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聖城

The City of Ten Thousand Buddhas

中文首頁英文首頁

法語繽紛

中文│英文

一個老兵的故事

比丘 近巖 講於萬佛城五觀堂
2009年3月15日觀音聖誕法會

歡迎諸佛友來參加觀音菩薩聖誕慶祝法會。目前經濟很不好,大家還能遠道而來,可見具有相當的誠心。有人來是因觀世音菩薩往昔幫過不少忙,故來還願進香;有人來是因為想來擁護道場;也有人是因為朋友相勸隨喜而來。不管如何,我們都是跟菩薩有很深的因緣,蒙菩薩教化過,累生累世受菩薩種種恩惠。在大士慈悲拔苦的悲願背後,不斷演繹著救度芸芸眾生的一段段傳奇故事。

在此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是從我父親那邊聽來的。兩三年前,我父母親都還在聖城,住在龍樹精舍。父親在男校教書,母親在君康餐館幫忙;父親在教課之餘有時也會去幫母親一兩下,如收收盤子、擦擦桌子之類的輕活。一次偶然的機會使他認識了一個顧客,並與之攀談起來;話越談越投機,父親索性請他到龍樹精舍坐一坐、喝喝茶。談話之中才知道,他原來是來自路州新奧爾良的一位美國海軍退役老兵。剛剛經歷完「卡崔那颶風」,這一趟來萬佛聖城是來還願的。

說來有點話長:新奧爾良是他的出生及成長之地;他年輕服役時,有機會接觸與體驗到東方文化。並看看佛教寺廟,聽聽僧人唱誦;所謂「見聞為種」,他略知僧人的早晚唱誦,《法華經》(普門品)、觀音菩薩聖號等等。由此他對佛教產生了興趣。退役後回新奧爾良,經歷兩次婚姻,但都以離婚告終。此時他有些心灰意冷,再加上孩子也大了,離開他而去。他就自己一人購置一條小艇,當成是自己的家,過著孤零零的半隱居生活。後來他有機會能親近「法總」剛在新奧爾良成立不久的「金法寺」,知道在北加州還有一個萬佛聖城。

2005年的八月三十一日,起源於墨西哥灣的「卡崔那颶風」橫掃密西西比州、阿拉巴馬州、與路易斯安那州等南部諸州,造成百年罕見的破壞。受重創最甚者則是:新奧爾良市。原本雙向的「十號州際高速公路」(Highway 10) 都封閉一向,改成臨時逃生公路。許多人能跑的,一口氣跑得遠遠的;一些跑不動的或者戀家不想跑的,都留下來聽天由命、坐以待斃。這位老兵沒跑,有太多的情懷難以割捨,使這位老兵沒有離開他居住多年的新奧爾良。

那幾天晚上他夜夜都難以入睡,猶如驚弓之鳥。一天晚上,到半夜時,海面上波濤洶湧;老兵心想不好,倉皇之中想奪路上岸,然而卻為時已晚;小艇已經被翻了一個「底朝天」;沉沉的艇身將他蓋在底下,這下完了!此時他一生中所做所為都像一部幻燈片一樣迅速地在他腦海埵^放。想到當年在日本與越南的歲月,及所聽到的菩薩聖號,他不知不覺地在心中提起來,虔誠默唸──此時的默唸真的是誠心之至。突然之間,又一陣大浪打來,拍擊艇身,他幾乎暈過去;等再度睜開眼睛,奇怪的是,艇身又翻正過來了,而他也已經又在小艇上了──安然無恙,有驚無險!

經過這一次事件,老兵雖然還是一個非佛教徒;但是在他生命中已經多了一份對觀世音菩薩的信心。感激之餘,產生一種到聖城去看看的念頭。以此因緣及金法寺之提供指導,他來到了萬佛聖城。

以上便是這位老兵的故事。觀世音菩薩在娑婆世界尋聲救苦,悲心切切;而沉苦海的我們卻是鮮有能從沉迷之中醒悟者;生命之中種種不如意事是一波接一波,而能知念菩薩的人其實也很少。菩薩濟世,都以平等心看待眾生,不會有施恩圖報的心。但是從眾生的角度來講,菩薩幫我們一次,我們就欠他的一份「人情(或菩薩情)」;雖然菩薩不會像債主一樣向我們要,但我們久了從良心上都會覺得過不去。這就是為什麼往普陀山去朝拜還願的信眾絡繹不絕。

如何回報答菩薩的恩德?我們可再深入一層,如果我們真能拔除自己的生死根本,那就省了菩薩很多麻煩,也是報了菩薩的恩,也真是於世界和平,國泰民安上幫上一份忙。上人曾講過,一人真發心,那他對整個世界都是一個大幫助。希望各位都能好好用功,誠心念菩薩聖號,並求生阿彌陀佛極樂世界,哪天再重返娑婆,做觀世音菩薩的左右手,幫菩薩化導眾生。

最後有一事想鼓勵大家,菩薩感應事跡很多;所出的感應錄也有一些,但其實少得很。我們所讀的觀音菩薩靈感錄較為通行的是煮雲老法師匯編整理的〈南海普陀山傳奇異聞錄〉,許多故事的都是民國早年的事,所謂「物換星移幾度秋」,在北美大地上,我們應該也有一部較為詳實的《觀音菩薩感應錄》或是北美版的《普陀山誌》,這樣我們對後代子孫會有一個比較好的交待。希望那些親身受菩薩度化的人能現身說法,那些文學素養好的人能當仁不讓地挑起此重任。這需要大家來共襄此舉。

 

法界佛教總會Dharma Realm Buddhist Associ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