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畢業感言之1
——2009培德男校畢業生

孫椲翔、王慧儒
講於2009年5月7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

主持人:大家都知道,培德中學男校是一個 mini(迷你)學校,每年畢業的學生,你伸出一隻手,1、2、3、4、5,就數完了;但是今年,還有 2007年,比較特別,因為有兩隻手,所以有七個人。那麼這七個人中,有兩個是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兩個是從臺灣來的,一個是新加坡,一個是馬來西亞,一個是泰國。

今天三位應屆畢業生,有這個榮幸,在這裡分享他們在萬佛聖城成長,以及學習的經驗。那麼,在我左右兩邊的這兩位學生,他們在萬佛聖城都超過十年了;而且他們兩個也是有蠻特殊背景的,因為他們的親戚跟出家人都有關係。

我左手邊的叫孫椲翔,他的外祖母就是資深比丘尼睌啋k師。我右手邊的叫做王慧儒,他的父親就是比丘近平法師。最右邊的叫高辰宇,他來自臺灣;他雖然沒有出家人的親戚,但是我想未來也會有。

因為今天這兩個學生在我班上很久,都六年了,所以我對他們比較了解。我很簡單地講一下,有一次我要這個孫椲翔演講,我說:「你講講你的煩惱。」他說:「老師,我不知道怎麼講耶!」我說:「為什麼?」「因為我沒有煩惱。」(呵呵!)所以他真的講不出來。他是很天真的,所以他今晚講的任何話,就是很直接的,不會拐彎抹角。

有一次,我讓這個王慧儒演講,說「我最喜歡什麼?」他就說:「我沒有最喜歡的;如果我有最喜歡的,就有最不喜歡的。我沒有最喜歡的,也沒有最不喜歡的」,所以很特別。有一次我就叫他寫一個作文,我忘了是最喜歡,還是最什麼,結果他作業沒有交出來,他的期中考試就打一個 I(incomplete)--沒有完成。後來他媽媽跟我抗議,說:「老師,你出這個題目,我兒子根本就不會寫;因為他沒有一個『最』」。

因為下個禮拜一,我們還會有兩位畢業生,所以如果今天他們講不完,我們會留一點時間給大家問。現在就請孫椲翔開始。

*      *      *

孫椲翔: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

首先,我想要代表我們男校學生歡迎大家,千里迢迢從世界各國,來萬佛城拜萬佛寶懺。我的名字是孫椲翔,是在南加州的洛杉磯出生的。我小時候來過女校,上了一年的幼稚園,後來又回去了;等到2001年,我的父母為了給我和妹妹一個單純的環境,新鮮的空氣,還有良好的教育,就決定搬來萬佛城。

我對我這個學校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很小;這個學校很小,所以我認識大家的名字,我也知道他們從哪裡來等等……。我們就很像一個很大的家庭,也比較願意互相幫忙。那這樣子有一個缺點,就是學生太少了;因為我們每年辦很多活動,有很多不一樣的社團,像國樂、舞龍、舞獅,也有每年辦的懷少節和敬老節,所以每個學生的負擔很多。可是,也可以說出一個好處來,因此你學得比較多,也可以學到排時間的技巧。

我們培德中學是一個正規的學校,所以我們上課是以英文為主;可是我們很重視中文,所以中文是我們學校的第二個語言。我自己呢,我是從小到大和父母講中文,所以我聽跟說沒有問題;可是,雖然我學了好幾年中文,我讀跟寫卻沒有那麼好。這幾年,我參加了「中國文化常識比賽」,學到很多東西,很多中國文化,中國歷史,還有地理、生活等等常識。

我跟在美國的大部分華僑比,我比較懂中國。譬如說這個星期天,我就剛剛去比賽--中國文化常識比賽,其中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人在過年時都會貼春聯,有一副常用的春聯是,「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那請問你,當你面對大門時,「天增歲月人增壽」應該貼在哪一邊?

請問大家知不知道?右邊?對!所以我上課就學到上聯要貼在右邊,下聯要貼在左邊;我這個問題就答對了。所以就像這些事情,我在這個學校學的東西,就可以在生活上應用。

我很快就要畢業了,我前一陣子申請到(加州)柏克萊大學,還有西北大學。大家都知道柏克萊大學,很多學生都想去上,可是,後來我就選擇去芝加哥的西北大學;為什麼呢?因為芝加哥的天氣跟加州的很不一樣--我不熟悉。還有,因為我快要滿十八歲了,我就想要找一些挑戰自己的東西;芝加哥除了不一樣的天氣以外,它的環境跟生活也跟加州的不一樣。所以我相信,假如我去西北大學,就可以學到比較不一樣的東西,讓我自己也比較成熟。

最後,我想要感謝這幾年幫助我學到這麼多東西的人。我申請大學的時候,有很多老師幫我申請到好的大學,所以我想要感謝他們。還有,我要感謝我的父母2001年做了這麼大的決定,搬來這裡,給我有現在這樣的生活。還有,我要感謝我的朋友,這幾年陪著我長大,支持我。

最後我要感謝大家坐在這邊聽我的演講。謝謝!阿彌陀佛!

*      *      *

王慧儒: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晚安!

我的名字叫王慧儒,我是3歲時從馬來西亞來到這裡;從這裡的學校,幼雅園到現在,快高中畢業了。

我在聖城的經驗是非常奇妙的。我覺得,那是因為我的學校有很特殊的老師,因為大部分的老師是義務老師,有些是居士,有些是法師;他們就把他們所學的知識,他們所有的經驗跟我們學生分享。所以,我們學生不止是學的科學、數學、英文等等,還學了老師們在生活上的東西。

還有一個特別的事,我覺得老師們不會輕易放棄我們。譬如說,我自己覺得學中文是我生活中最難的事情;因為我的母語是英文,所以我講中文的時候,好像是鬼哭神嚎。所以我的中文老師用了與眾不同的方法,來改進我的中文:像課外時他幫我找了個機會訓練:每星期一做翻譯,或者參加「中國文化常識比賽」,所以他還沒有把我放棄。那這個精神,我是覺得這是培德中學所有老師,都有的特色。其實,我們沒有最好的電腦,或是最好的科學實驗和設備;但是我們有最好的老師。

我今年快畢業了,會上哥倫比亞大學;因為他們給我四年的獎學金。其實不管我上什麼大學,我想我從聖城學到的好的道理,都可以影響我的同學,可以跟他們分享一下,可以跟他們討論。

最後,我一定要感謝我的媽媽,因為她永遠沒有放棄我。其實,她放棄了她的公司以及所有的一切,越過了太平洋,把我和我姐姐帶到聖城,可以有這麼好的機會。因為我的爸爸十年前已經出家了,所以她除了做好的媽媽,也做好的爸爸;她在這裡做義工,也讓我跟我姐姐在這裡畢業。

好像在一個經典裡,佛說:「不管做再多再多的事情,我們沒有辦法報答他們(父母)的恩惠。」雖然是這樣子,我還是要跟我媽媽說:「謝謝妳!媽媽,謝謝妳!」阿彌陀佛!

主持人:我們時間不夠了,所以下一位,我們希望他下個禮拜一再來。剛剛他講的這個經是《父母恩重難報經》。現在大概有六分鐘的時候,大家可以提出問題問他們,有關他們在這裡的所有的經驗。

有人問:在道場裡學生寒暑假做什麼?

王慧儒:我在去年的暑假,就去了一個大學做實習生,就好像做工,在研究所做實習生,那只是我自己而已。但是,我們同學就會做很多與眾不同的活動;好像我們聖城的夏令營,就不止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是全世界的學生都會來到這裡,在暑假時參加我們的夏令營。

孫椲翔:那我呢,在萬佛聖城外的小鎮叫做瑜珈鎮,那邊有一個社區大學;我會在暑假時,去那邊上一些課。

主持人:時間到了,我們下個星期繼續。阿彌陀佛!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