鍛煉成就到太覺去

宣公上人開示於一九七二年 美國金山禪寺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現在打禪七的時候,天天有一個人出來代表大眾上供、拜佛,這樣子。不是大家一起拜佛、一起念佛、一起上供,那麼就一個人在止靜之前,展具、打引磬拜三拜佛,每一次在止靜之前是這樣子。那麼在這個禪七裡邊,是比那個念佛七更辛苦,這是鍛煉金剛不壞身。

你看世間上什麼都要鍛煉而成就的,我們人本來都做不到事情,你鍛煉呢,也就會做到了。好像到太空裡邊去,這個太空人都是訓練出來的。本來不訓練,你到太空裡去,受不了的,那麼經過訓練,都是受得了了。他們能受訓練到太空去,我們訓練到那個太覺去。不是太空,是太覺,這個「覺」也可以說是大覺,這個空是在覺裡邊生出來的。「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這個空在大覺的覺性裡邊,就好像那海裡一個水泡那麼大,你看這個覺是有多大!所以,我們這兒不是到太空去,是訓練到太覺裡邊去。

在這個禪七的期間,這光陰是寶貴的,是特別重要的,我們一秒鐘也不要把它空過去,你用你自己的功。如果你空過去,你看這麼辛苦,有什麼價值?所以各位,沒有跑的呢,就好好用功;那麼跑的呢,可以再回來,大家共同在一起來用功。我們現在在這兒這麼樣用功,天龍八部一定會來擁護這個道場,來幫助你成就道業。那麼你自己不要看不起自己,誰開悟了,誰的生死就了了;生死了了,那麼一切就都圓滿了。

不要像打佛七的時候那樣子,更不要像我的一個徒弟那樣子。她打佛七,兩個佛七最後這幾天,她就打了妄想,打出妄想來了。打什麼妄想呢?她想要偷人蔘吃。那麼現在不要偷人蔘,給你們整個的人蔘來吃,那麼這個妄想就不會有了。吃了人蔘,就要好好地用功,以開悟成佛為目的。這個徒弟覺得很不好意思,她打這麼個妄想,我現在給她向大家來announce(宣佈),她覺得這個不容易翻譯了,那麼不容易翻才要翻。人有過應該叫大家都知道,若不叫大家知道啊,你還總打這個妄想;叫大家一知道了,看看大家都知道,以後再不敢打這個妄想了。

又有人打妄想,打什麼妄想呢?說:「哦!以前他們打十四個禪七的時候,有人想吃cottage cheese(一種乳酪),那麼現在若有一點cottage cheese也不錯呢!」有沒有人打這個妄想?哦!問你也不承認,那你不承認、不坦白,這回禪七,恐怕也就要用功用得不太好。這個人說:「我現在就走了,那我沒有好處,我就走了。」走,我也不留,快一點。

什麼是人蔘?什麼是cottage cheese?就是「念佛是誰」。你們大家試一試這個味道。現在大家都站起來,我們開始這個禪七。誰跟著誰移沒有一定的次序,我們亂跑、亂打妄想;因為果舟昨天說是這個規矩分得太清楚了,那我們現在就叫他不清楚。

金山寺中般若堂,十方共聚選佛場;
誰能悟透娘生面,許汝自在又清涼。

起…………起…………起…………起…………起…………起…………

行,這是一個運動,運動這個身體,令它血脈流通。坐的時候,就是令這個身體得到寂靜,所以就能生出真正的智慧,了脫生死,這是一個修行最好的法門,你不要馬馬虎虎的。

我給你們講一個公案,在中國浙江天童,這個天童寺是中國一個很大的叢林,那裡邊可以住得五千人──五千出家人,五千比丘有地方住的。每一年到冬天要打禪七,「冬參夏學」,冬天就打禪七,夏天就講經說法,這叫冬參夏學。為什麼要冬天打禪七呢?因為冬天天氣比較冷一點,這冷啊,對人用功是有幫助的。你一冷,就要用功,怎麼叫用功呢?

也就是把你自己那個heater(暖氣)開開,把你自己那個火爐開開。開開自己的火爐,和這個冷來鬥爭,就不怕冷,愈冷愈有精神。所以在這個冷天參禪打坐,你把你自己那個暖氣開開了,不單不冷,而且還會出汗呢!那麼在這個時候參禪是最好。熱的天呢,很容易睡著覺;冷的天呢,你若一睡著,就冷,一冷就醒了,那麼比較沒有那麼容易睡,所以修道不要怕冷。

那麼冬天參禪,當時的人都持午,怎麼叫持午呢?早晨喝一頓粥,晚間不吃東西,午中吃飯,這叫過午不食。這個人用功啊,晚間不吃飯都覺得餓了。覺得餓,就打妄想:「唉,餓得很難受,很不舒服!」人人餓了,就要打妄想了:「咦!可以偷一點什麼東西吃呢?偷饅頭?在庫房裡鎖著;偷飯?都在庫房裡收著,沒有法子偷得到。」那麼當時有個維那師父,這個維那師父是有神通的人,一看:「唉!這個,哦!把人餓得都打妄想,都要偷東西吃,這個就要偷人蔘吃,那個就要偷cheese(乳酪)吃,啊!這樣子怎麼可以!」這個維那就想:「哎!我幫助他們大家。」

他用神通就到庫房裡把那個所有的鍋粑,就是飯底下粘鍋那個硬的東西叫鍋粑,廣東話叫飯焦,我們北方叫鍋噶子,這個名字很不容易說的,鍋噶子。那麼因為在叢林裡頭住幾千人,每一天這鍋粑就剩了很多。這個東西,不是說有鍋粑就不要了,把它放到垃圾簍裡,倒垃圾的來就拿走了,不是那樣子。它這個東西還留著,煮飯的時候還放到那個飯裡頭,再把它重煮過,還一樣吃的。所以人多你若糟蹋東西,那就很多了;那麼就保留著,保留這個鍋粑,在庫房裡放著。這個維那就用神通跑到庫房,把這鍋粑給拿了很多來,一個人面前給放一塊鍋粑。這些人打坐開靜的時候,一看,哦!自己這兒有一塊鍋粑,拿著就自己偷著吃,每一個人都自己在自己那兒偷著吃。

我們這兒可以偷著吃人蔘,可以偷著吃cheese。(上人問某弟子)你說買了很多,是嗎?可以到庫房偷去,你們誰有神通,可以顯一顯。(上人交代某弟子)你不要鎖這個門,鎖門呢,他們的神通就進不去了。

這麼人人都吃鍋粑,吃完了,覺得用功有多少幫助,又能用功了。那麼這個維那就今天偷,明天又偷,後天又偷,一連偷了好幾天,把庫房的鍋粑都給偷沒有了。這個煮飯的飯頭和庫頭,飯頭問庫頭:「我鍋粑呢?」庫頭說:「你沒有煮嗎?」「我沒有啊!」「沒有,怎麼沒有了呢?」「我怎麼知道啊,I don’t know啊!」庫頭說:「這不行啊,我們得要去見方丈和尚,go to talk to Abbot。」

那麼就到那兒見方丈和尚,方丈和尚是密祖,密祖也是有神通的人。那麼庫頭說:「這個庫房的鍋粑不知怎麼都沒有了?」密祖說:「怎麼會沒有!當然你們煮吃了,它就沒有。」他說:「不是,飯頭說他沒有煮,但是庫房裡都沒有了。」密祖說:「那或者被老鼠給吃了,好了,算了。」那麼密祖一觀察:「哦!這個維那你這麼樣子,啊!你犯戒偷東西,好!」

那麼這一天呢,這個密祖也到禪堂裡來打坐;打坐呢,這個維那又跑到庫房去偷東西去了。他是他那個精神去的,他那個靈性去的,那麼他這個身體還在這兒坐著。怎麼叫神通呢?他這一觀想,就可以把那個東西拿來了。這個密祖看他跑到庫房去了,就把維那這個臭皮囊,就給放止單底下了,就放那個凳子底下了,還在打坐。這個偷東西的維那回來了,一看自己那個止單上沒有了。沒有,一找,原來在這個止單底下呢,在那個凳子底下,自己從那個凳子底下又爬出來了。

爬出來,和尚說:「你幹什麼去來著?你在廟上這麼偷東西,把庫房的鍋粑你都給偷沒有了,你還去偷。現在要遷你的單啊,你不能在這兒住了。」

那麼這個維那說:「可以,你遷我單,但是大眾師父真是餓得不得了,我若走了,你晚間可不可以給這些個人一點東西吃啊?」那麼密祖說:「那你走了,你不要管了!你走,我遷你的單。」「那你若不給東西吃,我也不走的。」「嗯,好了好了。」所以每天晚間一個人兩個菜包子,這密祖告訴這個維那說:「你走了以後,我給他們兩個包子吃。」

那麼這個維那就走了。一走,從天童他用神通就到南京。到南京那兒,本來他想要到漢口歸元寺去趕齋,但是他在南京,看見南京那個地方很鬧熱的,又有唱戲的,他就在南京看了一場戲。看了一場戲,然後又用神通就到了漢口歸元寺。

當時歸元寺這個方丈也是有神通的,說:「今天等一等啊,有一個和尚來,他來到這兒趕齋。我們先吃飯後開梆;他若聽著我們這梆子一響,他來趕齋了!那麼我們先吃飯後開梆。」這個梆就是有那麼個木頭做的一條魚,一打,它「梆!梆!」的,那叫梆子。為什麼要先吃飯後開梆呢?就因為這個和尚知道他在南京看了一齣戲,「好!你看戲,我就不給你飯吃。」

那麼他在南京看完了戲,就到漢口。到漢口聽著梆子響,他要進去趕齋,人家歸元寺就先吃飯,大家都把飯吃完了,然後開梆。他到這兒,說:「你們怎麼不吃飯呢?」「我們吃完了。」「你,你這不合乎規矩啊,你要先開梆後吃飯啊!」「是方丈和尚說誰叫你去看戲來著?」那麼他一想,那沒有什麼話講了,就走了。走了,又到四川;從漢口到四川也很遠的,但是他有神通,很快就到了。到了那兒,有兩棵桂樹,他就坐到那地方打坐,以後就在那地方修一個道場,叫雙桂堂,也很有名的。

這是那個維那去偷鍋粑。我們這兒有一個清眾比丘尼不知慚愧,她去偷人蔘吃。所以昨天晚間我對你們講,說要給你們人蔘吃;既然她偷,那麼今天就給大家喝人蔘茶。這個人蔘茶,本來打七是打到第四天要喝人蔘茶的,那我們現在天天喝人蔘茶,所以你們一定要開悟。你們誰若不開悟,那可真辜負我這個人蔘茶了,是不是啊?(上人問某弟子)今天晚間是不是喝人蔘茶來著?

你們各位今年人不太多,但是有十多個人、二十多個人來打禪七,那麼比去年是好得多了。我們在這個禪七期間要犧牲小我,成就大我。什麼叫犧牲小我,成就大我?我今天講過了,就是要發心去偷東西,這就是犧牲小我。要以身作則去偷東西,給大家吃,成就大我,大家都是一樣的、一個的,這是一個講法。

那麼還有一個講法,我們這個身體叫一個小我,我們佛性是個大我。這小我就是眾生,大我就是佛,佛是全體的,全體大用的;我們這一個人、一個眾生,這是佛性的一部份,所以我們把這一部份還(hái/ㄏㄞˊ)還(huán/ㄏㄨㄢˊ)回來到這個全體大用上,這也叫犧牲小我,成就大我。

所以今天我說:「啊!你們每一個人若打一個妄想,想要吃點好東西,我都給你們買著吃。」只要你想cottage cheese就買cottage cheese吃,想豆腐就買豆腐,想白菜就買白菜,想油豆腐就買油豆腐。總而言之,你們打個什麼妄想,就滿你們的願。儘量來打妄想,你們天天來打妄想,看看打到什麼時候為止?

發表迴響