、疑心;不要有這麼多的心,就是無住,把這些心給降伏了,這是無為法,這是娑婆訶的六種意義。

大悲咒的力量是不可思議的,大悲咒的妙處也是不可思議的,大悲咒的感應更不可思議。大悲咒讚不能盡,歎不能窮,希望大家天天恭誦〈普門品〉,持誦大悲咒,就像得到藥王樹,得到如意珠一樣,天天法喜充滿,吉祥如意。願大家同生極樂世界,早成佛道,娑婆訶。

翻譯/主持人:還有六分鐘,請問在座各位對講法者有沒有什麼問題要問?

翻譯/主持人:那麼沒有人問,我來問。請問莊法師,妳每天持多少遍的大悲咒?

答:這個可不一定,因為有時候稍微慢一點,有事情,就不一定的時間;所以我持誦不一定多少,有時候就念了七百或者一千,這樣子。

翻譯/主持人:請問莊法師妳持誦大悲咒有幾年了?

答:以前我剛學佛九年,但是念不多。我記得我學大悲咒時,我發願一天念一百零八遍,迴向給我的父母三年,報父母的恩,我才出家。我那時候念大悲咒一百零八遍,我要念一整天才能念得完;而且喉嚨很痛,好像刀子割了一樣,很不舒服;因為我不會默念,我要出聲音,自己聽自己的聲音,這樣我才能專心,這樣子持誦三年。

後來有人教我默念,喉嚨才不會那麼痛,我就默念;默念時,有時就被妄想拖住了,這是很不容易的。我就自己跟我自己講--因為我那時是生病,很久,醫生都醫不好我的病。那時師父帶弘法團到我們臺灣去弘法,我參加這個法會--我向菩薩求願,我說從今天開始,只要是我的病會好的話,我要在師父上人的座下出家,從那天開始我就沒有吃藥了;雖然我病了很久的時間,身體很衰弱,那時候我就沒有吃藥,但是很瘦很瘦,我家裡的人很關心我。因為我學師父日中一食,念念大悲咒,拜佛啦,又沒有吃什麼菜,所以我家人很擔心我,但是我有信心。

我爸爸他不願我到這麼遠的地方來,他要我在臺灣就好了;但是我跟父親說:「師父講,出家要離開家裡遠遠的;你要是離家很近的話,我們的親戚朋友來看我們,我們的感情永遠是連在一起,不能了生死的。」我爸爸說:「那妳美國的師父妳又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你,妳怎麼辦呢?」我說我就把他當做我的父母一樣,我聽他教化,聽他的話就好了;我爸爸就很放心,就答應我,所以我就來萬佛城。

翻譯/主持人:我們感恩莊法師跟我們分享她的修行,那麼今天到此為止。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